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龙城诀之荣王殇 > 第107章、孟冬夙愿喜得偿,懿泽受挑嗔中宫
夜间

第107章、孟冬夙愿喜得偿,懿泽受挑嗔中宫

        

在这一天的夜晚,永珹和孟冬正式拜了天地,在太后的主持下,婚礼虽然仓促,却也隆重。



        

履王府中宾客满座,是府中多年没有过的热闹。



        

洞房花烛夜,永珹重新掀开孟冬的红盖头,对着孟冬笑了一下,说:“孟冬,我真没想到,我们还能有这一天。”



        

孟冬并没有笑,一切来的太突然,她望着永珹,问:“你是希望有这一天,还是希望没有这一天?”



        

“我当然希望有!我绝非忘恩负义之徒,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如果不是你当年不嫌弃我,还耐心帮我,不要说今日的地位,我连命都不一定能保住。我们兄弟三人后来所有的机会,都是你给的。”永珹的回答不仅真挚,而且不假思索,依然像当年愣头青一般的率真。



        

“你果然是不折不扣的窝囊废!”孟冬笑着摇了摇头,又问:“既然如此,你怎么就敢娶胡嫱呢?”



        

“是……是她自己主动要嫁给我的!还说她不怕紫玥,只要有名分,她就有立场、有办法。我一直因为没子嗣被人笑话,皇阿玛还专程说过要我纳妾,我想只是为了生孩子,娶谁不是娶?她长得好看,生出来孩子肯定也好看。我就被她说动了,按照她的要求去荣王府提亲。这后来的事,我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永珹交待着事情,仍是一脸的困惑。



        

孟冬听得心里暖暖的,却故作不信,反问道:“是吗?那这些年你都在干嘛呢?关着门跟你的福晋,过你们甜甜蜜蜜的小日子呢?”



        

永珹一五一十的答道:“她是一个怎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为了让太后和舒妃提携我弟弟,完成我母亲的遗愿,我只能由着紫玥的性子,她从来不顾及我的颜面,人前人后打我骂我,还不许我看别的女人一眼,家里的丫鬟都奇丑无比,我若是反抗,她就在下人面前让我罚跪,不然就到太后和舒妃面前告状,说我虐待她!我为了弟弟的前途,真是够忍辱负重了!”



        

孟冬道:“胡嫱是皇后娘娘七年前认过的义女,你和紫玥刚成亲的时候,在皇后那是见过她的,你都没印象吗?”



        

永珹摇了摇头。 记住网址m.51kanshu.org



        

孟冬本来就对胡嫱很有疑心,听永珹这么一讲,就全都明白了。孟冬问:“你从来都没听说过她和五阿哥的事情吗?”



        

“她和五弟?什么事情?”永珹显然一无所知。



        

说到生孩子,孟冬有一点害臊,她低着头笑了一下,那种少女般的羞涩,似乎又把她带回了当年。



        

永珹蹲在孟冬膝下,握住孟冬的手,望着孟冬的眼睛,认真的说:“当年是我太自私,辜负了你,我真没想到,你还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我以后一定好好待你,绝对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孟冬笑道:“看来,你出继之后,对宫里的事都不大关心,已经差不多到了不闻不问的程度了。”



        

永珹道:“我这些年关心的事情,都是我的两个弟弟,还有就是……能有个自己的孩子。如果你能给我生个孩子,那就太好了!”



        

“那紫玥呢?”



        

“她?”永珹想了想,说:“紫玥毕竟也是我的妻子,也的确是帮过我弟弟。我想以你的能耐,不会被她欺负,就请你在这府里,给她留一席之地,让她也能安然度日吧!我保证,你俩之间若有什么,我一定站在你这边,好吗?”



        

“真的吗?”孟冬的眼睛,闪着喜悦之光,多年的内心沙漠,终于让她品尝到了一次甘露的甜味,她心里美滋滋的。



        

永珹笑道:“我对天发誓,今生再不负你!”



        

“小姐,你醒了?”金钿站在一旁。



        

懿泽坐了起来,她看到胡嫱跪在地上,低着头,样子像是忏悔。她忍不住问出口了一个自己想知道又不想知道的问题:“你和永琪,是什么时候发生那种事的?”



        

孟冬点了点头。



        

懿泽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是躺在自己床上的,浑身软绵绵的,像是又经历了一场梦,梦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伤情的事。



        

“第一次……”胡嫱又低下了头,难以启齿的描述着:“那是在陪香妃随皇上下江南的路上,在德州的一个晚上,当时福灵安将军被皇上关进了大牢,王爷希望我能劝说香妃在皇上面前说情,又怕别人知道,所以趁半夜来找我商议此事。我那时候已经卸妆了,不方便到外面去,王爷只好在我房里跟我说话,后来聊着聊着……”



        

“别说了!”懿泽突然大声叫停,她不想听下去,却还是想知道,心中矛盾挣扎了一会儿,又问:“永琪就是那晚承诺你,一定会在你有性命之忧的时候救你的,对吗?”



        

“福晋问的,是哪一次?”胡嫱抬起头,露出害羞又害怕的模样。



        

“哪一次?”懿泽听到这三个字,再次瞪大了眼睛,她深吸一口气,又强行按捺住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道:“就说说第一次吧!”



        

金钿诧异的问:“你不是在去冷宫后就失忆了吗?怎么还能清楚打的讲出来在那之前的事?”



        

懿泽也恍然意识到这一点,惊异的看着胡嫱,同问道:“是啊……你不是失忆了吗?”



        

胡嫱低头答道:“是。”



        

懿泽忍不住又流下眼泪,她觉得,自己被骗了。



        

胡嫱低头哭了起来。



        

懿泽突然吼道:“你连失忆都可以装,我凭什么相信你?”



        

胡嫱默不作声。



        

懿泽突然下床,走到胡嫱面前,蹲下对胡嫱说:“就在两个月前,永琪曾亲口对我说过,他和你之间从没有那种关系,现在你却告诉我,你俩在两年前就已经那样了,我是应该把你俩叫到一起当面对质吗?”



        

胡嫱泪流满面,抓住懿泽的裙摆,恳求道:“福晋,奴婢……奴婢已经是王爷的人了,求求你,就准许奴婢跟了王爷吧!奴婢这样没有名分的有了身孕,连娘家人都见不得,我真的无处可去了。”



        

“你以为,凭着身孕,就可以嫁给永琪,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门都没有!”懿泽的神情和语气都很冷漠,心中满满是恨。



        

胡嫱哭的伤心极了,似有万分委屈:“王爷为了挽回福晋,不愿意承认和奴婢的过去,奴婢除了假装失忆配合,还能有什么办法?”



        

懿泽站了起来,失魂落魄的站着,然后冷笑了几声,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一切,又似笑非笑的问:“你假装失忆、他不愿承认过去,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俩竟然还是旧情复燃了,造出来了一个孩子,是吗?”



        

不由分说,懿泽直接将胡嫱五花大绑,塞进马车,然后她也坐在马车上,一路直奔翊坤宫。



        

胡云川知道胡嫱整天都在做着危险的事,随时都有性命之忧,自然格外留心,现在他被特准在御前和后宫行走,消息也更加灵通,得知胡嫱被懿泽绑入翊坤宫,不用想,也猜得到必然凶多吉少。



        

胡嫱再次恳求道:“福晋,我虽然出身卑微,可好歹也做过皇后娘娘的义女,宫里好多人都认得我,好多人在背后议论我。我已经有了王爷的骨肉,却不能嫁给他,要是传了出去,皇后娘娘那么爱惜颜面,一定不会轻饶了我的……就请福晋行行好,给我留一条活路吧!”



        

“皇后娘娘?”懿泽想起当年,皇后曾经为了利用自己而阻碍她和永琪在一起,最后绝情的将她撵出翊坤宫,这笔账,她从来没有跟皇后算过。如今听到胡嫱这么说,倒是提醒了自己,索性不如新账老账一起算,她随手抓起胡嫱的衣襟,问:“你很怕皇后知道是吗?那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她!”



        

宫女来传荣王福晋求见,皇后心中很是奇怪。自懿泽成婚之后,在皇后的朝会上出现,这绝对是头一次。



        

不及多想,后妃们已经看到懿泽。



        

按照惯例,胡云川应该尽快找永琪来救胡嫱。他借来一匹快马,立刻出宫向霸州方向跑去。



        

翊坤宫中,皇后与一众妃嫔都在正殿说话,此时正是每日后宫妃嫔们向皇后请安的朝会时间。



        

皇后看了看绑着的胡嫱,又看看懿泽锋利的目光,不忿的问:“福晋一大清早带了个绑着的丫鬟来给本宫请安,这是何意?”



        

懿泽冷笑道:“回皇后娘娘,您可看清楚了,这可不是一般的丫鬟,她是您亲口认过的义女,虽然皇上并不曾真正册封过,可皇后娘娘金口玉言,六宫皆呼为‘嫱格格’,才这点时间没见,总不至于就不认识了吧?”



        

懿泽拽着被绑住的胡嫱,气势汹汹的走上翊坤宫正殿,随手将胡嫱丢在地上,道:“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给诸位娘娘请安。”



        

妃嫔们都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懿泽和胡嫱。



        

胡嫱在地上滚了一圈,用腿支撑着慢慢站了起来,跪下道:“奴婢见过皇后娘娘,见过各位娘娘。”



        

皇后又看了胡嫱一眼,也冷冷的笑着说:“就算本宫认得,那福晋带她来,又是想做什么呢?”



        

“胡嫱在宫里面犯过的错,臣妾就不说了,娘娘心里有数。自从我们府的大福晋把胡嫱带进荣王府,她可没少在府里装腔作势、卖弄风骚。臣妾也曾服侍皇后娘娘一场,看在娘娘面上,才对她一忍再忍,可这丫头实在能干,还没成亲就在肚子里弄了个野种出来,还赖到我们家王爷身上!王爷曾亲口对臣妾说过,未曾对此女有一夕之幸,可胡嫱偏要往我们府上泼脏水,臣妾实在忍无可忍!她既是皇后娘娘的‘义女’,臣妾也不好擅自做主,只好带到娘娘面前,还请娘娘秉公处置!臣妾告退!”懿泽说完,潇洒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