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十七章 考童生
夜间

第十七章 考童生

        

陈楚兰签完字,便带着小侄儿陈铁柱收拾了简单的包裹,连夜在刘能的护送下去了陆小夕处。



        

晚上陆小夕正在给刘成锦熬粥,听见有人敲门还觉得奇怪,一开门就看见刘能带着陈楚兰和铁柱站门口,刘能有些不好意思,笑着叫了声妹子,陈楚兰从刘能后面站了出来:“我家都打理好了,以后家里和我就没关系了,从今天起,我就是小姐家的人。”



        

说完,陈楚兰便把契约拿出来递给了陆小夕。身后刘成锦听到敲门声也赶了过来,主动拿过了契约看了看冲陆小夕点了点头。



        

陈楚兰见陆小夕抱过来的被褥又软又厚,比自己出嫁时的陪嫁都还要厚,忙推却,说自己不能糟蹋了好东西,可以将就一晚,明日去买了合适的再给自己也可以。



        

陆小夕本就没把这些放在眼里,只告诉陈楚兰,说明日买新的也是买这样的。



        

陈楚兰听后忙说不必再买新的给她,只用这个就已经很好,抱着柔软的被子,陈楚兰一下子又给陆小夕跪下了,这是她被赶出婆家后第一次有温暖的感觉,自从回了娘家,娘家两个嫂嫂见自己的什么东西好,就变着法子来要,后来更是不要了脸面,开始自己动手翻找她的东西,有看上的就直接带走,若是不给,就在房门口骂。去年冬天,自己和小侄子就只有一床他们拿来交换的破棉被。



        

刘成锦傍晚下学回来陆小夕就与他说了买人的事情,刘成锦有些愧疚,如今自己一心读书,家里的事情都尽数丢给了表姐,实在是对不住表姐,同时刘成锦内心也更加坚定了要高中,让表姐过人上人的信念。



        

陈楚兰是个能干有眼色的,一进门,看见厨房在熬粥,包裹往墙角一放,洗了手便马上接过手去,看见粥快熬好了,又现和了面烙了薄饼。很快做好端到刘成锦书房也没多留,问了陆小夕给她的房间又自己去收拾起来。



        

陆小夕将陈楚兰安排在了房门旁边的房间,这个房间本就是以前王秀才家下人住的房间,各种家具一应俱全,只需打扫一二便可使用,只是没有床褥被单,陆小夕没想到陈楚兰会来的这么快,这些都还没来得及买,只得将之前在刘家廉租房那里买的两床被褥拿过来给陈楚兰先用。



        

前段时间,陆小夕发现这个世界是没有肥皂香皂的,要是能做出肥皂香皂,在这里也算是个挣钱的买卖,抽了个时间去自己的世界买了制皂的配方,这几天就在家里研究怎么用这边的东西顺利制造肥皂。



        

时间一天天过去,陆小夕和刘成锦都忙的不可开交,一晃考童生的日子就到了。这天一早,陆小夕就早早的起床准备早餐,替刘成锦一遍一遍的检查笔墨纸砚,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交代:“没事,没事,放轻松,正常发挥就好,写完了记得把纸多晾晾,别污了卷子。” 首发网址https://m.51kanshu.org



        

陆小夕越交代,刘成锦就越紧张,最后丰盛的早饭,他只喝了小半碗粥,吃了半个葱油饼。



        

见陈楚兰又跪下,陆小夕赶紧把她扶起来,让她别动不动就跪了,以后好好做活就好。



        

至于陈铁柱,陆小夕让他睡在书房的榻上,给刘成锦做书童,就做些端茶递水的工作,也是管三餐,四季衣服,每月给他20文钱零用,等以后再给他涨。



        

陈楚兰来了后,陆小夕又闲了下来,往日繁琐的家务陈楚兰三下五除二就给做完了,根本不让陆小夕沾手,就这样,陈楚兰还能闲下来,守着陆小夕在院子里晒太阳嗑瓜子,陆小夕不由得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业务水平太差了,看着恨不得天天把院子刷一遍的陈楚兰,陆小夕干脆把给刘成锦送饭的任务都交给她了,自己就躲起来研究肥皂。



        

好不容易熬过中午,家里的两个女人瓜子都嗑了好几斤,陆小夕是个浮躁的性子,没等到答案前完全静不下心做别的事情,连陈楚兰做了她爱吃的红糖烙饼也吃不下,只躺在小院的躺椅上看白云。



        

到了下午,陆小夕就干脆站在门口等。



        

终于傍晚时分,陈铁柱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陆小夕往后张望,见只有铁柱一人,陆小夕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怎么只有你一人回来?成锦呢?”



        

到了时间,陆小夕陈楚兰一起把刘成锦和陈铁柱送出了门。陈铁柱也受到家里两个女人的影响也很紧张,为了刘成锦能考好,小小的陈铁柱一路死死的抱着书包不让刘成锦沾手,怕他累着。



        

刘成锦走后,陆小夕也没心情做皂了,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去门口看一下,一会嗑瓜子,一会儿看话本,东一榔头西一榔头总闲不下来,还不忘叫陈楚兰去买些好菜回来晚上吃好些。



        

陈楚兰也紧张,不过见陆小夕的模样忍不住安慰:“夕妹子放心,锦哥儿肯定没问题的。”



        

陆小夕只觉得心里的石头都落了地,满心都是欢喜,大有吾家有儿终于出头了的感觉。



        

“那锦哥儿呢?”陈楚兰虽然高兴,也还保持了理智。



        

“锦哥儿和另外几个中童生的刘家子弟被刘家大老爷请去了,说要请几个童生吃酒。锦哥儿怕小夕姐等急了让我先过来报信。”铁柱喝了口水笑道,“我今天一直候在外头,见锦哥儿出来,得了吩咐就跑回来了,饭都没吃呢,可饿死我了。”



        

“锦哥儿……锦哥儿……”跑的太喘,铁柱话都说不清楚了。



        

“楚兰姐快去倒杯水来。”陆小夕吩咐了陈楚兰,把铁柱拉倒椅子上按他坐下。



        

“锦哥儿……”陈铁柱拨开陈楚兰端过来的水,深吸了一口气喜道,“锦哥儿考上了!”



        

铁柱来陆小夕家的时候,陈楚兰和陆小夕都提议让刘成锦给他取个大名的,可铁柱说爹就是这么叫的,不想换。



        

“好吃的给他糟蹋了,中午剩下的饼和粥还热着,爱吃不吃。”陈楚兰笑着往厨房去了。



        

陆小夕和刘成锦没把她们当下人,称她们姐姐和弟弟让陈楚兰心里既感动又暖心,但是陈楚兰心里一直都记得自己的本分,主家再好也不能失了分寸。



        

“少吃一口就把你饿死了?你这个没出息的。”陈楚兰笑着用手在铁柱额头轻点了一下打趣道。



        

“我可是真饿,早上去了怕错过消息,连包子都不敢去买,一直等着呢。”铁柱连忙表白。



        

“是是是,我们家铁柱棒棒的,让你姐给你拿好吃的。”陆小夕笑道,她是真喜欢铁柱这个孩子的,踏实聪明,还不忘本。



        

“只有饼和粥怎么行?别把我们家铁柱饿瘦了,把卤肉给铁柱切一盘,回锅肉、凉拌菜也端半碗来,雪梨银耳汤也乘一碗。”陆小夕冲厨房喊,想了想又道,“反正成锦不回来,干脆各样菜给他留点我们先吃算了。”



        

“还是小夕姐疼我。”铁柱憨憨的笑。



        

小铁柱自从跟着姑姑来了刘家,只觉得掉到了富窝窝里,天天都能吃到饱,穿的暖,晚上还有温暖的被窝,陆小夕和刘成锦从不把他当下人,对他和颜悦色的,姑姑和自己每月都有月钱。小夕姐只要一出门就会给他买好吃的,日子从来没有过得好。



        

有时候铁柱还开心的说干脆自己也卖身给小夕姐算了。这时姑姑就会笑着拿眼睛瞪他,小夕姐也会笑他没出息,说等锦哥儿考完了,空闲就教他识几个字,若是有天赋就叫他姑姑送他去读书,说不得以后也能科考,再不济也能当个掌柜。



        

小铁柱看的出姑姑是意动了的,可是他不想读书,锦哥天天起早贪黑的读书,他看着都累,他可不想那样,他想给锦哥当一辈子的书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