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二十章 肥皂经销权
夜间

第二十章 肥皂经销权

        

年底,林奂之来与刘成锦告别,说是要赶回京城过年,且准备明年的考试。



        

陆小夕拆了几箱方便面和火锅底料给他,林奂之感动的不行,急忙打包票,说是刘成锦秋闱的时候来找他就行,吃住他都包了。



        

送走了林奂之就再没人来“打扰”刘成锦了,倒是隔三差五的会收到林奂之的书信,看来林奂之是真心的把刘成锦当朋友了。



        

二月,经过几天的考试,刘成锦不负众望的考上了秀才,这次刘家给了五十两银子。刘夫人又找了刘成锦说过几次话,听铁柱说玲珑病了,然后?然后谁也不知道了。



        

“钱掌柜你看看这个怎么样?”陆小夕在铜盆里示范着肥皂的使用方法。



        

这世界人的洗漱用品相当落后,贫苦人家多是用草木灰洗衣服,洗澡洗头大多用皂角,只是那东西有季节性,且用起来麻烦,世面上也有澡豆买,只是那种东西只有有钱人家才使用的起。



        

考完试,林奂之又来信了,刘成锦回信将自己中了秀才的事告知了林奂之,林奂之又回信表示祝贺,并说房子已经提前给准备好了。等刘成锦来京城的时候会亲自去接他。



        

庆祝完后的第二天,陆小夕就带着肥皂去找了钱掌柜。这段时间,陆小夕每个月都会从钱掌柜这里赚不少钱。比起刚来的穷困,现在的陆小夕可以说是家财颇丰了。



        

“这就是澡豆吧?”



        

“额,差不多吧。”陆小夕有些心虚,要是长期用肥皂来洗澡估计会有些干……,特别是女性……,不过想到就算是她的世界很多国家的穷人还用洗衣粉洗头她就释然了。



        

钱掌柜早就激动万分:“这东西好!这东西好!” 首发网址https://m.51kanshu.org



        

“这叫肥皂,可以清洁衣物。”陆小夕介绍。



        

“不错,是我自己做的。”



        

“张姑娘准备卖多少?”钱老板脸都笑开了花。



        

其实陆小夕也是做出香皂来了的,只是陆小夕并不想现在拿出来。一来,她想试试钱老板的信誉度,二来她想等到刘成锦考完秋闱再计较。



        

钱老板拿着肥皂翻来覆去的看,只见这淡黄色的肥皂颜色均匀,干净且无杂质,比当下还参着木灰的澡豆不知道要好看多少,闻一闻,还有些淡淡的清香,钱老板心中翻腾,他在肥皂上面嗅到了钱的味道:“这是张姑娘你自己做的?”



        

“1-10两银子不等。”



        

“那不就对了,张姑娘卖30文怕是本钱都不够。”



        

“30文。”陆小夕报价。



        

“30文?你知道澡豆多少钱?”



        

“若是你们做起肥皂的生意,能把它卖到哪里?”



        

“不瞒您说。这全国上下只要不是太过偏远的地方我们都能把肥皂卖过去。”



        

“够的,只要用我的方子,30文完全没问题。”



        

“那张姑娘今天来是想来卖方子的吧?您开个价,要是我能拿的出的,我马上就给您现银,要是我这里也不够,我便马上请示东家,保管在七天内回复您。”钱掌柜听说这么好的东西,30文都不亏本,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钱老板听的都替陆小夕冷汗直冒,陆小夕不知道十分之一是多少,可他知道呀,擦了擦汗,为了不错过这次肥皂的赚钱机会,只好出言提醒陆小夕:“张姑娘您有所不知,我们东家能量虽大,可每年打点的也多,这一年下来上上下下的打点,到最后能留下的也不过一两层,您开口就要分去一层,我们这一年,忙忙碌碌不就白干了么。”



        

还要打点……,一直以来陆小夕倒是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经过钱掌柜的提醒陆小夕倒是想起历史剧里面挂靠到官员名下的产业都要分官员一半,甚至更多的情节来。如此算来一层确实算是多了。只怕这一层就能让钱掌柜背后的东家有让她消失的念头了。



        

“其实我不是卖方子的,我想用方子入股,和你们合作,我想要你们肥皂利润的十分之一。”陆小夕缓缓的把要求说出来,十分之一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她对经商一道并不在行,只觉得十分之一已经是她低调的要求了。



        

可是陆小夕不知道,十分之一已经触动了钱老板背后东家的利益。



        

看来自己果然不是经商的料,陆小夕妥协:“好,钱老板就把肥皂拿去给你们东家看看。他出多少买我的方子,还有,既然我不能得到分成,那么如果我们达成交易,我想要这个县城肥皂的总经销权。”



        

“经销权?”钱老板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看见陆小夕的迟疑,钱掌柜趁热打铁:“不如张姑娘就把这方子卖给我们,您放心,我们东家绝对不会亏了您。”



        

陆小夕苦笑,原本想为自己某一份长久的利益,结果钱老板几句话就让她想到自己和钱老板东家的差距,她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她没资本,玩不起,特别是在这样的古代,一个秀才在贵人们的眼里算什么呢?



        

不到七天,钱掌柜就给陆小夕带来了消息。经过钱老板东家反复的思量,东家决定出10W两银子买断陆小夕的方子,这个价格让钱掌柜都有些吃惊,10W买方子在钱老板看来是划算的,可秉着商人逐利的心里钱老板觉得还可以把价格再压一压。



        

钱老板不傻,他深知自家东家也不傻,东家非但没压价,反而大方的给了10W。并且东家还送了一间铺子给这个张姑娘,准了她的经销权还每个月无偿提供两千块肥皂的货量,还准许她使用东家商号的名字。



        

“就是你们的货不管卖到哪里,在这个县城里面。你们的肥皂只能卖给我,且给我最低价,由我在这个城里进行销售。”



        

“哦哦,明白了明白了。”钱掌柜笑道,“我会将张姑娘的要求禀告东家的。”



        

这明显的就是拉拢了,用了他们商号的名字,至少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这个商号的人了。想到这里。钱老板对陆小夕又热情几分。



        

自从上次钱老板的提醒,陆小夕也时刻的提醒自己这是古代,不是自己那个有法可依,人身安全有保障的年代,听到钱老板带来的消息,和钱老板明里暗里的暗示,陆小夕也明白了他们东家的拉拢之意,这也好,好歹是有个组织了。



        

陆小夕想过,有多大的能力就干多大的事把,自己不是干大事的料,还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开个小铺子脚踏实地的赚点小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