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嫡女风华腹黑将军 > 第八十一章:落马
夜间

第八十一章:落马

        

马头被柳清清用力拉起,免了撞到人的悲剧,可那马儿那是这样就被控制住的,柳清清一个没抓住,就被马给甩出去了。



        

在被甩出去的一瞬间柳清清满脑子都想着,完了!这摔下去,能活着也半身不遂了!



        

紫云本来就在想办法控制那发狂的马,可那发狂的马儿跑的太快,等她没追上就看到柳清清已经被甩出去。



        

紫云也紧张了,赶紧去接,可这距离太远她根本就接不到!



        

不过柳清清闭着眼不敢看,可她身子底下怎么还软软的?



        

“你还不赶紧起来,疼死小姐了!”



        

柳清清定眼一看,这不还是个熟人嘛,话说她和这陈婉儿还真是有缘,每次出门两个人都能遇见。



        

陈婉儿的丫头也反应过来了,赶紧去扶自家小姐。紫云也赶了过来,上下打量柳清清,直到没看到她身上有伤口才松了一口气。



        

这还是撞到人了,而且人家还给自己做了垫背的了!柳清清赶紧起来,去拉被自己给殃及的人。



        

“陈小姐?”



        

其实刚才柳清清飞过来的时候,陈婉儿是带着披风的。 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org



        

这入秋的风冷,披风便做的十分厚实,再加上这马场上尊贵人物颇多,地上都是用松软的沙子铺了一层。



        

柳清清被马甩下来由陈婉儿垫了一下子,她只是略微有点狼狈,但没受什么伤。就是不知道陈婉儿有没有被自己给压出点伤来?



        

“陈小姐,你有没有怎么样,哪受伤了没有?快,快,咱们现在就去看大夫吧?”



        

不过陈婉儿身边的丫头还是有点后怕,担心的说:“小姐咱们还是回去看看大夫吧,万一出点什么事,我怎么跟夫人交代啊!”



        

“哎呀,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这么点小事就别告诉我母亲了。”



        

这地上少了尖锐的东西,在加上披风厚实,所以陈婉儿也就被撞的有点疼,实际到没受什么伤。



        

陈婉儿检查了检查自己,并没有受伤,“不用不用,我没事,不用看大夫。”



        

还真是柳清清和陈婉儿两个人福大命大,并没有什么事。



        

这边陈夫人一听见自己那个宝贝闺女出事了,立马就过来。看到自己闺女正在看大夫,过来拉着她闺女的手就说:“怎么样啊,这是哪受伤了?”



        

这件事是柳清清的责任,陈婉儿这次可是救了自己一命,所以柳清清还是拉着陈婉儿去看大夫了。



        

为了防止她自己可能也受了内伤,也顺便让大夫看了看。



        

现在看到她居然受伤了,连忙拉着她来回看。确定她是真的没受伤才松了口气。



        

陈夫人无奈的点着陈婉儿的额头,“你呀,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哎呀母亲,我没事,也没有受伤。”



        

陈夫人就这么一个闺女,经过上次一事,对她的这个闺女更心疼了。



        

“这位小姐是?”,柳清清并不常参加什么夫人们的宴会,陈夫人对她还真是没有印象。



        

“母亲,这是程家将军新娶的那位夫人。”



        

“哎呀,母亲…”



        

“不好意思,陈夫人”,柳清清觉得自己这作为始作俑者应该说句话,“陈小姐是被我给连累了,这马突然发狂,陈小姐还救了我一命。”



        

陈夫人的脸色不咸不淡,柳清清知道是自己差点伤到了陈婉儿,陈夫人有些不悦。



        

不过这也确实是她错,“马儿发狂伤到陈小姐,是我考虑不周,我让人备了些薄礼给陈小姐压压惊,还请陈夫人能谅解。”



        

陈婉儿是认识柳清清的,毕竟她也算曾帮自己解过围,这次自己也是故意想救她的。



        

这程将军怕是也只有陛下眼前那位红人了,“哦,原来是程夫人。”



        

是她看见柳清清的马发了狂就跟过去看看,正好就看见他被马甩了出来。自己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居然上去给她做了垫背,也算是还了上次她替自己解围的人情了。



        

“程夫人不必多礼了,我并无大碍。”



        

陈夫人就算知道了柳清清的身份,也还是冷着脸“嗯”了一声。



        

陈婉儿知道自家母亲在自己的事情上就是寸步不行,可这次也不全是柳清清的错。



        

柳清清这次出事,紫云十分愧疚,是她没有能够好好保护柳清清。



        

“在马身上发现了针眼,应该是那个突然冲出来的小厮做的。我去的时候,那个小厮已经找不到人了。”



        

人家母女还要说话,柳清清一个外人该说的都说了,她也就离开了。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呢。



        

出了陈家的帐篷,柳清清问紫云:“这是怎么回事?”



        

“对了,紫华呢,你找到她没有?”



        

“找到了,她被人迷晕了,我已经把她送回了帐篷。”



        

说罢还给柳清清跪了下来,“是我保护不周,还请夫人降罪。”



        

转头一看这怎么还跪下了,柳清清赶紧把紫云扶起来,“降什么罪,这又不是你做的,你跪什么?”



        

柳清清可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白白吃亏的人,苏莹雪想害她,她总也会还回去的。



        

好好骑马心情就被她们给破坏,现在只能闷闷不乐的回她的帐篷的去了。柳清清低着头,突然面前有阴影。



        

现在这情况,柳清清不用猜,都知道是那个苏莹雪做的。柳清清本来觉得那丫头只是个嚣张跋扈的,没想到还挺狠毒。



        

让她从马上摔下来,这是想让她摔死或摔残,好给嘉诚郡主腾地儿吗?!



        

程凌煜没有回答柳清清的问题,而是重复那句话,“受伤了?”



        

她在马场坠马所有人都看见了,程凌煜自然会知道。柳清清赶紧笑着说:“没有受伤,将军不用特意为了我再耽误了巡逻。”



        

“受伤了?”



        

抬起头一看,“将军怎么在这儿?没有去巡逻?”



        

程凌煜:“嗯。”



        

这是啥意思,她都说没事了,程凌煜也没走,而且和她一起回帐篷。



        

等把她送回帐篷后,程凌煜留下一瓶药膏,嘱咐让她涂上才离开。



        

拿过这瓶药膏,柳清清才发现自己手上有些瘀痕。没想到程凌煜一个将军还听细心的。



        

其实她不只这手上一出瘀痕,大夫是男的并不方便查看,她在帐篷让紫华帮她一看,后背胳膊都有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