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十九章 大家都在努力
夜间

第十九章 大家都在努力

        

自从刘成锦从刘家回来以后,读书就更加的勤奋了。看见刘成锦这般刻苦,陆小夕也抽空回了现实世界,辗转多人联系到了大学时候古文系的学长,以最近对古代科举敢兴趣为由请教了他许多古代科举出题方向的问题。



        

要知道,如果能压对题,就赚大了。



        

为了保险,陆小夕给了学长一个五千的红包,请学长帮忙查找相关的优秀范文。



        

学长也很可靠,第二天就给陆小夕发来了一千多篇文章……,并且还用繁体给打印成册,还是线装的,足足有五大本。



        

陆小夕惊喜极了:“你怎么知道我想要繁体线装的?”



        

陆小夕拿着书回到了任务世界,想到自己完成任务就要回去了,有些不管不顾了,直接就把书拿给刘成锦,并且嘱咐他,这些书不能给别人看到,包括林奂之。



        

刘成锦好奇的打开了书,看了几页,刘成锦就惊讶的瞪大了眼:“这文章写的真好。姐,你是从哪里买的书?”



        

“你别管,空了你把这些文章都都背一背,八股文,题目也就那些,若是这上面没有的,你就自己写一些准备起来,不合适的,你就改一改,等考试的时候就能直接默上去。”陆小夕敢这么说也是因为她最近也看过这个世界的历史,这个世界从汉楚争霸开始就不一样了,虽然大致走向是一样的,但是因为武力治国多年,这世界的历史少了很多惊才绝艳的文人墨客。



        

学长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自己电脑用的就是繁体,因为赶时间就没转换,而且如果转换,很多繁体字没有合适的字体。



        

至于线装,是因为她女朋友是搞设计的,说要是没转换就用古风线装好了,这样看起来也配套。没想到歪打正着,就如了陆小夕的意。



        

陆小夕为了表示感谢,又给学长转了一千装订费,学长还有些不好意思,陆小夕却觉得很值得,因为这样这省了她很多时间。 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org



        

“啊?”刘成锦终于抬起了头,“那到底是怎么来的?”



        

这孩子,怎么就较上劲了呢,陆小夕无语,越让他不要问,他就越想知道。



        

“这是我晚上做梦的时候一个老神仙给我托梦告诉我的,说是我前世救过他,他要来报答我,问我要什么,我就说我希望你能高中,让他告诉我你们科考的时候要出什么题。”



        

刘成锦翻看着书里的文章,又惊又喜,这上面的文章,有辞藻华丽的,有字字珠玑的,有气势宏伟的,有文秀细腻的。每一篇都是他从前从未看过的,虽然有一些典故他不是很懂,但是也不妨碍是好文章,联系上下文也能猜出典故举的是什么例子,大多也能用自己知道的典故给替换上。



        

“姐,这些文章你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刘成锦一边翻一边问,眼睛就没离开过书。



        

“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保证不是这里的,也保证从来没出现过。绝版中的绝版,孤本中的孤本,世上仅此一本。”



        

拿到书以后,刘成锦除了上课就整日在书房读书,连书院的同窗聚会、郊游,统统都拒绝了,只有林奂之和两个较熟悉的同窗偶尔过来一起读书。



        

给了刘成锦书,陆小夕也就帮不上什么忙了,肥皂香皂也研究出来了。陆小夕就变得无所事事起来,除了偶尔去和钱老板交货就是照顾自己种的番茄,实在无聊就跟着陈楚兰学做衣服袜子。



        

只是陈楚兰也是农户出生,衣服袜子也只是做了个基础,再精致的就不会了,尽管陈楚兰手巧,也只不过是缝的更好些罢了。陆小夕学了一个月就差不多把陈楚兰会的都学会了。



        

“啊?于是呢?”刘成锦都惊呆了,有这样的梦?



        

“于是老神仙说,如果直接告诉我题目这样有失公允,不能让天下读书人寒心,所以给了我这本书,这本书是他特意给你的,说科考也就那些东西。科考将近,这本书你能背下多少是多少,能不能考中你背的文章,就看你的造化。并且天机不可泄露,你不要把书给别人看到了。”



        

刘成锦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最后向陆小夕鞠了一躬:“成锦谢过阿姐,若不是阿姐,成锦只怕没有今日,阿姐有阿姐的苦衷,我信阿姐。”说完,刘成锦抱着书向书房走去。



        

这时铁柱就会纠正说:“绣娘教的时候您在打瞌睡呢,教琴的师傅叫你练的指法您也没练。还有……”



        

陆小夕只觉得这小孩真可恨,就跟个老妈子一样。



        

只有刘成锦笑着说:“楚兰姐学了帮着你做不好么?你可以多睡会,皮肤也会好。”



        

学会了做衣服,闲着也是闲着,陆小夕又拉着陈楚兰一起学古琴,学了个七七八八,陆小夕又请了绣娘来家里教刺绣,一连几个月,陆小夕和陈楚兰学了好几样技能,只是每样技能陆小夕都是学个大概,相反,陈楚兰刻苦灵巧,又耐得住性子。



        

陆小夕也宽容,允许她在刘成锦没在的时候练习,她就像是海绵一样吸收着师傅教授的技巧,几个月下来个个都学的有模有样,特别是刺绣,才学了两月,就能把技能都掌握住,且绣娘一直不肯教的双面绣她都能自学的七七八八,若不是专业绣娘,都看不出不妥来。



        

陆小夕都还怀疑,陈楚兰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附体了。陆小夕是羡慕的不得了,时不时都会感叹自己蠢笨,每当这时候陈楚兰就会笑着说:“您不是蠢笨,您是心里有事,静不下心。”



        

要是平时陆小夕听到这话是高兴的,她就爱睡觉,可是此时听到这话就有些心塞,感情这家里大家都觉得她只适合睡觉?除了睡觉她就啥事也干不好了?



        

为了打消大家的这个念头,陆小夕狠下心给刘成锦做了一套衣服。



        

刘成锦穿上陆小夕做的衣服,开心的直夸陆小夕手巧,做的好,陈楚兰看见刘成锦身上因为大大小小的针脚而凸显的各种洞和褶皱时有些无语,不想陆小夕难过,也只好附和着说:“小夕妹子愿意做还是能做好的,这衣服我瞧着就不错,秀的竹子心思也巧妙。”



        

陆小夕听到夸奖,心情各种舒畅起来,觉得自己还是有潜力的,只是懒了点。只有铁柱觉得锦哥和自家姐姐是不是眼睛不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