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二十一章 开店
夜间

第二十一章 开店

        

没拿到股份,有了铺子,陆小夕还是很兴奋的。一个月后,钱老板那边就送来了第一批肥皂,看来钱老板东家的效率还蛮高的,可钱老板来时给出的零售价格却让陆小夕目瞪口呆,钱老板说:“这肥皂京里卖三两银子,你这里可别低过三两银子去了。”



        

“不是30文?”陆小夕惊讶。



        

“30文?30文那些大老爷那里丢得起这个脸!”钱老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肥皂和那些灰呼呼的澡豆比,又好看,洗的又干净,你要是卖底了那些小姐夫人们都不好意思用。”



        

“不是说薄利多销么, 30文,穷人也买得起,大家都买不是更赚钱??”



        

“穷人有免费的草木灰不用,要花30文买你的肥皂?”钱掌柜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可是我们可以薄利多销不是……”陆小夕觉得众人拾柴火焰高。



        

“妹子呀,您想想,我们人工不要钱?运费不要钱?材料不要钱?您要是卖30文,2000块卖完也才60两。”



        

“我只是说如果。”陆小夕还是希望家家户户都能用上肥皂。



        

“若是有更好的,那肯定卖的更贵。”钱掌柜有些失望。



        

“好……好吧。”陆小夕只得答应,想了想又道:“那如果有更好的肥皂是不是这个就会便宜卖了?”



        

“有更好的?”钱掌柜两眼发光。 记住网址m.51kanshu.org



        

第二天,陆小夕的店就开张了,原本以为三两银子不好卖的肥皂,竟然一天就卖去了一小半。陆小夕和陈楚兰都累的直不起腰。



        

陆小夕想不通,就拿前一天和钱掌柜的对话问了陈楚兰,她还是觉得薄利才会多销。



        

“……”



        

陆小夕无语了,看来让家家户户都能享受肥皂带来的方便还是任重道远呀。



        

陈楚兰眼神一暗:“在我婆婆眼里,洗不干净衣服那就多洗几遍,儿媳妇的手值几个钱?费些时间也是不值钱的,穿着做活的衣服还不如肥皂值钱呢。”想了想又道:“即便是买了,那也是不会给家里人都用的,她一个人小心翼翼的用,说不得用了半年还有大半块呢。你说,就这速度,你这肥皂几时才能卖完?”说道这里,陈楚兰促狭的笑了出来。



        

陆小夕终于懂了,不得不说还是古人了解古人。



        

陈楚兰听了陆小夕的话抿嘴笑道:“钱掌柜说的及对,就拿我之前的婆家来说吧,我之前的婆家在村里还算富裕,可她宁愿让我用草木灰一遍又一遍的洗衣服也不会买肥皂来用的。”



        

“怎会?30文很便宜呀。”



        

陆小夕有些惭愧,她一个现代人居然还不如一个古代人看的通透,原以为自己能玩转古代,没想到在钱掌柜和他东家这里倒是处处显示出了自己的短处,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陆小夕决定紧跟着钱掌柜东家的脚步走,陆小夕可不想因为几块肥皂冒险,



        

只是那铺子关着也怪可惜,光卖肥皂也很单一,陆小夕又厚着老脸问钱掌柜,看能不能拿些别的东西来铺子里一同卖。



        

新鲜玩意贵人们都稀罕着,生怕被时代的浪潮落下。第二天第三天生意越来越好,好的陆小夕都在感叹怎么县城有钱人这么多。不到一星期,两千肥皂就卖光了。



        

陆小夕去问钱掌柜能不能再定一批肥皂,钱掌柜却说:“这是第一批肥皂,人手不够,为了保密也不能随便找人,所以这次的产量并不高,各地分到肥皂数量也有限的很,再说,这肥皂卖的这么好,这么贵,做的太多招人眼,要是盯着的贵人多了只怕东家也罩不住。”说完又怕陆小夕不信又说,“东家在京城和其他地方售卖的数量也是有限的。”然后又小声暗示陆小夕可以自己私下小小的做几块卖卖也无妨的,只要不打眼,方子不传出去就好。



        

“那自然是好的,就麻烦你了。”陆小夕爽快回答。



        

为了答谢钱掌柜,陆小夕私下送了钱掌柜一面化妆镜,钱掌柜乐的皱纹都多了几条,这东西可是有价无市的。



        

钱掌柜倒也好说话,问陆小夕想要什么。陆小夕想了想,经常用肥皂其实皮肤挺干的,不如就卖些膏子和胭脂水粉什么的。



        

钱掌柜没觉得这是个什么大事,自己便可以做主帮忙联系货源,笑道:“这好办,我过几天就要回京城一次,只要您信得过我,我就出面帮你谈价,我出面保证给你最低价,等谈好了价格,货钱我也可以帮你先垫着,下月还能跟着我的货物一起运过来,可省去很多麻烦。”



        

随着秋闱的临近,刘成锦也有些急躁,他不想花时间去结交什么有识之士,他只想赶紧把陆小夕给他的一千多偏文章背完,再多准备些别的。



        

看着刘成锦盯着书的红肿眼眶,陆小夕有些担心,她觉得最近刘成锦都有些呆傻了,好多次陆小夕见刘成锦吃着吃着饭就呆着不动了,或者走着走着就盯着一个地方眼睛都不眨了。陆小夕怕刘成锦像孔乙己一样魔障了,要是为了考试就逼疯刘成锦就太不值得。



        

时间又过了两个月,林奂之的信来的越来越勤了。都是催刘成锦上京的。说是早些来可以在京城的书院读一段时间的书,多长见识,也能多认识几个有识之士,说白了,就是多认识几个有前途的,以后不管谁高中了都能有些照应。



        

今年能考上秀才的学子都不想错过这次的机会,很多有条件的都去了京城,学子们一方面想早点去找房子,一方面也是去读书,长见识。只有刘成锦迟迟不愿意上京。



        

被抽了书的刘成锦是有些生气的,抬头看到是陆小夕瞬间便息了怒火:“姐,你这是怎么?”



        

“成锦,我们也去京城吧。”



        

这些日子的相处,陆小夕对刘成锦也是有感情的,任务重要,刘成锦同样重要,大不了……大不了她再等三年便是。想到这里陆小夕一把抽过了刘成锦手中的书。



        

“姐?!”



        

“姐,可是我不得空呀,等我考完了我再去接触可好?”



        

“成锦,我不希望你太累。”陆小夕覆住了刘成锦苍白的手,他的手好冷,尽管身边就放了炭盆他也不舍得放下书去把手烤暖和点。



        

“马上就要秋闱了,何必来回奔波。”刘成锦想来拿陆小夕手里的书。



        

陆小夕把书背到身后:“我们可以去京城考,林奂之不是说他们族学来了个夫子,很是擅长押题?而且我也觉得林奂之说得对,人不该一味的读书,得空也应该和其他地方的学子们多接触接触,了解了解别处的风土人情也不错呀。”



        

握着刘成锦冰冷的手陆小夕心里有些酸涩,十年寒窗难道就是这样的?陆小夕很难想象这么努力的刘成锦若是不中该怎么办?那该是多么沉重的打击,万一他承受不住……。想起自己那个世界因为学习压力太大而自杀的高中生陆小夕就有些害怕。她怕刘成锦会像那些自杀的高中生一样越付出,越努力,就越无法接受失败。



        

感受到陆小夕手掌穿出的温暖刘成锦的心仿佛也开始温暖起来,许久才哑着嗓子道:“姐,这次机会难得,若是不中咋们怕是又要等上三年,我不想再等。”



        

“等等就等等呗,你现在才几岁?即便是中了也只是多了个少年举人的美谈而已,你能指望皇帝能给16岁的少年安排什么官职?古往今来十几岁高中的又不是从来没有,可你见过那个当官的是个十几岁的小子?还不是要熬资历?左右是要等,还不如咋们现在就放宽心,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看人家林奂之,考了秀才就打着游学的幌子到处玩,不就是为了增长见识?现在我们有机会怎么能窝在家里?”



        

也不知是陆小夕真说动了刘成锦还是刘成锦不愿意逆了陆小夕的意,刘成锦沉默片刻后笑道:“那就听姐的,我们去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