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二十八章 遗言(上)
夜间

第二十八章 遗言(上)

        

刘成锦婚后,便去了翰林院,只天天让铁柱来看望陆小夕,再细细的回给他知晓,婚后的刘成锦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新娘和陆小夕,只得借口翰林院事忙躲了进去,知道陆小夕最近有些在意自己的相貌,也不让新婚的妻去陆小夕那里看望。



        

陆小夕静静的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鸟叫声出神,刘成锦成婚后就没见到人,只有陈楚兰在陆小夕身边伺候着,这样也好,就再没人让她喝那些屁用没有的药汁了。那些药苦的让她嘴里现在还有涩涩的味道。



        

陆小夕的头发早已经掉光了,早知道哪个什么破药吃了会变得这么丑她宁愿一头撞死,还省下了这许多烦恼。算算日子,自己回去的期限马上就到了:“成锦呢?”她还是没忍住问了刘成锦的去向。



        

“不过今天锦哥儿说要回来,恰好今天锦哥儿媳妇也要回门。”陈楚兰斟词酌句的回答。



        

“回门……。”陆小夕点了点头,“楚兰姐,你把我前几天让你找出来的东西给我拿出来,另外成锦回来,你让他带媳妇过来一趟再回门。”



        

“锦哥婚后第二天一早就去了翰林院,走的太早你还在睡就没叫你,你还不知道锦哥儿入了翰林院吧?这两日都忙的没回家,让你在家好好吃药呢。”陈楚兰详细回答,她知道陆小夕在意什么。



        

“没回家呀。”陆小夕轻声重复。



        

陆小夕看了陈楚兰一眼,陈楚兰便端着一个盒子走到秦二小姐身边,秦二小姐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套红水晶的首饰。



        

这一颗颗的红水晶都剔透无比,还是京城当下流行的切割方式,特别是项链坠子上的那颗水晶,足足有鸽子蛋那么大,尽管房内光线还很昏暗,可那水晶借着跳动的烛光还是时不时的折射出了彩色的光线。



        

房间内,陆小夕斜趟在床上,一块月白的轻绸遮住了她的头脸,只留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众人。



        

刘成锦依旧坐在床边,秦二小姐挨着他坐在一张锦凳上,身后站着陪嫁的丫鬟和嬷嬷。陈楚兰静立在床边等着陆小夕吩咐。 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org



        

“这恐怕太过贵重。”秦二小姐有些蒙,不是说刘成锦家穷么?穷能拿出这样的东西?



        

“你肯下嫁成锦是你受委屈了,这些都是你该得的。另外,你既然已经嫁过来了,也应该把这边的家当起来。”说这话的陆小夕觉得自己像是个给儿媳妇交代后事的婆婆妈一样。



        

秦二小姐认识这东西,这是水晶,她只在宴会上见娘娘贵人们带过,当时羡慕的不行,想不到今日手里就能捧着一套水晶做的首饰。秦小姐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忙看向陆小夕。



        

“你成婚那天我不方便出现,今日就把见面礼补上。”陆小夕缓缓说道。



        

秦小姐说话时,陈楚兰已经用托盘把一叠纸张递到了秦小姐面前,秦二小姐接过一看,竟是银票和地契。



        

见秦小姐拿到了托盘,陆小夕虚弱的开口:“这是四个铺子,两个院子和一个田庄的地契,另外还有白银5万两。铺子一个在成锦老家,如今在卖些肥皂香皂和胭脂水粉,一个月也有六七千两的进项,另外三个铺子在京城,一个做的是布匹生意,一个月大概也有3、4千两左右,另外两个租给了别人,租金每月也有近一千两。我比较懒,做生意也不在行,这些铺子以后你都看着打理吧,还有两个院子一个是我们现在住的院子,一个是我们刚进京时住的四合院,田庄在郊外,有些远,不过胜在有温泉,等你空了让成锦一一带你去看。”



        

听到陆小夕的话,秦小姐有些惊喜又有些忐忑,惊喜的是自己刚嫁过来就能当家,忐忑的是怕刘成锦家是个烂摊子自己要用嫁妆补贴。



        

“我听说了,以前姐姐当家的时候把家管的很好。”



        

听到陆小夕的讲解,刘成锦都惊呆了,他不傻,一直以来他都知道阿姐有秘密,可他只以为那是阿姐的父亲悄悄给她留的遗产,如今看来这些都是阿姐自己置办的。



        

无他,香皂和彩锦都是这段时间才出现的东西,多少眼热的商家托关系,塞银子,挤破头都不能拿到的货物,阿姐能拿到,且还是免费的,可见阿姐在里面的关系有多大!



        

秦二小姐一边听着陆小夕讲解一边把地契拿出来一一对照,看完心中惊骇,四个铺子虽然只有两个铺子在做生意,可卖的东西却是时下最最火热的两样东西——香皂和彩锦。看来这刘家的表姐并不是个普通人。



        

“你给她做什么?这些都是你的。”开口的是刘成锦。



        

“我都这样了。不给你们还能给谁?难道又要便宜我家那群白眼狼?”陆小夕自嘲道,看着刘成锦紧皱的眉头,陆小夕安慰道,“给你们,就好好拿着,若这些身外之物能让你们过得好些我也就安心了。”



        

“阿姐!”刘成锦眼眶刷一下就红了,“我答应过要让你过好日子的……”。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这些,这段时间阿姐是有多么的辛苦,怪不得好好的人突然就一病不起。想到这些,刘成锦心里更是揪着揪着的难受。



        

“是呀,大姐,这些都是您置办的,怎么能都给了我们。”秦二小姐也跟着推脱。



        

“我一直都过得很好。”陆小夕怕刘成锦当着秦二小姐的面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惹得小夫妻心有隔阂,忙打断了刘成锦的话,看了秦二小姐一眼笑道,“我天天吃吃睡睡,有贴心上进的弟弟”,陆小夕说完又看向陈楚兰,“有任劳任怨,忙里忙外的姐姐。”又看向秦二小姐,“如今还有了端庄贤惠的弟媳,我很满足了。”



        

这些都是陆小夕的心里话,长这么大,就没有人天天这么陪着自己,关心自己过,若不是任务完成需要返回,她也是想留在这里的。



        

陆小夕的一番话说完,刘成锦和陈楚兰就流了眼泪,连秦二小姐也有些眼圈发红。秦二小姐其实是知道刘成锦和陆小夕关系的,起初她还有些看不上陆小夕,以为陆小夕是见刘成锦高中了缠过来的,嫁过来知道了内幕,又开始同情起这个没福气的女子来,辛苦支撑着落败的刘家,供着未婚夫读书,又置办起这样的家业,最后却为他人做了嫁衣,同为女子,秦小姐都觉得心有不甘,同时也为自己感到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