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 155、我骂我自己
夜间

155、我骂我自己

        

徐妍要离婚的事,并没有引起楚尧太多关注。



        

表示知道和支持,这就够了。



        

现在离婚率持续走高,实在太正常不过。



        

尤其对于像她这样白手起家,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



        

她和她老公之前都是主播,不太缺钱,各有各的收入。



        

她老公现在出轨……



        

也不是说,主播圈就一定比其它圈子更乱。



        

而是,任何一个圈子,但凡有了钱,受到的诱惑都会更多。



        

钱可以取代真心和时间,迅速制造大量荷尔蒙和多巴胺分泌,让人产生“爱情”的错觉。



        

钱也可以让原本“没有选择”,或者“选择代价过高”的人,可以接受得起选择,或者选错所付出的代价。



        

没有经济来源,全靠老公养活,碰到这种事,估计也未必会那么坚定的离婚。 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org



        

婚姻的本质,还是财产契约关系。



        

至于有感情的婚姻,那是人生最高成就。



        

倘若她老公是个吃软饭的……



        

正常情况下,就算想出轨,也得掂量掂量,会被净身出户赶出门。



        

倘若徐妍是个全职主妇……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楚尧一时微懵。



        

后天?



        

什么安排?



        

……



        

“逛哥,后天有安排吗?”



        

十号这天上午,楚尧接到刘飞的电话。



        

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这天生的,因为生下来就被丢了。



        

但,身份证上写的是这天。



        

那就这天喽。



        

恍惚一下才回神。



        

后天是……五月十二号。



        

自己的生日。



        

第一次是上大学时。



        

大二,在刘飞的大力撺掇下,趁着过生日的时机,和任思瑶表白。



        

表了个寂寞。



        

楚尧自己是很少过生日的,甚至不是很愿意想起这回事。



        

不是什么高兴的事儿。



        

人生前二十几年,印象最深刻的两个生日,倒还都是刘飞提醒的。



        

也就一年前。



        

刘飞这个大骚货,在这天匿名定个生日蛋糕,一束红玫瑰,送到当时自己所在的公司。



        

可激动坏了!



        

人家自然是没同意,最后弄的一地鸡毛。



        

那天晚上差点没喝死过去,差点生日变忌日。



        

第二次是工作了以后。



        

再后来……



        

自然还是等了个寂寞。



        

才知道是刘飞这傻叉整蛊。



        

以为是哪个暗恋自己的妹纸!



        

上班时间还偷偷跑出去超市,提前买了盒003备用。



        

然后看着微信列表里的联系人,挨个猜测,做好晚上酒店大床房的准备。



        

现在想想,也是挺美好挺过瘾的回忆。



        

不过……



        

今年?



        

当时差点没气炸。



        

当场就想跑到琼岛去爆他菊花。



        

……



        

生日趴?



        

闹呢!



        

如果要办的话,想想可能会请谁?



        

今年鸟枪换炮,按照常理来说,是应该办个大点的生日趴。



        

有牌面。



        

不过转念一想,楚尧很快便是否定了这个念头。



        

喊过来干嘛?



        

王见王?



        

强行增加游戏难度?



        

朋友得请吧?



        

关键是自己的男性朋友,除了刘飞、王晋外,基本就没啥了。



        

剩下的全是妞。



        

不管见到谁,都是麻烦。



        

“没啥安排,最近工作比较多,今年不过了,回头再说吧。”



        

楚尧如此回复。



        

扳着指头数了数,目前睡过的就快一只手了。



        

还有以后有可能睡的。



        

自己要真大办生日趴,高婧肯定得来吧?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刘飞嘿嘿笑着。



        

“是怕撞车吧?”



        

“了然,了然,不过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猜猜是啥?”



        

面子啥的,不重要。



        

没钱的时候,死要面子活受罪。



        

有钱的时候,你自己不要面子,别人会主动给你。



        

楚尧不客气道。



        

神神秘秘的。



        

一时间还真想不到,他会送什么礼物。



        

老司机最懂老司机。



        

他预料到了楚尧不会办生日聚会,并且想到原因。



        

“什么东西?你别整景啊,直接说,不要惊喜再成了惊吓。老子怕了你。”



        

楚尧:……



        

沉默一下,知道他这是给自己的”特别回扣。”



        

因为自己给他拉的萧德隆那个项目。



        

刘飞道:“一株极品野山参,前两天在拍卖会上收的,已经给你寄过去了。你记得查收。”



        

“另外还有一包玛咖、海狗鞭之类的东西,和老参一起泡酒。”



        

“很攒劲儿哦。”



        

没提谢字。



        

刘飞那边嘿嘿笑着。



        

“我自己当然给自己留了一份啊,比给你那株年份更久。哈哈哈哈,我是那种会亏待自己的人吗?”



        

一株极品野山参,虽然刘飞没说年份,不过能称之为极品,那肯定至少是六位数以上了。



        

“我特么需要补么?倒是你该自己留着用的。”



        

楚尧无力吐槽。



        

真丶傻叉。



        

……



        

刘飞这边打过电话。



        

楚尧:……



        

“滚犊子!挂了!”



        

挂了电话,不由摇头笑笑。



        

之前她帮楚尧订过机票,自然是知道日期。



        

生日这种事,虽然楚尧没吩咐,但以姜灵韵的细心,理所当然要问到,以便提前安排。



        

“没什么安排,我不过生日。”



        

下午的时候。



        

姜灵韵找个工作的间隙,也过来问,生日是否有什么安排?



        

楚尧现在每天的日程,除特殊情况外,基本都是由她来安排的。



        

想必,过生日,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那……生日礼物总可以送吧?”



        

“老板过生日,给我个机会表示表示。”



        

楚尧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姜灵韵轻轻点头,眼神很柔和。



        

她知道楚尧是孤儿。



        

相比起“惊喜”什么的,她很清楚,在楚尧心目中,“可控”的价值排序更高。



        

“好啊,我最近特别想要一架私人飞机,湾流G650那款。”



        

看着她,楚尧认真说道。



        

深吸口气,姜灵韵笑着,轻声问道。



        

其实可以私下里主动准备礼物,不过还是多问一句。



        

万一楚尧不喜欢呢?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基本上已经摸清楚楚尧的心思,尤其聊天时的细节。



        

但凡一件事,楚尧没有爽快同意,而是岔开话题……



        

那就说明,他拒绝。



        

姜灵韵:……



        

“懂了,是我不配。”



        

忍不住笑出声。



        

……



        

走出办公室。



        

姜灵韵在门外站了一会儿。



        

至于开玩笑的口吻,纯粹是礼貌罢了。



        

“不用费那个心思,去忙吧。”



        

楚尧摆摆手。



        

果然,尊重有了。



        

但,距离也有了。



        

姜灵韵对这种距离,以及自己内心的体会,有着很敏感很纤细的感受。



        

不由想到……从三亚回鹏城时的那个早晨。



        

她清楚记得自己那时说的话——楚总,可以给我留一点尊严吗?



        

等回到鹏城之后。



        

这样的客观情况,以及自己的主观感受,让她想到一句古话。



        

——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这话可不是好话。



        

她知道……



        

自己是感觉到一种安全感。



        

但同时,也会有一种失落感。



        

姜灵韵不由在想——



        

楚总人间清醒,很清楚他要什么。



        

那么,那么我自己,要什么呢?



        

属于自己骂自己。



        

但她很清醒的发现,虽然自己已经足够理智,但只要还有情绪,就会察觉到……还真是这样。



        

小丑,原来还是我自己。



        

尊重?



        

还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