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十六章 买人
夜间

第十六章 买人

        

陈楚兰突然求陆小夕买下自己,把刘能吓了一跳,忙去拉扯陈楚兰:“楚兰姐,你疯了?若是买了你,你就是奴才了,生死由不得自己,你可别犯傻?”



        

“能哥儿,我怎会不知道被买了就是奴才。”陈楚兰苦笑,“我这名声,怕是再也嫁不出去给他们换钱了,我现在不把自己卖掉,只怕我那狠心的哥哥迟早一天也会把我卖掉,若是哪天把我远远的卖了,我这苦命的侄儿该怎么办?”



        

陈楚兰没有说的是,她在这里做工,只怕两个哥哥会用她侄儿拿住她的工钱,若是每月工钱给的不够,只怕哥哥还是会想要干脆卖掉自己一次性多拿些银子。这个主家看起来大方和气,卖给这家做粗活不比卖到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或者什么腌臜地方要好的多?



        

陆小夕有些蒙,怎么就要买人了?



        

见陆小夕没说话,陈楚兰怕陆小夕觉得自己得寸进尺恼了自己,忙哐哐哐的磕起头来,又拉过小男孩一起给陆小夕跪下磕头。



        

她是老实本分,可她不蠢:“张姑娘,求你了,我不要工钱,我只要……我只要我能带着我的侄儿一起,有口饭吃。”



        

刘能也想到这里只叹了一口气没再多劝,只眼巴巴的看着陆小夕。



        

“我……我想自卖自身到你家,只是想要带着我的小侄儿一起过活。你放心,我小侄儿懂事听话,也能做些事情。”陈楚兰说到这里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自己都卖给别人做奴才了,还想带着个拖油瓶,想着又跪下了,“铁柱他不要工钱,只有口饭吃就行,只当他是个长工,我也不要工钱,以后一定忠心服侍小姐和公子,就算有天要了我的命,我也愿意。”



        

“你不是还有哥哥么?你现在做主卖身给我,以后他们不同意怎么办?我弟弟可是在读书,我可不想以后一群人上门来闹,影响了他的学业。”听到小男孩不卖身陆小夕有些失望。



        

眼见额头就要被磕破,陆小夕忙把两人拉起来:“快别磕头了,你是个什么意思好好说清楚。”



        

陆小夕没学过什么管理学,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平等自由思想,自家是有秘密的,买了人,这人身家性命都在自己手上捏着,确实比雇用可靠的多,且刘成锦也缺个书童,买了这个小男孩,正好陪他读书,跑跑腿什么的,反正自己也不差钱。 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org



        

陈楚兰感激涕零,拉着刘能回到村里,又去请了一位善心的族叔一起到了陈家,陈楚兰直接告诉两个哥哥自己把自己卖了,并且要带走侄儿。



        

两个哥哥能得了钱又少了两个拖油瓶自然是乐意的,只是又怕别人说他们卖妹妹侄儿,当着族叔和外人的面,哭着把陈楚兰骂了一通,说她拖着侄儿卖身给别人当奴才,对不起爹娘大哥。



        

“这个小姐不用担心,若是小姐同意,我自会处理,保证不会影响小姐公子。”



        

“好吧,你先去处理,若是处理的好,就让刘能写契书,我便买了你。”陆小夕觉得陈楚兰为了侄子能自卖自身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可以先用着,以后要是不行再打发出去就是。



        

“是呀,是呀,我们两个叔叔都还在呢,还轮不到你这个外嫁的女儿来照顾陈家的血脉。”二哥get到了三哥的点,不理媳妇杀人的眼神也跳起来反对。二哥心里想的是每个月给点月钱也好呀。



        

陈楚兰拿出三两银子捏在手上,其实陆小夕给了她5两银子,只是陈楚兰看清了哥嫂的嘴脸,不想再傻傻的替他们做嫁衣罢了:“我这里是卖身三两银子,你们要是同意我带着铁柱,我就把银子给你们,若是不然我就把族里长辈和里政都找来,给他说我的卖身银子要给爹娘修坟,爹娘生养我一场,我没什么本事,只好卖身给他们修个好墓,想来到时候我也能给陈家挣个好名声。”



        

陈楚兰只冷冷的看着哥嫂表演,自从回到娘家,哥嫂对她各种苛待辱骂,不管不顾她都忍了。可自从那天侄儿来告诉陈楚兰,哥嫂要把她买给一个八十岁的老财主当妾的时候,她就彻底冷了心,“哥嫂怕是没听清我的话,我是说我把自己卖了,没说把铁柱卖了,他还是清清白白的庄户人家,我只是带他到主家一起过活而已。”



        

“那怎么行?铁柱可是我们陈家的根,怎么能被你带走。”陈楚兰三哥第一个跳出来叫嚷起来。潜台词是,要带走就要拿银子。



        

“是呀是呀,卖给赵财主是10两银子呢。”四嫂反应慢,此时大家挑明了,她也回过味来,跳出来帮腔。



        

“是呀妹妹,卖给了谁家?怎么才三两银子,走,我们去他们家闹一闹,让他还你的卖身契,也让他们知道我们陈家不是没人。”哥哥们义愤填膺。



        

陈楚兰二哥三哥顿时傻了眼,若是卖身钱拿来修坟,他们可是一分都得不到,而且还不敢反对,若是他们反对就是个不孝的罪名。



        

“既然如此,卖给那个也要我们说了算,城里的赵财主前几天说了,要你给他做妾,给10两银子呢,你这三两银子是打发叫花子?”三嫂跳了出来。



        

两个哥哥第一次听妹妹用话呛他们都有些恼羞成怒:“我们是把你送去享福呢,你以为是要害你?”



        

陈楚兰觉得心酸,决绝道:“我卖给别人就是别人家的奴才,以后哥嫂也不用挂念我,大哥的东西你们两家一人一半,铁柱不要了,就当他孝敬你们,报答你们这几年的养育之恩,铁柱还小,在主家干不了活,只吃饭,没月钱,以后你们也不用来找他。”说完坐在一旁抹眼泪。他大哥家早被两个哥哥瓜分了,那里还有什么东西。



        

陈楚兰眼眶都红了,这就是她的好哥哥们,想当初她回来的时候可是带着嫁妆和在婆家攒的私房钱的,那时候哥哥和嫂嫂们说生活艰难,自己就傻傻的把钱财全都拿了出来,如今竟然真的是要把自己卖给个快死的老头当妾。



        

陈楚兰想着那个满脸皱纹,牙齿都快掉光的老头就恶心的慌:“卖给了一个好心的人家做粗活,不用我给快死的恶心老头子当妾,也不用我做哪些腌臜的事情,让我三顿吃饱,还准许我带着侄儿不挨饿,因为是这样好的买家,银子才会少些,既然哥哥们嫌这清白的钱少,那我还是把钱拿去给爹娘修坟吧,他们肯定不会嫌弃女儿的清白钱。”



        

听了陈楚兰的话,陈家两个哥哥更气了,直骂陈楚兰是没良心的白眼狼,是个没用的赔钱货,吃陈家的用陈家的,还不感恩,不念好。



        

陈铁柱抱着陈楚兰的胳膊仇恨的看着两位叔叔,这么多年来,小小的铁柱也是看透了这两个所谓的亲戚,小姑卖给哪位陆家姐姐也好,以后再不必受这两人的气。



        

一旁的族叔有些看不下去,出来打圆场。刘能也替陈楚兰感到心酸,若真卖去赵家给那老头当妾……,听说那老头一把年纪,那方面已经力不从心,就喜欢啃咬抽打年轻女孩的身体,还听说那赵家父子几个还经常一起共用妾奴……。刘能都不敢想下去,庆幸楚兰姐今天把自己给卖了,



        

陈家两个哥哥骂累了,也知道再骂也不管用,只好同意陈楚兰提议,也不再说那些场面话,只叫拿了银子来。



        

陈楚兰怕他们事后反悔,当着族长的面,请人来写了文书,写明前因后果,一式两份,各人签了字画了押,此事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