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二十九章 遗言(下)
夜间

第二十九章 遗言(下)

        

“好了好了,你们别哭了。”见大家眼圈都红红的,陆小夕打断众人,“楚兰姐,把我给侍郎大人准备的礼物拿来吧。”



        

陈楚兰应声,擦了擦眼泪,又从旁边的桌子上抱来了一个大大的红色雕花木盒。



        

陆小夕看着秦二小姐柔声道:“这是和你家定亲时,我托人从远洋定制的东西,本来是要给你当聘礼的,可这东西工艺复杂不易制作,且海上风险大,能不能拿来都说不准,就没列在单子里,昨天刚好这东西到了,给你带去,只当做是我们的回门礼了。”



        

“你打开看看吧。”陆小夕示意。



        

“是。”秦小姐含笑答应。



        

“哎呀,真漂亮。”随着盒子的打开,见到东西的众人都忍不住惊叹。就连秦小姐也被这东西吸引着摞不开眼睛。



        

其实东西陆小夕早就准备好了,现在才拿出来不过是她的私心,她想过了,若是这个秦二小姐还不错,那就给她,若不是,那就给刘成锦。



        

今日秦小姐进门的时候是微微落后于刘成锦的,礼数十分到位,就算是底嫁了,也没有在刘成锦和自己面前拿侍郎千金的架子,应该是不错的人。



        

秦二小姐身后的婆子不敢让小姐抱着这么大的东西,自觉的接过了盒子抱到了秦小姐面前。



        

“比起侍郎大人和夫人的看重这也不算什么。”陆小夕使劲给秦小姐脸上贴金。



        

秦小姐都怔住了,出嫁前母亲还怕自己过得穷困,不但多给了嫁妆,还私下给了她几千两压箱底,嘱咐自己别傻傻的都补贴了刘成锦,如今这一波一波的重礼让秦小姐既羞愧又欣喜,她暗暗算了自己的嫁妆,不算古董字画,加起来也不过一万两银子,而这这套茶具光一个杯子恐怕就不止一万两。 首发网址https://m.51kanshu.org



        

“这是库房的钥匙。”陆小夕递过一串钥匙,“里面也没什么值钱的,以后都归你管了。”



        

只见盒里的是一套以兰花为主题雕刻的玻璃茶具,有一个茶壶,一个托盘,和四个造型不一,却风格一样的茶杯,这茶具是玻璃制成又与普通玻璃不同,它不但晶莹剔透且上面还有冰雪天然的纹理,看上去像是用冰,雕刻成的一般,朴实粗犷又不失高级的美感,光是看着就能感到丝丝的寒意。



        

“这……这实在贵重。”秦小姐已经被惊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在京城这样的富贵窝里,水晶琉璃不算稀有,但是做成这样的,秦小姐敢说这茶具绝对是独一份,不说那冰雪纹理的工艺,光那几个大小一致,样式造型却又不近相同的小杯子就能让其他的类品黯然失色。



        

“成锦!”



        

“阿姐。”



        

“哎!”陆小夕定定的看着刘成锦,最后还是一声叹息,随后从身后拿出一个盒子,“我在老家买了两个田庄,和一座荒山,目前都是刘能在打理,田庄种的是做香皂用的鲜花,山上我种了橄榄树,橄榄可以榨油,这些我都是和钱老板谈好了的,每年的鲜花和橄榄都卖给钱老板,也有些进项,这些钱你就拿着当私房。这是田庄和荒山的地契,还有和钱老板的合约。”



        

秦小姐亲自恭敬的接过钥匙,年少英俊的穷丈夫,突然变成年少英俊,事业有成且家财不菲的富公子,太过圆满的现实让秦小姐在幸福的云朵上有些飘。



        

“楚兰姐,你带着成锦媳妇去库房看看再调点什么给侍郎大人送去吧,我这病着什么都没准备,最后还是要靠你们自己了。”



        

陈楚兰知道陆小夕是有话要给刘成锦说,便扶着幸福感爆棚的秦二小姐出去了。



        

“这张单子你千万收好。”陆小夕又抽出一张纸,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这便是琉璃的做法,我详尽的给你写出来了,万一,万一以后有用大钱的地方,你可斟酌着使用。”



        

“阿姐!”刘成锦大哭了起来,难道阿姐就是为了替他谋划这些才掏空了身子一夜病倒的?他什么都不需要,他只想要她好起来,像在老家一样,在院子里嗑瓜子,看画本子。



        

“成锦别伤心了,听说人在这个地方死了会在另一个方醒来,说不得我也一样呢?”陆小夕试着暗示刘成锦。



        

陆小夕边说边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一给刘成锦看,刘成锦一脸木然,只红着眼睛看着陆小夕。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陆小夕从盒子里抽出两张画给刘成锦看,“荒山山腰上我种了两块地,种的是土豆和番薯,这两样东西都是海外的植物,它们好种植,耐旱,适应力强,两者均产量及大,当今天下,以耕种为主,尽管这几年风调雨顺也有许多人家吃不饱饭,你年轻资历浅,这两样东西说不得日后能帮到你。”



        

刘成锦深吸了口气,眼泪却一颗颗留了下来。



        

“怎么了?”陈楚兰红着眼直接闯了进来,看着陆小夕正一下下拍着刘成锦的背,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陆小夕冲陈楚兰笑笑:“楚兰姐来的刚好,我正要说你的事。”



        

“我有什么事?”陈楚兰帮忙拉劝着刘成锦。



        

刘成锦也不管,只是哭,这么久的坚强终于在此时崩塌了。



        

另一边,陈楚兰正陪着秦小姐看库房,冷不丁听见刘成锦嚎了起来,陈楚兰吓了一跳,以为陆小夕没了,也顾不得秦小姐,提着裙子红着眼就往哭声方向跑。



        

秦小姐也是一惊,若是姐姐今天去了只怕有些不好,也在丫鬟的搀扶下小步往这边赶。



        

“这世上我就你们这几个亲人了,你不必放在心上。至于铁柱,以后让成锦为他安排吧。”



        

一千两,县城里普通富户嫁女儿也不过如此了。



        

陈楚兰擦着泪:“那用一千两,我这几年也攒了些银子。你都病着,还操这些心。”这便是同意了。



        

“刘能早就给我说了,说他还是忘不了你。如今我也没精力给你置办了,你若是同意,我给你准备一千两嫁妆和一套首饰,到时候你就从王秀才家出嫁。和刘能在那边帮成锦打理肥皂铺子和田庄,那边请了别人我不放心。”



        

“都听你的,都听你的。”都这时候了,陈楚兰那里还能不同意。



        

又过了几日,陆小夕在一群人的陪伴下终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身后的嘶声哭喊她也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