看书网 > 网恋吗苏同桌 > 顾年北
夜间

顾年北

        

苏子叶的手机在昨晚吃饭的店里落在馆子里了,本来打算今天去拿的,结果在广场上看到陈恋桦发传单,脸色暗黄,穿着劣质的布料。



        

苏子叶挽着柳言辞,一下子就看到陈恋桦,蹦蹦跳跳的和陈恋桦打招呼:“桦子!”



        

“叶子!”陈恋桦一下子抱住苏子叶,好一会才放手,满脸激动,看到了站在苏子叶后面柳言辞。



        

苏子叶退了几步,牵起柳言辞的手:“桦子,我们在一起啦!”



        

“一定要999啊。”陈恋桦祝福道,心底祝福她这个闺蜜,柳言辞是个好男人,一定会给苏子叶幸福的。



        

“桦子推荐的,绝对好。”



        

柳言辞取消了一份牛肉面,找借口出去了,在面馆的旁边点了一份同样的面吃。



        

“桦子,怎么?我给我看看你的儿子。”



        

两个人聊了一会,苏子叶柳言辞帮忙,各自拿了一碟传单发,很快就发完了。



        

陈恋桦请他们去吃饭,三个人在一家小面馆,要了三份牛肉面。



        

“叶子,这里的牛肉面最好吃了,肉多汤多。” 记住网址m.51kanshu.org



        

“不用管他,他刚刚给我发消息,去处理事情等会回来。”苏子叶解释道。



        

陈恋桦嗯了一声,问道:“你们来梅州旅游吗?”



        

“对,我和柳言辞还有其他人组团来的。”苏子叶笑嘻嘻的说道,说着她在学校遇到的有趣的事情。



        

“害,孩子在家写作业呢,等会我带你去看看。”



        

“好。”



        

面上来了,陈恋桦问道:“柳言辞呢?怎么还不回来。”



        

屋内传来一声浑厚的男声:“哭什么哭,就知道哭。”紧接着穿来一个杯子被打碎的声音。



        

陈恋桦一下慌了,跑进去,就看见顾聊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他脚边的顾年北,顾年北的额头出血,是刚刚被玻璃杯砸的。



        

陈恋桦一下子抱住顾年北,把顾年北圈在怀里,用宽大的后背遮挡,哭吼道:“你干什么?”



        

两个人欢声笑语的吃完这顿饭,结账出门,正好撞上柳言辞回来,然后陈恋桦带着他们两人去她家里。



        

陈恋桦的小区是那种老旧楼,不过好在有电梯,就是有点老化严重。



        

陈恋桦住在15楼,拿出钥匙开门,邀请苏子叶和柳言辞进去,里面装修很好,简洁明了。



        

顾聊的另一只手拍了拍陈恋桦的脸蛋,凑近耳边吐着字:“这么早回来,带男人啊。”



        

“顾聊,你说什么呢,不是谁都像你。”



        

“确实,谁都不像我一次就让你怀孕,我就看看,究竟是哪个人要你这破烂玩意。”顾聊放手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丢掉,踱步出去。



        

“给我钱。”顾聊西装革履,一双亮皮鞋,居高临下的说道,话里没有一丝温度。



        

“你现在可是名牌大学生,找我一个连初中都没毕业的要钱,你有脸吗?”陈恋桦恶狠狠的看向顾聊。



        

顾聊蹲下一只手抓住陈恋桦的头发,陈恋桦被迫仰头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男人精致帅气,在学业优秀的同时还是国际酒店梅州分店的经理,外人看来他是风度翩翩彬彬有礼的绅士,在陈恋桦看来,顾聊是恶魔。



        

顾聊的巴掌打在苏子叶的脸上,苏子叶感觉脸刺疼刺疼的,左边脸一下子红了。



        

柳言辞一下怒气上来,直接一拳打在顾聊的肚子上,手提着顾聊说:“谁允许你打她的?”



        

顾聊虽然矮柳言辞一头,依旧不甘示弱的挑衅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恒鑫集团总裁郑恒郑公子钦点的经理,你惹得起吗?”



        

陈恋桦抱着顾年北紧跟出来,拦在顾聊前面。



        

“滚开!”



        

苏子叶当头懵了,眼看陈恋桦就要被一巴掌打下去,下意识的挡在陈恋桦面前。



        

另一边陈恋桦赶忙给苏子叶找了一瓶药水,涂了后很快消肿。



        

苏子叶脸上的红印没了,脸也不那么疼了,劝道:“柳言辞,把他放了吧,我报警了很快就来。”



        

陈恋桦在旁边颓废的说道:“没用的,警察不敢抓他。”



        

顾聊以为柳言辞怕了,继续说道:“现在放了我,没准我会念在你救了王爷爷的份上放过你。”



        

“穷逼大学生一个,你惹得起恒鑫集团吗?小心我一个枕头风过去,谁都录取不了你。”顾聊继续说着狂妄自大的话。



        

柳言辞轻蔑的笑了。



        

在顾年北满三岁后,陈恋桦就一直想反击,可是每次的证据都被完美销毁,就连医院也无法证实是家暴所为,顾聊太聪明了。



        

苏子叶拿出口袋的手机,“我有刚刚的录音。”手机是柳言辞的,录音也是柳言辞喊录的。



        

苏子叶突然想到什么,拿着柳言辞的手机给郑恒打微信视频电话。



        

“为什么?”



        

“因为恒鑫?”陈恋桦还没开口,柳言辞先开口说道。



        

“不是,因为郑恒,附近的警局的一个警官的父亲被郑恒救过,听说他的话后,就没有再抓过他,而且我……我也没证据。”陈恋桦哽咽道。



        

柳言辞突然出现在郑恒的镜头前:“找你解决事情。”



        

话完,就转镜头到顾聊。



        

郑恒疑惑的问道:“这谁啊?咋被绑了?”



        

对面郑恒接通就是:“柳哥,能别在关键时候……”打电话吗?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对面的苏苏,立马转变:“苏苏,你拿柳哥手机打电话有事吗?难道柳哥出轨了。”郑恒看玩笑道。



        

“郑恒,你说什么呢?”柳言辞吼道,顺手松了顾聊,找了一根绳子捆在顾聊的双手和双脚上。



        

苏子叶把前因后果解释一遍,最后结果就是顾聊被警察带走,而且被除名。



        

事后,苏子叶安慰了陈恋桦,买了一些东西给陈恋桦走了。



        

在那些东西里有一封信,信里有几千块钱和一张便利贴,便利贴写着话语。



        

顾聊跳到手机前,很狗的说道:“郑总,我是顾聊,国际酒店梅州分店的经理,您钦点呢。”



        

“哦,不记得了。”郑恒冷漠的回答道。



        

“柳哥,苏苏,你们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陈恋桦看着远去的苏子叶和柳言辞,不禁感叹,要是当初我也好好学习,我没准现在应该是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大学生。



        

忙碌了一天,苏子叶也忘了拿手机的事情,很快在床上睡着了。



        

柳言辞推门看着熟睡的苏子叶,帮苏子叶盖好被子,手轻轻摸了摸苏子叶的左脸,最后关门走了。



        

后来的几天,苏子叶忘心大,等拿到手机时,发现她的爱豆凌早官宣,是秋之学姐,而当时网友扒出那段关于高中关于王一帆的事情也沉进大海,不见踪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