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圣母系统缠上我 > 第二章 刘成锦
夜间

第二章 刘成锦

        

刘成锦看到来投奔的表姐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家里已经穷成这样了,他确实无法再多照顾一个人了,怕连累了眼前的女孩子也不敢提成婚的事情,刘成锦低头叹了口气道:“我娘去年就死了,你也看到了,我家实在没有什么余钱,恐怕无法照顾你。”



        

刘成锦说完满脸通红。陆小夕哪能不知道他的情况,系统早就给她介绍过了,刘成锦在父辈就家道中落只剩城外的一套小院子,几亩地,后来父亲生病又把家里的房屋变卖了为父亲治病,治了两年还是死了,孤儿寡母就只能依靠刘家主家过活,不过因为是偏远的旁支也不受重视,当家主母只把他们当做打秋风的穷亲戚,让管家带着她们在下人们住的院落处找了个稍微好些的院子随意安排了一间房。



        

陆小夕心想我不就是来养你的么,还能去哪里?整理了一下思路陆小夕可怜兮兮道:“成锦表弟,我爹娘已经死了,家里亲戚也靠不住了,娘临死前让我来找你们,成锦表弟就让我留在这里吧,好歹让我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要是你赶我走,我是没有活路了。”



        

刘成锦也只是个半大的少年,听了陆小夕的话也不知该说什么,两人沉默了许久刘成锦才道:“你先住下吧。”



        

所以现在的刘成锦虽然有着大少爷的名分其实是和刘家主家的下人们挤在一起的,并且自从他娘死后刘成锦活的还不如一些下人,家里连吃食都没了,好在他会念书,可以在刘家族学念书混一顿午饭,不然早就饿死了。



        

刘成锦见陆小夕没答话,结结巴巴的接着道:“要是你有其他的去处……。”



        

放好衣服,刘成锦像往常一样拿出书趁着没天黑想多看几页,刚坐定抬头看见了傻傻看着他的陆小夕,愣了一下刘成锦才不好意思地站起来道:“表姐还没吃饭吧?”说着就在身上翻找起来,摸索了半天才从怀里摸出两文钱递给了陆小夕:“我这里有两文钱,表姐拿去买两个馒头垫肚子吧。”



        

“家里就只得一张棉被了?”陆小夕有些不习惯,虽然自己从小父母离异都没怎么照顾过她,可她家里还算殷实,从小就没缺过什么,现在看着补丁满满,还有着说不清异味的被子陆小夕只觉心都凉了一半。陆小夕通过系统的介绍知道刘成锦家里穷,可是没想到居然这么穷,这样的生活已经刷新了陆小夕的下限。



        

刘成锦家有两间屋子,刘成锦让陆小夕睡里面的屋子,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床上有一床补丁加补丁还是有洞的薄被子,床旁边还有一个破旧的柜子,透过破掉的柜门陆小夕可以看见里面少的可怜的衣物。



        

刘成锦安排好了陆小夕就从柜子里拿了仅有的一套衣服去了外间,将衣服裹成了个包裹放在床头。家里只有那么一床被子,今晚上给了陆小夕刘成锦自己就只剩下一件换洗衣服,好在现在天气还不算冷,一件衣服将就将就还能凑合。



        

从最初的两菜一汤变成一菜一汤,然后变成了两个白面馒头,最后由白面馒头变成了小小的杂粮馒头,且一人只有两个。两个馒头那里够这些正在长身体的少年人吃,不过因着是白吃,少年人面皮薄,加上负责学堂采买的是主母手下的人,也没有那个不开眼的把这个事情捅上去。 首发网址https://m.51kanshu.org



        

饭菜减了,吃学堂的学子家人心疼孩子,就自己再带点吃食参着吃,像刘成锦这样指望着这一顿的就吃不饱了,生活就更艰难了。



        

刘成锦低头没说话。自从他娘亲死后,家里没了进项,他又要进学,为了生活家里能典当的都典当了,如今这屋里确是名副其实的一贫如洗,饭都吃不起了,只因着自己在族学念书能午时在学堂吃一顿饭才能活下来,若是遇上休沐则是刘成锦最难熬的日子,所以刘成锦巴不得一年365天天天都念书。



        

刘家族学为了方便学子学习是在学堂设有饭食的,只是族学里的学生条件好些的都不愿在学堂吃饭,离得近的学生宁愿多走两步也要回去吃,实在是离得远的也是自己带了饭菜来或者到休息的时间有小厮特意送过来。只有家中贫寒的学子才会在意学堂的那一顿。只是少爷们不来吃,那些采买做饭的人也并不用心,让族学饭菜由普通变成了寒酸。



        

“表弟这天气到了晚上还是会凉,你用这么单薄的衣服要是晚上着了凉怎么好。”说着陆小夕就往外走,她可不想用这样的旧棉被。



        

“表姐稍等!”刘成锦喊住了陆小夕回身把床上的衣服包裹拿了起来,“我这里还有一身衣服做工也颇有些讲究你拿去当了吧。”



        

见刘成锦不说话原就知道前因后果的陆小夕也不多计较了,想到自己还有一只银簪便道:“成锦表弟,一床被子怎么够用,趁着还早我去买些铺盖被褥来。”



        

“不碍事,家里的被子让表姐用,我将就着这身衣服用就好。”刘成锦忙站起来。



        

陆小夕在现实世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可在吃穿方面还真没委屈过,陆小夕只觉得这衣服把自己20多年的脸都丢光了。



        

果不其然伙计看了陆小夕一眼憋了憋嘴道:“这破衣服还能当?谁买?”



        

陆小夕看着刘成锦手里已经有些褪色的衣服,边角处依稀还能看见些补丁,心里想这破衣服那里讲究了?难道是自己不识货?大大咧咧的陆小夕也没多想接过衣服转身就走了,完全没看见刘成锦哀怨不舍的小眼神。



        

第一次逛古代的街道,陆小夕心里还有些小激动,一路打听着去了城里最有口碑的当铺——四方当铺,到了那里,陆小夕直接就把刘成锦的衣服递了上去,当铺伙计把衣服展开一看,不等伙计开口陆小夕的脸就绿了,这衣服是一套标准的儒衫,应该是刘成锦的换洗衣服。衣服上的蓝色都退的七七八八,衣角和袖角处还有几个肉眼可见与衣服颜色不搭的补丁。陆小夕看到展开的衣服都感到一阵尴尬。



        

“多少也能值些钱吧?”陆小夕试着问道。



        

“15文钱!”伙计一口价。



        

“这衣服,这衣服是有讲究的。”陆小夕红着脸辩解。毕竟是刚毕业没吃过苦的大学生,脸皮有些薄。



        

“这有什么讲究,不过是面料稍微好些普通儒衫罢了,衣服都补成这样了还能干什么?”伙计不耐烦。



        

陆小夕被伙计堵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她那里会做什么荷包,就算会,她也懒得费那个力气,看着伙计狗眼看人低的样子陆小夕就来气:“不当!不当!”



        

裹好衣服陆小夕又把银簪拿了出来:“这个可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你可看仔细了!”



        

“15文钱?”陆小夕暗骂奸商,来当铺的时候她路过一个绣庄好奇进去看了一眼,里面有卖荷包的,一个布料差不多的荷包也值个四五文的,想到这里陆小夕道,“这好歹也是块布吧,剪了做成荷包也能做十好几个,你就给我15文钱?”



        

“那你拿回去剪了做成荷包再来。”伙计不耐烦的把衣服推了回来。



        

当铺伙计接过银簪仔细检查起来,用手颠了颠又在称上称了称道:“簪子二两三钱,成色还好,做工还算不错,给你2两银子如何?”



        

“可以。”陆小夕没有计较这么多,这些东西,买进卖出的价格不一样也是正常的。



        

“死当还是活当?”伙计巴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早知道对方答应的这么爽快就应该再把钱压一压,若是自己非说这个簪子是铜流银的,或者说是填充的,说不得1两银子的价也叫的。不过,话已出口也不好为了这点钱坏了自家的名誉只能麻利的办手续,暗叹自己经验不足。



        

陆小夕没有传家宝情节只想早点换了钱买东西爽快道:“死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