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 14、第一课
夜间

14、第一课

        

当天,夏目家,深夜。



        

“所以,找工作怎么样?”



        

刚洗完澡的夏目美绪,穿着热裤T恤,俏生生站在北原南风身后,一边帮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轻声询问。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



        

北原南风整个人都变得丧了起来:“还好吧。”



        

“还好是什么意思?”



        

“最近大家好像都不怎么愿意接收高中生的样子,所以大部分店家都拒绝了我。”



        

夏目美绪动作一顿:“那义兄……是没找到工作?”



        

“你怎么很开心的样子?”



        

北原南风微微侧头,狐疑问道。



        

“没有啦,哪有的事。”夏目美绪抓着毛巾,用力擦了擦他的头发,然后顿了顿,问道:“所以……工作没找到?” 记住网址m.51kanshu.org



        

我进门撞了一下门框,出门又撞了一下门框,把门框撞掉了。两夫妇很迷信,说这是不详的征兆,说我长得高大威猛,小店容不下我之类,我入职十分钟,就被炒了……”



        

北原南风露出无奈的表情,摊了摊手。



        

“噗——”



        

北原南风有些犹豫道:“找是找到了……”



        

夏目美绪接道:“但是……?”



        

“但那是一家很小的店,只有两夫妇,因为忙不过来,所以愿意接受我。不过正因为是小店,建筑怎么说呢,很矮,还不结实。



        

“喂,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自尊心?”



        

北原南风拿下头上的毛巾,转过身去。



        

果然看到夏目美绪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肚子,一副拼命想忍住笑,但快要忍不住的样子。



        

他话音刚落。



        

身后突然就传来了扑哧一声。



        

头上握着毛巾的手不知不觉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噗……不行了,义兄你不要说话。”



        

夏目美绪再次忍不住发出笑声,她硬生生憋住,双手捂着脸蛋:“你再说我真的就要忍不住大笑出来了,糟糕,我好像觉醒了什么奇怪的笑点,特别是想到你一进一出都撞到门框,最后把门框撞坏回头一脸无辜看着可怜的店长夫妇的时候……不行,奇怪的萌点也来了。”



        

夏目美绪说着说着,真的忍不住了。



        

“呼……义兄,你是笨蛋吗?因为长得高撞坏门框被炒这样的事,我听都没听说过,你不会弯着腰进去啊。”



        

最终,夏目美绪想到楼上爷爷还在睡觉,还是忍住了放声大笑的冲动,不过,虽然没有放声大笑出来,但她的笑意,十分明显。



        

“弯了,但门框就是太矮了,所以不是我的问题。”



        

这什么鬼笑点。



        

好一会后。



        

等笑声终于停下。



        

她突然一把抓住北原南风的T恤,将脸蛋埋在他的背脊上。



        

苦苦压抑的笑声溢了出来。



        

北原南风:“……”



        

其实她早就笑够了,之所以一直不起来,就是不好意思。



        

不过,虽然夏目美绪嘴上说是没有,但她还是下意识伸出小手,摸了摸北原南风的背脊。



        

“你看,果然没有……话说义兄,你的肩膀真宽啊,刚刚我就想说来着,明明看起来也不是很壮,但肩膀就是很宽。”



        

北原南风突然道:“你口水好像沾我衣服上了。”



        

“才没有!”



        

夏目美绪猛地抬起头来,脸蛋微红,但已经恢复了冷静。



        

“不过说实话,挺奇妙的,总感觉你再次回来,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之前你可是完全不跟我说话的来着,现在却可以一本正经地说心不心动这样感觉是骚扰的话。”



        

北原南风惊奇道:“这就骚扰了?”



        

“我是不在意啦,但面对别的女孩子最好还是不要说这样的话,虽然话是没什么问题,但按照你的名声,绝对,会被当成骚扰的。



        

夏目美绪的手指划过北原南风的肩胛骨,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心动了吗?”



        

“倒是还没到心动的程度啦。”夏目美绪移开手,拉开北原南风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啧。”



        

“没办法啦。”



        

夏目美绪半倚靠在他身上,将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笑道:“对人的第一印象啊,风评啊之类的。能决定很多东西,我会这么想也不奇怪。现在不会这么想了,虽然你在学校的风评还是那么糟糕,糟糕到让人担心浴室安全的程度。”



        

就连我,在阿姨刚嫁过来的那段时间,都怀疑你会偷看别人洗澡……”



        

“?”北原南风瞪大眼睛,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果咩!”夏目美绪双手合十,十分诚恳地道歉。



        

“小气……不过看在你今晚让我那么开心的份上,算了。”



        

夏目美绪说起今晚,脸上又忍不住浮现出笑意,她离开北原南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十一点了,差不多该睡了吧,明天你不是要跟我一起去学校吗?虽然我不认为你有那个毅力,但既然都跟我说了,那好歹在义妹面前做做样子,坚持个一天。”



        

“嗯。”北原南风懒得反驳她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喝光了杯中的茶水,站起身来。



        

北原南风面无表情道:“那我真的谢谢你啊。”



        

“总感觉你在骂人。”



        

“你感觉很敏锐。”



        

第二天。



        

结束掉一天的学校生活后。



        

北原南风便继续去找工作了。



        

“那么,晚安……义兄。”



        

夏目美绪往前一步,来到站起身来的北原南风身前,仰望着他,笑着道了一声晚安。



        

……



        

……



        

“可能晚点回来……诶,这是去了哪里啊,这晚饭怎么办。”



        

刚结束了社团活动的夏目美绪看着手机上,北原南风发过来的信息,小声抱怨了一句。



        

虽然昨天出师不利,还被夏目美绪嘲笑了一顿……但他觉得自己有手有脚还身高马大,怎么……也不可能说找不到工作吧?



        

反正北原南风不信。



        

这次他打算把找工作的范围扩大一点。



        

正在给北原南风发信息,让他记得好好吃晚饭的夏目美绪抬起头,冲好友翻了个白眼。



        

好友惊讶道:“诶!?你老哥?你还关心他吃不吃饭?我家那坨,别说吃饭了,可能死了我都不知道。”



        

“那么绝情啊……还有什么叫一坨?”



        

“美绪,谁啊,男朋友?”



        

同社团的好友看她这样,有些好奇,仰头看了眼她的手机。



        

“我兄长啦……你们怎么都这样问,恋爱脑也要有个限度啊。”



        

好友挤眉弄眼:“所以美绪,你不会是兄控吧?你老哥很帅?要不介绍给我认识?”



        

“你要死了。”



        

夏目美绪脸蛋微红,也不好意思发信息了,直接追杀好友。



        

“胖啊,恶心死了。”



        

“诶……”



        

“说到底哪个高中女生会管家里的哥哥吃饭没有啊。”



        

夏目美绪的好友去往了另一个方向,她在远处,告别的同时,还不忘调侃夏目美绪。



        

夏目美绪没搭理她,只是摆了摆手。



        

然后,便也转身离开了。



        

两个JK。



        

打闹了一路。



        

“呼……那明天见,美绪,记得拍张你兄长的照片给我啊。”



        

看到发送成功的字样。



        

夏目美绪笑了笑,眺望不远的家,正期待着回信时。



        

叮。



        

“记得好好吃晚饭,还有,不要再把别人的门框撞坏了……”



        

夏目美绪提了提肩膀上的挎包,重新掏出手机,一边轻声念着自己想要说的话,一边码着刚刚未写完的信息。



        

然后,点击发送。



        

一个穿着巫女服的轻熟女,两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熟人’。



        

夏目美绪笑容收敛,慢慢停下了脚步。



        

“你好啊,美女。”轻浮青年扬了扬手。



        

一声脆响。



        

‘刻’以她为基点,瞬间展开。



        

三个人出现在了她身前。



        

挡在她面前的三人,其中轻熟女模样的巫女也开口了。



        

她扶着额头,似乎有些失望。



        

“这不是一个人吗?枉我还费尽心思埋伏,她那个所谓的义兄呢?”



        

夏目美绪没搭理他。



        

她低头看了眼手机,轻声道:“果然没有信号,我早就想说这种情况根本打不通电话,但好歹给我看完回信啊,我还挺希望看到义兄恼羞成怒的……”



        

与此同时。



        

夏目美绪这时候也放下了手机,深吸口气,看向了面前的三人……



        

噗。



        

两人目光相交的瞬间。



        

“估计不是一起回来的吧。”社畜大叔点了根烟,吞云吐雾起来,“上次应该也是意外,他是被强行拉进‘刻’里面的,不用管他了。”



        

“行吧。”



        

巫女放下扶着额头的手,看向夏目美绪。



        

喷洒出去的血液,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少女,这是我教你的人生第一课,也是最后一课,那就是不要在敌人面前,放松警惕。”



        

一杯胁差,没入她的侧腹。



        

巫女突进到了她的眼前。



        

夏目美绪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



        

巫女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握着胁差刀柄,缓缓扭动了起来。



        

表情冷漠又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