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二十五章 中贡士了
夜间

第二十五章 中贡士了

        

“姐,你起床了?”刘成锦看到陆小夕出来冲她微微一笑,起身便伸手来扶陆小夕,“这衣服真好看,只是太素了些。”



        

听到刘成锦的话陆小夕头上冷汗都出来了。刘成锦什么时候关心别人穿什么衣服了?难道真的被穿越了?“天……天王盖地虎?”陆小夕试探道。



        

“什么?”刘成锦大大的眼睛里露出深深的迷茫。



        

“没,没什么。”陆小夕赶紧否认。



        

“姐,今天的小笼包真好吃,粥也香,你多吃点。”刘成锦边说边给陆小夕乘粥夹包子。



        

陆小夕迷惑的看向陈楚兰和铁铁柱,只见他两也张大着嘴巴一脸不可思议。刘成锦的反常让陆小夕提心吊胆,吃了几个包子喝了一碗粥都没尝出味来。



        

“那就做回锅肉吧,有点想吃那个。”说完刘成锦让铁柱拿着书袋出门了,留下陆小夕和陈楚兰两人惊讶的面面相觑。以前刘成锦可是从来不点菜的,都是有什么吃什么。有时候忙着看书连吃什么都不知道,今天果然不一样了。



        

原以为早上的刘成锦就是反常了,谁知下课后的刘成锦更反常,非要陪着陆小夕逛街。说是听同窗说城里最近新出了一种细棉布颜色艳丽,不褪色,要拉着陆小夕去买一匹来做衣服。



        

看着陆小夕吃完早饭,刘成锦才起身:“那我去读书了,今天林家几个夫子让早些过去,我不能迟了。”



        

“去去,你快去吧。”陆小夕如释重负,想想又怕自己表现的太过急忙又补充:“早些去,早些回来,我们下午给你做好吃的。”



        

自从刘成锦中了举人,刘家便隔三差五会使人送些银子过来,所以现在刘成锦手里也是有些银钱的。记得刘家人第一次送银子来的时候陆小夕还怕刘成锦心里有隔阂,没想到刘成锦居然笑着接了,花的心安理得。 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org



        

记得玲珑也代表过刘家亲自来给刘成锦送过好几次钱。只是每次玲珑一来刘成锦便去林奂之家里过夜,玲珑不走他也不回家,次数多了玲珑也觉得没意思,梨花带泪的哭了好几场也没人看便没再来了。



        

陆小夕当然知道这种布,这布不就是她配的染料么。目前京城就只有她的店和钱老板东家的店有卖。她的店还挂的是钱老板绸庄分店的旗号。



        

不想扫刘成锦的兴,陆小夕跟着刘成锦去了钱老板的绸庄,刘成锦花了十两银子买了一匹杏黄一匹梅红。



        

就这样不是游湖就是听书,刘成锦一有空就拉着陆小夕折腾,折磨了陆小夕快半个月,林奂之终于踩着饭点出现了。



        

“让人请你好几次都不来,你们是不是又做了好吃的自己躲起来庆祝了?”



        

“姐,你看这匹杏黄可以做外衫,姐要是觉得太素还可以用白色丝线在上面绣些团花,梅红可以做下裙……”刘成锦边说,还边拿着布在陆小夕身上比划着。



        

听着刘成锦认真的讲述陆小夕冷汗都下来了,这还是刘成锦么?



        

陆小夕最近担心的都有点精神恍惚了,怕自己幻听问道:“中什么?”



        

“中贡士呀!”



        

“林兄家宴,我一个外人参合什么。”刘成锦起身迎接林奂之。



        

“都是亲戚朋友,你怎么就不能来?”说完林奂之看向陆小夕,“张家小妹,成锦得中贡士你给做什么好吃的了?快拿出来哥哥尝尝。”



        

“你中贡士了?”陆小夕问刘成锦。



        

“是,是呀。”刘成锦也有些莫名其妙。



        

“贡士?”



        

“是呀!”林奂之被追问的有些莫名其妙,片刻明白过来,“怎么?你还不知道?”



        

“我不问你就不说?”陆小夕大声吼道。



        

“你上次不也没问,我以为铁柱会告诉你。”刘成锦也反应了过来,顿时觉得有些不好。



        

“那你为什么不说?”陆小夕生气了,很生气。



        

“你……,你没问。”



        

“林兄……”刘成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转头望向陈楚兰:“我真不知道……”



        

陈楚兰也不理他转身去了灶房。



        

“好你个刘成锦!”陆小夕怒吼,随手抓起身边的馒头就砸到了刘成锦的额头上。亏自己这段时间想问不敢问,处处赔小心生怕触了他的伤心事。一天天东想西想,黑眼圈都出来了。可他刘成锦居然早就知道了一直没说让自己白担心。要不是林奂之来,怕自己还一直被蒙在鼓里。想到这里陆小夕又生气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转身回屋了。



        

“成锦,我想起今天中还有几篇文章要做。先走了先走了。”林奂之见势不妙赶紧溜。



        

刘成锦哑然,只得追着陆小夕进了她的房间。



        

“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刘成锦看着还傻愣愣的铁柱怪到:“你怎的没给她们说?”



        

“我看你们经常出去,还以为你说了。”



        

“那你出来还……还那样!”陆小夕想说哭,可是回忆起那天的情况,刘成锦实在是哭的难看,就没说出口。



        

刘成锦也有些不好意思,转而神色一暗:“我考完心里是有几分把握的,那天出来只是想起从前的日子,有些失态。”说完刘成锦握住了陆小夕的手,“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对你好。只要我能做到,你要什么我都给。”



        

“你考了第几名?”发了脾气陆小夕心情也好了很多,毕竟考中了是高兴的事情,见刘成锦来道歉陆小夕也没打算磨他。



        

“95名。”刘成锦笑道,“考试的题目你给的文章里面都有,都是背过得,我自己也写过,把握极大。”



        

“我还能要什么,不过是想你平安顺遂。”陆小夕不敢和刘成锦谈将来,陆小夕知道,她和他是没有将来的。



        

陆小夕平常的一句话在刘成锦听来却很是温暖,刘成锦年纪虽小,可从小是吃过苦,知道人情冷暖的,他心里清楚的很,这么多年,刘家也好,玲珑也好,对自己,不过是奇货可居,要不是自己考上举人,他们那里会上赶着月月给自己送钱?



        

往年家里饭都吃不上,也没见他们掉几滴眼泪,现在自己好吃好喝的倒是有一群人跳出来心疼自己离乡背井没人照顾了,还想往他身边塞人?可笑至极,从前他瞧不上的东西,现在还是瞧不上。



        

握着手中温暖柔嫩的小手刘成锦就感到很心安。是这个女子在自己艰难的时候来到自己身边,把自己的私房拿出来补贴自己。不求回报处处替自己着想,可能她也是是有所求的,女人嘛还能求什么?不过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不过没关系,他愿意以身报之。等他殿试高中,他一定十倍百倍的回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