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二十三章 秋闱
夜间

第二十三章 秋闱

        

经过那天在船头上的告白后,陆小夕明显的感觉到刘成锦对自己和从前不一样了,他会常常不经意的拉起她的手,搂住她的肩,而且越来越熟练。



        

为了不再让那张清秀的脸乱了自己的心神,陆小夕都尽量借口肚子疼躲进船舱里,就这样,一直到了京城,陆小夕都没出过船舱几次。



        

下了船,林奂之已经在船头等他们了,见到刘成锦,林奂之便高兴的揽住他的肩膀要带着他们去自己为他们找的院子,一路上还给刘成锦讲着最近京城的见闻。



        

林奂之找的是个小小的四合院,布置的也挺雅致,院子不在城中心更显得安静自在。陆小夕很满意这个四合院,当天就做了林奂之心心念念的火锅来答谢他。



        

开始上学后,刘成锦忙的也少了和陆小夕私自接触的时间。白天刘成锦要早早的去上学,放学后林奂之又拉着他交流学问,好不容易休沐在家温书,林奂之又会带着他去认识各大人、学子或传说中的饱学之士。



        

陆小夕看着都为刘成锦感到应接不暇,她深深的体会到这个社会学子的不容易,又要才学好,又要会交际,还要情商高,样样都需要花时间,又最好样样都不要拉下。



        

第二天,林奂之便带着刘成锦去了他家的族学,这时候,刘成锦才知道林奂之是东伯侯家的嫡幼子。林家族学将今年要参加科考的学子们都单独开了个馆,请了专门的老师来辅导,本来刘成锦这个无权无势的外人是没法去林家族学的,可有林奂之的关系,倒也没人为难。



        

上了几天的学,刘成锦获益良多,也终于知道了世家子弟和普通学子之间的差别,总算庆幸来了这么一遭。



        

陆小夕大早上就带着陈楚兰和铁柱等在了考场外,一开院门,考生们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刘成锦也在混在一群学子中慢慢往外走,只见他头发有些散乱,衣服竟还是进场前穿的那身,看着有些皱巴巴的,只有眼睛依然清澈明亮。



        

陆小夕看到了刘成锦赶忙迎上前,刘成锦看到陆小夕迎上来急忙退后避开:“别,我身上臭。”将包裹递给陈楚兰和铁柱,刘成锦便独自快步往前走,像是故意要拉开和几人的距离一般。



        

就这样,日子一晃就到了秋闱,陆小夕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把刘成锦送到了考场门口。因为这段时间刘成锦并不像之前那样在陆小夕眼皮子底下刻苦读书,陆小夕便有些担心,递给刘成锦食盒和包裹的的时候,陆小夕不放心的一遍又一遍的嘱咐着刘成锦各种注意事项。相反,刘成锦倒是很从容,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忐忑。果然,随着见识的增加也能使人变得自信。 首发网址https://m.51kanshu.org



        

三日后



        

刘成锦进了屋,趟在榻上闭着眼由着陆小夕给他擦拭头发。



        

“什么香味,这么好闻?”



        

回到家,刘成锦也不说话,径直去了浴室,好半天才出来吐了一口气道:“哎,运气不好,最后一科时隔壁的学子打翻了马桶泼在我的袍子上了,还好没污了试卷。”



        

看到刘成锦脸上那熟悉的神色,陆小夕和陈楚兰才放下了心,陈楚兰笑着把刘成锦换下的衣袍拿去洗了,陆小夕忙拿了毛巾给刘成锦擦头发。



        

刘成锦闻着淡淡的香味只觉得脑部神经都得到了放松,他拉住了陆小夕为他拭发的手放在胸前。只觉得这样握着陆小夕的手便能让他安下心来,慢慢的,刘成锦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刘成锦睡了很久,久的陆小夕要时不时的去试试鼻息才放心。傍晚的时候,刘成锦醒了,吃了饭,刘成锦便去书房看书,就像往常一样,丝毫没提起科考这个话题。陆小夕和陈楚兰也没问,只天天让铁柱去看看什么时候放榜。



        

“是前些天和楚兰姐逛街的时候买的香料,说是安神助眠,我前两日试用过两次,效果还不错,今日你要回来,我早上便给你熏上了。”陆小夕笑着答道。



        

这是陆小夕听说学子在号子里,哦不,是考场里吃不好睡不好后,特意为刘成锦选的,并非特别的名贵。是陆小夕觉得这个香好闻便选了这个。



        

“成锦考上了?”陆小夕第一个站起来满脸喜悦。



        

“林兄!”刘成锦缓缓地站起来作揖还礼,脸上看着也还淡定,只是眼角眉梢还是掩不住的笑意。



        

这天一早陆小夕一家还在吃着早饭林奂之就来了,跟着的小厮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我来给举人老爷报喜来了。”林奂之一边双手作揖一边笑着走进来。



        

“番茄是什么?”林奂之来了兴趣,他对稀奇玩意儿都是感兴趣的。



        

“你别管,我现在去买菜,你今天就在家里好好玩,到了中午有你好吃的。”



        

“可不是,我得消息便赶早过来报喜,你们可得赏我。”



        

“哪你倒是来的巧,我这边刚摘的番茄,这次便给你做好吃的,保证你从来都没吃过。”陆小夕开心极了,也顾不得藏私,把番茄的事都说了出来。



        

“钱老板,你怎么也来了?”陆小夕惊讶。她走的时候虽然告诉了钱老板京城的住处,可是也没想到钱老板这个时候就来了。



        

“我早就来了,只是不好过来打扰,今日得知令弟得中举人,特意来祝贺的,今天也来告知我以后也在京城了,东家说我最近做的好,便让我回京打理京城的铺子。”其实是钱老板的东家特意让钱老板过来对接陆小夕的。



        

没得到解释,林奂之只得拉着刘成锦去了书房交流这次考试的心得和喜悦去了。



        

陆小夕拉着陈楚兰准备出门,家里便又来了一个熟人——钱老板!



        

“那真是太好了,我前段时间刚研制出了一样东西还想通知钱老板,没想到你倒是先来了。”



        

“哦?是什么?”钱老板的小心肝怦怦直跳,心想今天真来对了,这个女财神又要给自己送功劳了。



        

陆小夕神秘一笑,一字一句道:“香!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