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 88、圆满
夜间

88、圆满

        

第八十八章



        

这段时间,颜路清几乎百分之九十的精力都放在了怎么给公主词重新养得健康——比如到了饭点立刻吃饭,晚上十点到十一点必须抓紧时间睡觉。



        

颜路清十分严格,并且从顾词的恢复情况来看,成效也还算不错。



        

他们这段时间虽然总是搂搂抱抱,黏在一起几乎是连体婴的模式,但连得还真的相当纯洁,哪怕早早的躺在床上睡觉,也真的只是单纯的睡觉而已。



        

她以为亲密这种事情,长时间不做总归有点儿害羞,得慢慢地,一次一次的找回感觉。



        

颜路清一向对这个人生不出抵触的心思,她正因为两人现在这久违的过度亲近而脸颊一热,想说点什么话,却在刚刚开口的瞬间被他吻上来。



        

是和刚才自己的行为完全不同风格。



        

顾词触碰到她唇缝,很慢地描摹,像是温柔地安抚,之后,舌尖在那唇间的空隙里直直探了进去——



        

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沙发一角。



        

顾词的眼睛因为笑而微微弯起,音色像是带着蛊惑的意味。清晨的客厅到处都洒满阳光,分外亮堂,照在他身侧,显得哪里都万分诱人。 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org



        

仿佛每一处感官被放大,她能感到唇瓣被轻吮的力道,像是通了微小的电流一样酥酥麻麻,舒服到难以形容,又仿佛喝了酒一样令人昏沉。



        

吻技好,真的能把接吻做成一件令人享受的事情。



        

哪怕心跳加快,哪怕换气稍微生疏,也仍然愿意沉溺其中。



        

家里最近用的是颜路清挑选的花香牙膏,每次刷牙的时候都想咽牙膏。顾词刚洗漱完,此时此刻,她唇齿间正弥漫着那种清爽的薄荷掺杂着樱花的甜香。



        

顾词握着她手腕的力道不轻不重,但就是让人挣不开。现在的情况非常像是不久前,那会儿他看起来温温柔柔还有点虚弱地让她帮他吹头发,结果等她进了浴室摁着她吻的时候毫不含糊。



        

不知道是因为曾经的习惯,还是陡然亲近的不习惯,颜路清渐渐闭了眼,更加沉浸在了这场清晨的亲吻里。



        

而后稍微直起身,顾词的视线抬到她身后,“你儿子想叫我们吃饭,在这站好久了。”



        

“……”



        

颜路清转头一看。



        

亲着亲着,还没享受够的时候,顾词却蓦地停下动作。



        

颜路清有些迷茫地睁开眼,声音还带着接吻时的感觉,又甜又黏糊:“……怎么了?”



        

顾词眼睛的颜色深深见不到底,仿佛有什么情绪划过,又很快消失不见。她看到他下颌线绷得紧了紧,隔了几秒才说:“没怎么。”



        

所以今早这番——是她想要测试公主词,却自己没抵挡住美色/诱惑而冲昏头脑,却又在最后被反攻陷了的故事。



        

吃完早饭,颜路清觉得健□□活也离不开运动,所以现在遛狼的事情他们两个也参与了一部分。



        

今天天气实在是太好了,阳光温暖,天空湛蓝,颜路清解决了过年不用去颜家的心事,早上还收获了甜甜蜜蜜的一吻,心情十分高昂。



        

小黑的确一脸黑红地背对着他们站了一会儿,而且选的还是不会听到声音的距离。



        

她最近对于“吃饭”两个字相当敏感,必须得给顾词三餐都养成固定时间才行,闻言顿时从沙发上直起身:“哦,那我们快吃饭吧。”



        

……



        

小黑表示很草。



        

已经过了几天,颜路清想着顾词卧室的颜料应该散的差不多了,准备今晚去他那里睡。顺便再拿点装饰布置一下家,让他们这两处住处都有年的味道。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小黑刚被狼折磨回来。



        

溜狼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突发奇想地打电话把小黑叫出来,给这一幕录了一段视频存到了手机里。



        

说来奇怪,小黑是武力担当,每次能被狼遛得气喘吁吁要死要活,但颜路清和顾词去遛的时候,它就像是知道主人的体质一样,从来不乱跑,也不拉着人跑,安安静静地跟在两人身边散步。



        

他们一般带着狼绕着别墅区转一圈就回家,耗时半小时左右,但这点运动量明显不够狼玩的,所以等他们回家,狼又会咬着小黑的裤腿往门外拉,逼着他再溜自己一次。



        

“你怎么会懂呢,”颜路清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随口道,“你又没谈过恋爱。”



        

“……”



        

“又老一岁了,女朋友的事儿真得抓紧考虑了。”颜路清词里词气地叹了口气,“总不能因为我叫你小黑,你就真觉得自己年龄小吧?”



        

“颜小姐,为什么你们一直要换地方住?”小黑终于问出了藏于心里很久的疑惑,“定居不好吗?来回折腾不累吗?”



        

这两处都承载着他们独特的记忆,一处见证的是两人历经许久才找回来的初遇,一处见证的是他们忘了彼此却再度相爱,全部都意义非凡。



        

但颜路清自然不可能解释这些。



        

颜路清在年关前给别墅里的人都放了假,过年那天,家里就剩下了她和顾词两个人。



        

客厅开着电视,好像回到了许久前他们并肩看电视的时候,和那会儿不同的是,顾词靠在沙发上,她窝在顾词怀里。



        

玛卡巴卡说过,金手指是它带来的,所以它还在那些玩意就不会失效。



        

小黑:“………”



        

颜小姐已经彻彻底底地被同化了!!



        

-



        

还有更离谱的——



        

“哈哈哈哈哈哈!”颜路清翻着翻着私信,扑哧笑出声,“顾词顾词!你知道吗,竟然还有所谓的公司来联系我诶,说可以包装一下这个账号,让我成为网红,笑死……”



        

顾词也在看手机,只不过他在读别人发来的文件,闻言“嗯”了一声,“你喜欢?”



        

颜路清倒是没什么升级金手指的欲望了,但她确实爱上了看短视频软件,于是躺在顾词身上又打开了那黑白软件。



        

已经差不多有两个月没有登陆了,颜路清没想到自己的账号收到了无数的消息:私信、评论、艾特。



        

好歹当初她疯狂发评论那阵子博得了不少眼球,有多数都是怀念她的,想让她回来继续发神评的。



        

一段很日常的视频,里面是他们带着狼散步的背影。颜路清发完之后,隔了十多分钟才去看评论——



        

【?这是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关注里?】



        

【泪目了,有谁还记得在逃圣母这个号前几个月是活跃在各大热门视频下的神评账号,当时一有视频就想@她来评论,消失几个月圣母姐姐过气了呜呜呜】



        

“我喜欢个毛线,我干不了那种经营账号的事情,当不了网红的。”颜路清直接忽略了那条消息。



        

但除此之外,收到了不少其他信息也让她感触颇深,这些人还都是关注着她的。



        

颜路清想了想,正好今天春节,她便翻出不久前让小黑录下来的视频发了出去,文案写:“没想到有那么多记得我的姐妹,一家三口给大家拜年啦~”



        

……



        

【虽然但是,越看越好笑,我怎么觉得是男主人在遛女主人,然后女主人在遛狗?】



        

【额,我怎么觉得是男主人和边牧一起在溜女主人?】



        

【没记错的话这号还发过一只贼聪明的边牧,里面出镜过超好看的手,肯定是这男主人!】



        

【一家三口背影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截到侧脸了!女生侧脸超美!爱了爱了这就是在逃圣母吗?】



        

春节的这天和往常没什么区别,除了电视节目变成了春晚,以及比平时稍微多熬了一小时夜才上床睡觉。



        

颜路清过完这一天再回过头看,仿佛跟顾词步入了老夫老妻生活一样。等关了灯,她在被窝里捏了捏顾词的胳膊:“诶。”



        

他应声:“嗯。”



        

颜·女主人·路清:“……?”



        

她恨恨地回复这层楼:【大过年的别逼我暗鲨你们。】



        

又引来了一大堆“哈哈哈哈”评论。



        

“没什么不对的。我们还会度过很多个今天一样的日子。””顾词的声音徐徐传到她耳边,像是讲故事一样轻轻缓缓,“春节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特别。”



        

“……”



        

颜路清感到自己的手指被反握,他手上的温度仍然不如她热,但温温凉凉的,像玉一样舒服。



        

“你觉不觉得哪里不对?”



        

“哪里。”



        

“就……”颜路清措辞良久,道,“今天可是春节啊!春节这么特别的日子,你没觉得咱们过的一点儿也不特别吗?”



        

大年初四,是顾词曾经那所高中的校庆。



        

颜路清最开始是躺在顾词腿上刷朋友圈,结果刷到了女主姜白初发的小视频。



        

她应该正在现场,明显的校园背景里,小视频录到周围有舞台、有摊位一样的摆设,走动着的全是穿着便服的人,年龄从小到大都有,不仅是学生。



        

他的声音也是。



        

安静的除夕夜里,她听到面前的人平静地说:“有你在的日子,才是特别的。”



        

-



        

她瞬间从他腿上坐起来:“你们学校校庆都是这个时候么?学生在放假也办校庆?”



        

“不仅办,还会大办特办,很多地方都有直播,很多不是学校里的人也会去凑热闹。”顾词顿了一下,“记得有人说,可以把这个当成美食节。”



        

颜路清越听眼睛越亮。她最近闲的无聊,又在家里用颜马良的绘画功能造出了不少东西——比如此时戴在头上的熊猫发带,两只耳朵支棱着,显得特别可爱。



        

姜白初和他是一个学校的,颜路清拿到顾词眼前:“你看,这是你的高中吗?”



        

顾词扫了一眼,还顺便多答了一句:“嗯,在办校庆。”



        

颜路清顿时生出好奇,她还从来没有去过顾词的高中看过。



        

淡妆很快安排完毕,临走前,她又翻出了前几天“做”出来的一对耳钉,戴到了自己的耳朵上。



        

颜路清和顾词没提前说好,但两人都穿的黑白色调衣服。



        

虽然这在冬天很常见,但颜路清得承认,自己喜欢黑白几乎可以算是被他带的——高一的她还没对黑白有多大的偏好,和他相遇之后,周围的朋友们都觉得她简直算是黑白控。



        

顾词一向能从她的表情精准读出她心里的想法,已经心里有数,淡淡道:“想去就现在出发,不然一会排队更久。”



        

颜路清“嗷”地欢呼一声,从沙发跳起来,脑袋上的熊猫耳朵都跟着蹦了两下:“去去去!我们快去换衣服!”



        

毕竟是校庆这种活动,听到还有随机直播,颜路清也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脸。



        

“你说熊猫和竹笋?”颜路清理所当然点点头,“是啊,我就是喜欢大熊猫和大熊猫的食物,怎么啦?”



        

貌美的食物笑了声,看破一切,却仍然没拆穿她。



        

他家距离他曾经的学校不算远,快到的时候,颜路清好奇问:“你以前去过校庆吗?”



        

颜路清耳洞是高考结束后去打的,很省心,没怎么发炎过,但她平时也很少会戴耳朵上的饰品。所以此时一戴,就更加明显。



        

两人上车后,她偏头讲话的时候耳垂处明显闪了一下,左耳上是一只泛着光泽的q版小熊猫头,右耳上是q版带绿叶的小竹笋。



        

“……”顾词眼睛微眯,伸手拨弄了一下她左耳上的小熊猫,颇有些意味深长的语调:“又是这个主题。”



        

颜路清:“………”



        

损谁也别想着损笋国公主,本体都戴在耳朵上了,她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



        

·



        

“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颜路清好不容易找到他的漏洞,义正词严道,“你怎么能这样!一点儿也不热爱集体!”



        

她以为自己这次必胜,没想到顾词眉眼微扬,看着她笑了笑:“我认为我替学校得到全国竞赛第一才是真的热爱集体。”



        

颜路清落了单,她站在队伍里,前后都是带着自己朋友来参加校庆的小姐妹,显得她非常突兀。再加上今天精心打扮过的脸过于出众,她不知道自己这种简直就是随机直播的“活靶子”。



        

一直到她面前出现了两个举着手机的女孩,穿着校服,一号学妹十分有礼貌地问她:“你好,请问你是学姐吗?”



        

颜路清点头:“是学姐,不过不是你们学校的。”



        

到了学校,颜路清才明白顾词所说的“排队”排的是什么。



        

校庆人流量大,为了保证安全,得在校门口搞个类似安检一样的环节,学生出示学生证,非本校学生就做个登记。



        

和飞机登机前的安检一样,男女是分开检查的,分了两个队列,所以一下了车两人便分头去了各自的队伍排队。



        

【woc!这美女谁,@小云不想长胖!秘书快来,给你三分钟给我查这美女是谁。】



        

【啊啊啊啊爱了爱了爱了求求主播妹子采访她三个小时好不好!你采访多久我看多久!】



        

【都让开,我直接自信say嗨老婆!】



        

学妹号:“学姐好!我们在直播,可以简单问你几个问题吗?”



        

颜路清也点头:“可以呀。”



        

学妹一号内心十分兴奋,这是今天采访的最好看的一位小姐姐了,怼脸拍得这么真实竟然还能这么好看!人都喜欢好看的脸蛋,刚才已经萎靡的直播间里突然涌进来不少人。



        

她伸手指了指男生队伍,“你看到那边有个很显眼的男生了吗?他就是……咳,他就是我同学。”



        

学妹号一眼看到了男生队伍里那个同样出挑的人,甚至他跟周遭更为格格不入,此时正低头看手机。



        

仅仅一个侧脸,又让直播间一阵嚎叫。



        

……



        

学妹一号问:“学姐是一个人来的吗?”



        

面前漂亮的女孩突然停顿了一下,她眼睛滴溜溜转了转,而后笑容狡黠地摇头:“不是,我跟我同学来的。”



        

而后,女孩压低声音,对两人道,“哎,你看他的模样也猜得到吧,这种极品清冷大美人多难得,看上他的人太多了,他实在是世界第一难追,来校庆也是我求着他来的。”



        

【!!!卧槽,我是不是要见证爱情了】



        

【不是,既然能被你求来,那肯定是有戏啊!】



        

号有着敏锐的八卦神经,莫名嗅到了一丝不对劲,她立刻追问:“学姐跟他是普通同学关系吗?为什么会一起来参加校庆呀?”



        

“因为我在追他。”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一号号同时一愣,直播间满屏【???】。



        

【啊啊啊啊啊!这不是我的大美人和小漂亮吗??!几个月不见卧槽他们竟然上电视了!!!】



        

但由于很快被刷掉,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这条。



        

……



        

【求求了两个主播妹妹去采访一下她同学,我想近距离看看啥样的人能被美女称为大美人,还能被这种美女倒追。】



        

【想看+1,顺便可以旁敲侧击问问男生那边对美女是什么看法!】



        

刷新的飞快的弹幕里,有一个人的评论异常突兀——



        

【美女姐姐眼光真好qaq】



        

【她夸的大美人是真的,草,这颜值太神仙了】



        

【一开始我是不服气的,现在……好吧他配让美女倒追,呜呜呜呜他真的配】



        

不用直播间说,学妹一号号的八卦之血也已经沸腾了起来。



        

她们来到男生队伍前,镜头怼到了漂亮学姐嘴里“正在追的同学”面前。



        

他眼神很淡,表情也很淡,两个学妹比他矮很多,所以镜头是从下往上的死亡角度——尽管如此,直播间里已然是排山倒喊般的尖叫。



        

“不是单纯的同学关系。”他说。



        

这几个字又把人搞蒙了。



        

学妹号先回过神,追问道:“那是什么关系?”



        

学妹一号按照刚才采访学姐的流程问了一遍,他都算有礼貌的回答了,直到问到他是不是一个人来的时候,这位所谓的难追大美人才露出一个笑。



        

“不是。”他抬眼看了看女生队伍的方向,说,“跟人一起来的,她在那边排队。”



        

学妹一号咽了咽口水:“那个,请问学长,你们……是什么关系呢?”意识到自己问的有些奇怪,她连忙加了一句,“是同学吗?”



        



        

两个学妹:……???



        

不光她们,校庆直播间里也傻了。



        

无数人看着的镜头前,这人淡淡地道:“我暗恋她。”



        

“……?”



        

“我正准备追她,但不知道这位学姐对我有没有意思……”他对着两人笑了一下,温声说,“你们方便帮我问下么?”



        

【好家伙,我之前还在替美女姐姐不值,我寻思再好看的人也不至于让这等美女倒追吧,万万没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



        

【……这他妈是老天摁头非要我嗑啊?】



        

作者有话要说:本废物来啦!



        

【?????】



        

【不是说好的世界第一难追???】



        

【艹我的大美人和小漂亮从未让我失望】



        

你们快去看,求你们了不看后悔一辈纸!呜呜呜实在是太太太可爱了。等完结了我一定搞一波抽奖送给大家这些可可爱爱的小玩意!



        

-



        

谢谢老婆们投喂=3=——



        

这个月才四号全勤就没啦!哈哈他妈哒!(。



        

随机红包~



        

然后说个事,今天看到一个小可爱私我的耳钉,熊笋耳钉!发了图片在浪国大佬的超话里,和我这章描述的一模一样!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zcyyds6个;晓夕、栗、,,,、38147022、酥酥桃、paloma、夺笋呐、一人一票徐子未出道、一桜、shie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dakkg82瓶;lemontea80瓶;纱友69瓶;哥的心莫靠近66瓶;4598438958瓶;早歌、栗、觅50瓶;悦汀48瓶;一杯醒40瓶;兔甴30瓶;胡萝白、27670317、艾梨、七楼、默笙花20瓶;狸花猫真的好可耐19瓶;沫い茉乖18瓶;汐汐想吃小龙虾qwq、美腻动人滴daddi老婆16瓶;南鸢浅梦、1111ww7、梨花白15瓶;正在睡觉、热心同学邵某、雪倾雨、48118734、summer、阿巴阿巴阿巴怪、米尤、木头不开花、forest10瓶;爷再也不看买股文了9瓶;清风挽忆8瓶;木鱼不吃榆7瓶;四四6瓶;一只君君仔、milkz、稔觋、星星、-香草星冰乐、巧克力、云白白、我没了、依旧云养猫、吾名为空、今天我开心了吗、emmatan、哇唧唧哇倒闭了、立青、莉莉丝日记5瓶;流连爱吃柠檬、bff4瓶;bibabo、七不饱、锦、是媛媛吖~、清风知我意3瓶;山川知我意.、衡玉的脑残粉、蕊娅、。。、余安、大黄猫咪、猪猪包、禅、嘻嘻嘻之郎2瓶;橙子的橙子、囍槑、po_poem、易*鱼、时与、gzcyyds、23669302、晴浅、平平無奇的仙女、春日朝夕、好看怪说好看、三青林疋、twillflow、圆圆到嘛、阿爸阿爸我饿了、宋再词、千玺的小仙女、要一直做我的月亮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