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十八章 刘夫人嫁玲珑
夜间

第十八章 刘夫人嫁玲珑

        

夜里,刘成锦回来了,带来的还有桌上的两锭银子,看的出来,刘成锦很激动,这是他第一次靠读书带银子回来。



        

刘成锦恭敬的用双手把银子推到陆小夕面前:“这是刘家大爷赏的,考上童生的刘家子弟一人二十两银子,请阿姐收下。”



        

陆小夕看了刘成锦很久,怎么自己越来越像个老母亲看着自己孝顺出息的儿子呢?



        

见陆小夕不收,刘成锦有些紧张:“这点钱,和阿姐为我花费的银子比起来不值当什么,但是阿姐放心,以后成锦一定更加努力读书,赚更多的钱给你,让你过上好日子。”



        

童生试后,日子又归于平静,陆小夕继续实验着制作肥皂,刘成锦继续起早贪黑的努力读书,只是放下了负担的刘成锦,比起往日多了些自信,多了些从容,也多了些真心的笑容。



        

日子一天天过下去,陆小夕终于能用这边的工具成功地做出肥皂,下水试了下,洗的还挺干净。走出实验室,陆小夕就看见陈楚兰在门外不远处徘徊犹豫,见到陆小夕出来,陈楚兰忙迎了过来:“小夕妹子,你终于出来了。”



        

“楚兰姐怎么了?”



        

“别,别,我不看中这些,以后即便你高中了,也不可为了我,为了银钱失了本心,我们家的钱够用,你做自己就好。”陆小夕不想以后刘成锦成为那种不要面皮,一心只想捞钱的人,“这银子我收下了,明天我就拿去打成镯子天天戴手上。”



        

“是,阿姐手好看,戴镯子肯定也美。”刘成锦终于开心的笑了,这么久,他一直花用着陆小夕的钱财,他不是没想法的,他心里难受,煎熬,可他又能怎样呢?他只能在煎熬中努力读书,今天,自己的努力总算有了些许回报,让他有了希望,让他有了继续读书的动力,让他放下了心中的负担。



        

总有一天,他要赚很多钱,让阿姐好好在家里享福。他的本心?他的本心就是要让阿姐过上人上人的日子,穿金戴银人人称羡。



        

“到底是什么事情?”陆小夕紧张了,“成锦惹货了?” 记住网址m.51kanshu.org



        

“铁柱说前几天有个叫玲珑的丫鬟经常来给成锦送吃食。”陈楚兰看了看陆小夕急忙道,“不过锦哥都没要,每次哪丫鬟送吃的来,都是当着丫鬟的面给了铁柱,锦哥让铁柱不要告诉我们,铁柱也没多想,一直没说,结果今天那丫鬟来,就把锦哥给叫走了,说是大夫人找,铁柱怕锦哥有事不敢离开,只能守在书院等我,让我给你带话。”



        

陆小夕听后大约也猜到什么,叫上陈楚兰一起去了刘家求见刘夫人,这次陆小夕熟练的给了门房一小块碎银子,门房满意的去通报了,回来时却只带回来一句话:“成锦少爷没事,和夫人聊家常呢,夫人身边的姐姐让你们在外面先等着。”再有就不肯再多说。



        

陈楚兰有些着急:“我今天去送饭,没看见锦哥,只有铁柱那小子在学堂等我,说是成锦被刘家大夫人叫去了。”



        

刘家大夫人叫刘成锦干嘛?一个童生,刘家应该还不放在眼里吧,陆小夕有些狐疑:“铁柱有说是什么事么?”



        

陈楚兰神色有些为难,又有些气愤:“都怪铁柱那混账小子,这么久,居然还帮着锦哥瞒着我们。”



        

“成锦不才,多亏夫子用心教导。”刘成锦弯腰拜答。



        

“夫子自然是好的,锦哥也莫太过谦虚,我常听老爷赞你刻苦用心,如今能考中也是你常年用功的结果。”



        

“夫人过奖了,成锦那点努力,着实算不的什么。”刘成锦一板一眼的回答。



        

另一边,刘成锦被玲珑带到了刘夫人处,刘成锦进屋时还有几个管事的婆子在回事,看见刘成锦来了,刘夫人打发了回事的婆子,只剩下身边的心腹王婆子,王婆子是刘夫人的陪嫁丫鬟,是玲珑的母亲。



        

刘夫人坐在上首上下打量着刘成锦,这几个月,本就在长身体的刘成锦经过陆小夕变着法的滋补,身量结实了,个头也长高了,脸也红润饱满了不少,自信许多的刘成锦配上细棉布蓝底浅边的儒衫倒有几分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味道,刘夫人心中暗道,这刘成锦和几月前真是天差地别,以前只觉得刘成锦长得不错,如今看来到是有几分不凡。



        

刘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锦哥越发有出息了,前段时间听说考上了童生,你父母泉下有知也能放心了。”



        

“成锦谢过夫人,只是家中早为我定下亲事,是我母亲娘家侄女,如今只等我高中后便会成亲。”刘成锦躬身拒绝。



        

“既是早已定亲又何必等你高中,怕是也不诚心结亲呢。”刘夫人身边的王婆子扯着嘴角不屑的笑道。



        

“并非王妈妈想的那样,表姐助成锦微末之时,若不是表姐不辞劳苦,操持家里,成锦哪能一心读书,不瞒夫人,如今成锦吃的,用的,穿的,没有那一样不是表姐置办的。若表姐不诚心结亲,又何必为成锦花费心思。”说完刘成锦直起了身子给刘夫人和王妈妈看身上的衣服。



        

寒暄了几句,刘夫人也不想再兜圈子,在她眼里,童生确实算不得什么,何况是个家道中落的穷童生:“成锦几月前也出了孝,年底也有16了,你父母不在,也没人给你张罗,我做主给你说个亲事怎么样?”



        

刘夫人微笑着看着刘成锦,虽是询问的话,却完全没有要听刘成锦意思的样子。



        

“我身边有个叫玲珑的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从小在我身边,和你差不多年岁,模样也好,我看着和你也般配……”



        

刘夫人心里讥笑王妈妈目光短浅,却忘记了她当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近她有些恼王妈妈了,这人年纪大了,就没了以前的机灵,目光也短浅,要不是看在她还算忠心的份上早就把她打发了,只是这几月,王妈妈私心是越来越重了……。



        

想到这里,刘夫人就有些不想再管这事儿,也不说话,懒懒的靠在椅子上。



        

王妈妈也是有些脸红,前段时间听说刘成锦搬到了王秀才的院子,吃的好了,穿的也好了,当时还以为他们家有些钱财,没想到都是他哪未婚妻的手笔。



        

这时,刘夫人才仔细打量刘成锦,怪不得觉着刘成锦和之前不一样了,只见他看着朴素的蓝色儒衫上面竟然绣着同色的暗纹,看着不显,可做的讲究,这样细致精巧的衣服虽然自家有脸的仆妇下人也穿的起,可下人毕竟是下人,眼界底蕴就在那里,那里舍得用和衣服一个颜色的线在衣服上秀暗纹?都巴不得显摆出富贵来才好。



        

想到这里,刘夫人瞪了王妈妈一眼,自家相公早些年就给自己说过刘成锦是个读书的料子,那段时间自己就多次给王妈妈说过想把玲珑那丫头说给刘成锦,可这王妈妈觉得刘成锦母亲是个药罐子,怕玲珑过去填了无底洞,非要熬死她不可,当年刘成锦母亲病重,刘成锦上门来求,可这王妈妈打着自己的旗号几番推脱,不让刘成锦见自己,不给张氏请大夫,最终死了张氏。



        

张氏死了,又怕刘成锦没前途,也不愿意接济,现在好了,刘成锦眼看着起来了,又厚着脸皮要结亲,要是刘成锦知道王妈妈故意拖着不让自己给他母亲请大夫不恨上都算好了,怎还会娶她女儿?



        

王妈妈还要多说,被刘夫人阻止了,听刘成锦说的这话,刘夫人也知道刘成锦是真的不愿意了,机会她以前就给过王妈妈,也算是了却了这么些年的情分,结亲不成,他们刘家资助刘成锦读书这么些年的情分是有的,也不想多做恶人,懒懒道:“锦哥儿回去好生读书吧,是我们玲珑没有这个福气,张家姑娘是个好的,把你照顾的很好,我们也就放心了。”



        

刘成锦这些年其实早就有些怀疑王妈妈是故意想让自己母亲去死,只是他并不知道王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最近玲珑的示好让他猜到了原因。听到王妈妈居然还贬低一心为自己好的未婚妻,刘成锦更是厌恶。



        

刘成锦深吸了一口气压住胸中的怒火缓缓道:“表姐父母双亡,我也父母双亡,两个父母双亡的人到也是门当户对。”当年那些事情真当自己是傻的?经历过世间薄凉的刘成锦,只觉得这世上除了父母就只有表姐是毫不保留,不图回报,一门心思对自己好的。



        

若是……若是能……能让林珑嫁过去,让那张家的当个妾……,这样既能保住钱财又能嫁给刘成锦,想到这里,王妈妈看了看刘夫人,见刘夫人淡淡的神色王妈妈心里暗恨,自己这么些年忠心耿耿,如今让她说句话都不行,看来还是要靠自己:“听说哪位张姑娘是父母双亡的,这样的姑娘怕有些不吉利。”



        

刘成锦告辞出门已是下午,刚出来就有个小丫鬟悄悄告诉他陆小夕已经在外面等了他好久,刘成锦给了这小丫鬟几纹钱往大门方向走去。



        

天气已经入秋,秋日的午后凉风徐徐,冷不丁的就会伤寒入体,刘成锦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陆小夕和陈楚兰两人站在侧门边,陈楚兰怕陆小夕冻着,把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看到这一幕,刘成锦暗道:刘家就是因为出了几个官,才能在城里有这么大一片家业,仆妇无数。很多时候,连知府也要卖他们面子。终有一天,他也能位居人上,让表姐不再这样看别人脸色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