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黑海舰娘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无言之战
夜间

第二百六十五章 无言之战

        

“这位姐姐,你还撑得住么?”鱼雷重新装填完毕,雪风立刻就将面前围上来的几个舰娘全部击退,转身回到欧根亲王身边。



        

欧根轻轻摇了摇头,朝着雪风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远处战列舰的炮弹就如期而至。



        

“不行,后方的压力太大了。”听到身后的炮声,朱诺皱了皱眉,回头朝提尔比茨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么?”提尔比茨看了眼自己肩上昏迷的俾斯麦,咬了咬牙。



        

“让舰载机多照顾一下后方的追兵吧。”



        

“那我们前面的怎么办?”



        

“只能硬闯了!”



        

“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很有感觉么?”圣地亚哥笑了笑,低头从口袋中拿出两个耳机带上给子戴上,怀里的mp3直接开始放音乐:“feel有了,我准备好了,你呢?”



        

“你在问一个亚特兰大有没有准备好大闹一场?”



        

“你不说我都忘了你也是一个亚特兰大了。”



        

“要帮忙么?”一旁,圣地亚哥缓缓靠了过来。 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org



        

这位檀香山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艺术家此刻似乎终于睡醒了,睁开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你要帮忙?”朱诺一愣,飞快地打量了一样圣地亚哥:“不像你啊。”



        

但事实上真是如此么?



        

两个西装暴徒不知道从哪掏出了她们的黑色礼帽,十分潇洒的扯了扯自己领口的黑色领带,将领口扯开,露出一小块锁骨,然后十分飒爽地站成一排,似乎正准备干一票大的。



        

暴徒到哪里都是暴徒,即使外表再怎么像正常人,内心深重永远都是无法抑制的破坏欲。



        

“谁说不是呢?原来你也是亚特兰大啊。”朱诺笑了笑。



        

比起亚特兰大和圣胡安,朱诺和圣地亚哥真的算是最不“亚特兰大”的两个亚特兰大了。



        

两姐妹平时在港区,一个负责管理仓库,严禁认真,做事一丝不苟。一个负责吃饱睡睡饱吃,然后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干些别人不能理解的事情。这么一看,她们确实比她们的姐姐和妹妹正常太多了,也太不亚特兰大了。



        

“可是没人能冲破她们的炮火!”



        

“让战列舰上去!”



        

“我们再上了!”



        

十六门主炮,三十二根炮管,两个人站在一起,顿时就是正片战场中最为耀眼的中心,就仿佛烟花的中心,向外释放着夺命的美丽。



        

“不行,火力太猛了!”面对这两个突然离开阵型,突入己方的暴徒,人类舰娘根本难以抵挡。



        

“挡不住也得挡住,她们没有了空中支援,只是负隅顽抗!”



        

刚才的炮击,朱诺踩着圣地亚哥垫在膝盖上的双手,原地跃起躲过了炮风,被圣地亚哥高高的抛在了空中。



        

而被战列舰主炮正面命中的圣地亚哥则锵锵踉跄了两步,但是第一时间伸手抓住了自己姐姐的手,一把就把朱诺当做炮弹摔在了自己面前的战列舰身上。



        

空中,朱诺转身,黑色的风衣衣摆之下,八枚鱼雷应声而出,在三个战列舰惊恐的目光中当场引爆。



        

三个战列舰并肩,硬顶着朱诺和圣地亚哥的炮火冲到二人面前,直接将自己的主炮朝这两个人脸上塞了上去,开炮,一气呵成。



        

炮风卷起,黑色的硝烟顿时淹没了她们的身影,但是下一刻,巨大的黑色烟雾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横空挥散。



        

朱诺的身子立于空中,圣地亚哥在下方牵着她的手。



        

当时还是亚特兰大自己刚刚摸索,第一次用于实战。而半年后,亚特兰大的妹妹们,已经可以将这种战斗方式运用的炉火纯青。



        

飞快的手脚上下翻飞,转身回旋踢的功夫,身后的主炮能朝自己的目标进行一轮六门主炮的齐射。



        

歪头躲过炮击,抬手扛起舰娘的舰炮,一脚揣在她的肚子上,身后的舰炮有四门可以进行攻击。



        

水柱冲散了所有的硝烟,两艘亚特兰大继续冲在最前线,和一众人类舰娘拉近交战距离,开始肉身搏斗。



        

半年前,亚特兰大在百慕大曾经展现过一种战斗方式。



        

用跟提尔比茨学来的格斗术和人进行近身缠斗,同时身后的主炮跟着自己的行动,不断进行炮击补充伤害或者只是攻击脚下的海面,创造混乱。



        

夕立回头看了提尔比茨一眼,脚下加速,也跟着冲了上去。



        

少女明亮的眼睛看着远方逐渐密集的人群,人群也注意到了这个有些怯懦的小姑娘,但是没人会因为她是小姑娘就掉以轻心。



        

任何胆敢轻视黑海的舰娘都已经在战场上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们作为侥幸活下来的幸存者,没人会犯这种错误。



        

三个舰娘同时攻来,自己双手一边一个撑住挡住炮击,一击头槌砸在面前那个舰娘头上,舰装上又有两门主炮可以同时开炮。



        

剽悍到极点的战斗风格,以及见缝插针的炮击,顿时让救援小队的前方竟然有了一丝丝破局的曙光。两个一身黑衣的少女在黑色的大海上舞动,举手投足间甚至可以看见她们身上渗出的黑色血液。



        

只是凭这些还不够,只凭这些还不够!



        

凌波和拉菲是什么样子齐开不清楚,但是拉菲的样子齐开清楚。



        

猩红的血色充斥眼眸,清澈稚嫩的容颜上,怯懦开始褪去,疯狂逐渐蔓延。



        

“小心,这个驱逐舰有些问题。”



        

夕立同样也是。



        

齐开到现在也不理解夕立的情况,她到底是双重人格还是战斗时才是她真实的样子?齐开不清楚,但有一点齐开知道,那就是当夕立开始认真战斗时,这个小姑娘就会展现出檀香山最具攻击性的一面。



        

所罗门的疯犬。作为军迷口中所罗门海的三大传说,和所罗门的战神凌波凌斩仙,所罗门的噩梦拉菲齐名,是在那场错综复杂的战局中,最为出众的三个明星。



        

而面对黑海驱逐舰,一般的驱逐舰可能不是很好,但是用巡洋舰来应对再好不过了。



        

这些舰娘是这样想的。



        

但是下一刻,夕立就宛如恶鬼般,直接落在了一个巡洋舰舰娘的身上,朝着周边其他舰娘露出诡异的笑容。



        

“是夕立,当初哈瓦那屠杀的那个始作俑者。”



        

“注意她的鱼雷!”



        

人类舰娘纷乱的重新开始汇聚,只是战列舰都被朱诺和圣地亚哥吸引走了,此刻能调集来的只有一些驱逐舰和巡洋舰。



        

“杀了她!”眼看好友在自己面前被杀,周围的舰娘齐齐发出一声喊叫,举起主炮朝夕立射击。



        

炮口火焰绽放,夕立竟然灵巧的像是没有骨骼一般在众人面前舞动。



        

她隐藏了自己的舰装,用最小的体积在一众舰娘的围攻下华丽的跳着华尔兹,较小的身体在海面上舞动,炮弹落海,掀起巨大的浪花,夕立就随着浪花在空中翻滚,旋转着躲过剩下的炮弹。



        

没人知道这个丫头是怎么跳到那个舰娘肩膀上的,但是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在那里了,像是野兽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一般,死死地盯着其他舰娘。



        

“你这个...黑海杂碎!”夕立脚下的舰娘一愣,猛地转动身体,想要将夕立摔下去。然而夕立却好像一个灵活的蝴蝶一般,双手抓住那名舰娘的人头,身子在空中逆着舰娘甩动身体的方向一扭,顿时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的声响。



        

所有人都怔在原地,而夕立却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般,安静的立在那名舰娘漂浮在海上的尸体上,眼瞳中的红色更甚。



        

“抓住了!”舰娘欣喜地笑着,手臂一拉忽然发现那脚踝的感觉不对,当将手中的东西从水幕中全部拉出来,那舰娘才发觉哪里不对。



        

那并不是夕立的脚踝,那是战场上不知道哪个舰娘的脚踝,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夕立带在了身上,不知道怎么地塞到了她的手里。



        

舰娘一惊,本能的将那断脚扔掉,忽然就看到面前的水幕中隐隐约约有一个扭曲的笑脸。



        

“打不中她!”



        

“抓住她,靠近射击!”



        

夕立空中的身子一顿,一名舰娘在众人说话前就已经做出行动,隐藏在战友的炮弹中,隔着一道水幕抓住了夕立的脚踝。



        

只是之前这些舰娘还没有在意,但是当水幕中传来人类舰娘的尖叫声时,她们才意识到情况不妙。



        

那两个亚特兰大在有意识的用炮击制造混乱!



        

“大家都不要慌!靠在一起!靠在一起!”混乱中,有个驱逐舰小姑娘喊道。



        

炮弹爆炸结束,溅起的浪花也缓缓落下,夕立腥红的眸子满眼笑意的看着那个舰娘。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边的炮弹开始变多,远方机关枪一样的朱诺和圣地亚哥还在不要钱似的随便乱扔炮弹,甚至有些炮弹根本就不是再瞄着人,就这么毫无意义的落在了这边。



        

“没事,没事!”小姑娘说着,脚下加速,拨开水幕的一瞬间却愣在了那里。



        

“啊,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夕立笑着将脚下一个舰娘踢进海里,腥红的眸子盯住眼前重新出现的舰娘,嘿嘿笑了笑。



        

小姑娘张了张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眼看夕立朝自己冲了过来,身体却因为恐惧根本动弹不得。



        

“我,我在这里,你在哪?”顿时,立刻就有一个舰娘在另一边回应道。



        

驱逐舰小姑娘一喜:“你别动,我去找你!”



        

“好!”那舰娘的声音顿了顿:“你,你快点,我,我感觉她好像就在我身边!”



        

“不要慌张,抓紧我!”巡洋舰刚一说完,就听到水幕中又有声音传来。



        

两名人类舰娘警惕的回过身,但是看水幕中影子的大小,应该并不是夕立。



        

“是自己人么.....”看着那成年女性大小的影子,巡洋舰舰娘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但自己刚想说什么就发现那影子大小不对。



        

她并不是那些提督早已老死的舰娘。她才刚诞生几年,并没有足够的战斗经验,面对这种情况,她当场就已经身子僵硬,身体别说移动了,就连大脑都已经停摆了。



        

“愣着干什么?动起来!”突然,另一边的水幕中,一个老练的巡洋舰舰娘冲了出来,用肩膀撞飞了夕立,拉起那名驱逐舰扯到自己身后,然后就朝夕立消失的方向连续开炮。



        

小姑娘一愣,仿佛才记起来要呼吸一般,剧烈的喘息着:“对,对不起......”



        

那不像是一个人的影子...怎么像是两个人的...两个人?



        

然后,背负着俾斯麦的提尔比茨就快速的冲出了水幕。目光扫过这两名舰娘,提尔比茨眉毛一抖,八门主炮就直接开火。



        

黑海战列舰可怕的炮击,瞬间就落在了这两名舰娘身上,在海面上重新炸开一朵璀璨的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