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 15、自行车
夜间

15、自行车

        

腹部的剧痛。



        

让夏目美绪停滞了半秒,接着她反应过来,抡起书包,猛地朝眼前巫女脑袋上砸了过去。



        

巫女轻盈地往后跳开。



        

随着她跳开。



        

没入夏目美绪侧腹的胁差也被拔了出来。



        

带出一串血珠。



        

“真危险啊。”



        

巫女甩了甩比寻常日本刀要短差不多一半的胁差,看起来心有余悸地感叹了一句。



        

社畜大叔拿着烟,叹了口气,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轻浮青年挠了挠头。



        

夏目美绪单手捂着腹部伤口,看着不远处,穿着普通红白巫女服的巫女,咬着银牙,表情有些狰狞。 记住网址m.51kanshu.org



        

渐渐让夏目美绪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失血的后遗症此刻也出来。



        

她有些头晕,还伴随着目眩。



        

很痛苦。



        

侧腹伤口虽然被捂住,但依旧有殷红的血液渗出来,将她白皙的手掌以及校服一角染红。



        

很疼。



        

让人失去意识的剧烈疼痛。



        

叮。



        

一柄打刀贴着她白皙的大腿边缘落下,刀尖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夏目美绪握住刀柄,顿了顿后,将刀提起,刀尖指着三人,呼吸急促道:“你们……晚一点会死啊,等他回信又不要多久,现在这种情况,为了看到回信,我不就只能砍翻你们了吗。”



        

好想就地躺下。



        

但不行。



        

躺下就真的输了。



        

社畜大叔没搭理她。



        

轻浮青年耸了耸肩。



        

夏目美绪放下刀,将其横于腰间,刀刃朝上。



        

听到夏目美绪的话。



        

巫女一头雾水,扭头看向轻浮青年和社畜大叔两人,问道:



        

“她这是在说什么胡话?”



        

她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猛推了一把,瞬间来到了夏目美绪眼前,举起右手的胁差,往夏目美绪的脖子抹去。



        

夏目美绪一拧手腕,握着刀,往上一挥。



        

铛。



        

“燕。”



        

“糟糕,好像聊过头了。”



        

巫女瞬间回头,没握刀的左手,中指搭在食指上,再然后猛地一握拳。



        

她的动作慢了一拍。



        

等她挥出那一刀。



        

巫女已经往后跳开,拉开了距离。



        

火花溅射。



        

巫女握着胁差的右手高高往后荡开。



        

夏目美绪反握手中的刀,正要乘胜追击,但刚刚那一下对拼,扯动了伤口,剧痛再次袭来。



        

巫女建议,或者说命令道。



        

“……早就等着了。”



        

轻浮青年往前一步,将插在兜里的双手抽了出来,重复握拳又松开的过程:“虽然围攻一个女孩挺无耻的,但之前就围攻过一次了,也不差这一次。”



        

“……很快,这受伤都那么快吗?”巫女看着再次单手捂着腹部,漂亮脸蛋疼得有些扭曲的夏目美绪,真的有些心有余悸了。



        

轻浮青年嚷嚷道:“是吧,我没说错吧,他连近在眼前的拳头都能躲开,要不是大叔远程支援,我还真不一定有信心跟得上她的动作,应该是速度类型的术式专精,而且只专攻一式的那种。”



        

“没那么简单,还有执念的因素……算了,我还想着一人解决掉她,现在就没办法了,为了不必要的伤亡,我们一起上吧。”



        

夏目美绪看着三人,急促的呼吸被调整,渐渐变得平缓。



        

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夏目美绪在自己呼吸调整过来的瞬间,猛吸了口气,主动出击。



        

社畜大叔也丢掉了烟,用鞋底碾灭,右手作手枪状,对准了夏目美绪。



        

三人呈围攻之势,看向了夏目美绪。



        

“三人吗?”



        

社畜大叔拍下了肩膀。



        

但夏目美绪已经冲了出去。



        

“果然是我吗?少看不起人了!混蛋!”



        

她身轻如燕,右腿一踏地面,滑翔着冲向了轻浮青年。



        

砰。



        

爆炸应声响起。



        

砰。



        

爆炸声应声响起。



        

在夏目美绪耳旁炸开,硬生生改变了她的行动轨迹。



        

轻浮青年怒喝一声,双手握拳,同时挥出。



        

压缩的气浪呼啸而出。



        

夏目美绪往侧边一个挪移,躲开,然后继续冲向他,并举起了手中的刀。



        

准备先砍掉这个人。



        

社畜大叔面无表情。



        

夏目美绪再次调整呼吸,准备冲向社畜大叔。



        

轻浮青年趁机一边握拳,一边朝远处跑去。



        

夏目美绪被爆炸波及,一个踉跄,被迫落地。



        

她猛地扭头看向社畜大叔。



        

胁差和打刀再次猛击在一起。



        

这次。



        

巫女和夏目美绪两人的刀同时被反作用力弹开。



        

但她刚有所动作,眼角就捕捉到了一抹一闪而逝的寒光。



        

夏目美绪以最快的反应,举到刀,朝自己的右侧边盲砍了过去。



        

铛。



        

而夏目美绪侧腹的伤口,在右边。



        

这一下右手那么大弧度的往后荡去,直接就扯动了侧腹的伤口。



        

这就不是调整一下姿势立刻就可以动那么简单。



        

不过不同的是。



        

巫女身上没伤。



        

只需要调整一下动作,就能砍出下一刀。



        

巫女突然嘴角弯了弯,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



        

再次举起胁差,朝夏目美绪砍了过去。



        

夏目美绪用力咬着银牙,回了一击。



        

在扯动伤口的一瞬。



        

夏目美绪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漂亮脸蛋更加扭曲了。



        

“……”



        

两人拼了三刀,巫女有意之下,刀刀都用尽全力。



        

两人的胁差和打刀互相碰撞,再往后弹开,整整三次。



        

夏目美绪感觉侧腹传来的疼痛开始减轻了。



        

铛。



        

铛。



        

铛。



        

铛。



        

这次。



        

夏目美绪没能握住自己的刀。



        

但这不是个好消息。



        

巫女再次举起胁差。



        

夏目美绪用尽全力,也将手中的打刀挥了出去。



        

“结束了。”



        

巫女举起胁差。



        

“拳-拳-拳!”



        

她的刀,直接往后飞了出去。



        

打刀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落地,插在了主干道外面的泥道上。



        

夏目美绪回头看向刀飞出去的地方,接着猛地看向巫女。



        

夏目美绪用尽剩余不多的力气,堪堪躲过砍过来的胁差,爆炸就应声响起,浓烟遮住了她的视线。



        

于此同时,一双拳头,破开烟雾,印在了她的肚子上。



        

瞬间。



        

胁差落下的同时,另一侧传来了轻浮青年的大喊。



        

比轻浮青年大喊更快响起的。



        

是耳畔的爆炸声。



        

巫女收起了刀。



        

轻浮青年也收起了拳头,带着些许兴奋神色,看向了倒地的夏目美绪。



        

“……呋。”



        

气浪沿着两边往后爆开。



        

而正中间的夏目美绪,像布娃娃一样摔飞了出去。



        

她重重跌落在水泥铸成的主干道上,沿着向下的弧度,滚了两圈,停了下来。



        

夏目美绪躺在水泥地面上,橘黄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让她腹部渗出来的殷红血液熠熠生辉。



        

但这副画面并不美好。



        

“……呕。”



        

社畜大叔放下作手枪状的手,掏了掏兜,抽出皱巴巴的烟盒内的最后一根烟,点上,然后吐了口烟雾。



        

结束了。



        

夕阳下。



        

她还想站起来,但只要一动,腹部就会传来仿佛能让人直接昏过去的剧烈疼痛。



        

实在是站不起来了。



        

夏目美绪跪坐在地上,双手扶着大腿。



        

狼狈的夏目美绪手指动了动,呕出一口淤血。



        

然后。



        

花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她才勉强坐了起来。



        

但果然还是应付不过来啊,这三人围攻根本就是耍赖嘛。



        

别说三人了,两人自己都打不赢。



        

要不是义兄,上次自己就死了。



        

她看着自己的大腿,看着上面的擦伤,和缓缓渗出来的血迹,意识渐渐有些模糊。



        

果然还是不行啊……



        

本来还以为自己能坚持两年。



        

肯定过不来啊,我电话都打不出去。



        

他现在可能在打工,嗯,也有可能是撞坏别人的门框又被人炒鱿鱼了也说不定。



        

哈……



        

对了。



        

义兄。



        

他应该是过不来了。



        

我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



        

是啊,他在打工。



        

过不来。



        

肯定过不来。



        

夏目美绪看着伤口。



        

意识更加模糊了。



        

她突然有些委屈。



        

……但他明明说了会来帮我的啊。



        

明明说好了的。



        

骗人。



        

而这份委屈,突然让她模糊的意识稍稍清醒了一些。



        

夏目美绪慢慢抬起头来,看着迎着夕阳,刚刚把自己打了一顿的三人,轻声呢喃道:“尼桑……”



        

“?”



        

这种委屈没来由。



        

很像熊孩子出门被人欺负,家长不仅不帮着出头,还要按着自己的头跟别人道歉这样类似的情绪。



        

就是委屈。



        

她往前跨出了一步。



        

……但就在这时。



        

居民区的小巷里,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响动。



        

站在不远处的轻浮青年歪了歪脑袋。



        

“耽误的差不多了,结束吧。”



        

巫女压根没在意夏目美绪的话语。



        

巫女慢慢停下了脚步。



        

她有些疑惑的扭头,看向小巷出口。



        

果然是自行车。



        

听起来像是自行车链条磨擦飞轮的声音。



        

——————



        

听到传来的奇怪声响。



        

如果平常有人看到这副景象,搞不好就要以为骑车的人……家里失火了。



        

自行车上的人,家里当然没有失火,他看到巫女三人和夏目美绪的瞬间,速度就慢了下来。



        

并最终临近夏目美绪身侧时,一个帅气地摆尾,停了下来。



        

一台自行车,以看起来时速起码三十的速度,如风一般冲出了小巷。



        

比骑着马的骑士都要有气势。



        

脚踏上的双腿,都快蹬出残影了。



        

夏目美绪脑袋混混沌沌,似乎没有发现自己身旁的自行车和人影。



        

直到。



        

“所以说,我在这,看着别人叫尼桑有屁用啊。”



        

北原南风从自行车上下来。



        

看了眼巫女三人。



        

接着看向跪坐在地上的夏目美绪。



        

北原南风蹲了下来,脱掉外衣,扯开制服上的领带,一边帮她暂时止血,一边轻声解释道:“我给你发信息你不回我,我就觉得奇怪了,之后我冒着回去被你说骚扰的风险,又给你发了几条信息,打了个电话,发现电话打不通,我就知道出事了。所以我就抢了店长的自行车骑了过来,我抢自行车的时候,那个店长的脸都绿了,可能我又要被炒了,靠……反正具体的,晚点说给你听,你可别死了啊,我还欠着你钱。”



        

北原南风撕开制服外套,用领带当绳子,帮夏目美绪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



        

夏目美绪靠在北原南风的怀里,仰头看了好一会,终于看清了,确实是北原南风。



        

北原南风的嗓音响起,大手按住她的脑袋。



        

夏目美绪这才慢慢仰起头,看着那个因为背对着夕阳,看不清面容,但格外熟悉的身影。



        

“抱歉,还是来晚了。”



        

而不远处的巫女。



        

看到一个普通人,骑着自行车像风一样冲出来。



        

经过最初的震惊后,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艰难地抬起手,似乎想要摸北原南风的脸,确认一下是不是幻觉。



        

“是你义兄,别摸了。”



        

北原南风按下她的手,一手揽着她的脖子,一手搂着她的腿弯,轻松将她抱了起来,来到某栋民居面前,慢慢放下她,让她背靠着墙坐下。



        

巫女:“?”



        

“……虽然我是想这么说,但果然不是很合适,毕竟,你们都把这家伙打到半死了,所以我还是正经回答一下,其实啊,我是这家伙的哥哥。”



        

北原南风站起身来,迎着巫女的目光,指了指靠坐在墙上,一直仰头看着他的夏目美绪。



        

他指着北原南风,微微提高音量,向社畜大叔问道:“这谁啊?怎么进来的?”



        

“无证骑士。”



        

在社畜大叔开口之前,刚放下夏目美绪的北原南风就率先抢答了起来。



        

“好了,我回答完了,那么……”



        

北原南风慢慢收起指着夏目美绪的手指和脸上的笑容,扭了扭脖子,扯开了衬衣的衣领。



        

衬衣最上面的扣子,随着他这一扯,猛地崩开弹飞。



        

他看着巫女三人。



        

“你们准备好死一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