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突然到了末世我该怎么办 > 第二十章寄生失败
夜间

第二十章寄生失败

        

狗丧尸将婴儿丧尸抱回灯塔的时候,小丧尸已经快不行了。



        

呜呜咽咽,扭动着身躯挣脱狗丧尸的怀抱,想要飞起来却因为翅膀折了又一次摔在了地上。



        

灯塔的顶端不像上一次那样,有那么一大滩肉在那里堆着。现在的灯塔空空荡荡的,小丧尸抬着头,朝着灯塔的阴影处咿咿呀呀,不一会儿从阴影中走出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妩媚多情,除了碧绿的眼睛,其他与常人相比也并无不同。



        

那女人缓缓走向小丧尸,低头将他捡了起来,看向他的心口,发现心石不见了,后又将小丧尸揽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可是她说的话却跟这温柔的动作完全不沾边。



        

狗丧尸匍匐在地,低低应了声“是。”



        

——



        

五月四号晚,许多省市的保护区都遭到了规模不同的丧尸围城袭击。有的保护区被丧尸屠杀,全保护区的人类全部变成了丧尸。而有的保护区则依赖于异能者的力量,抵挡住了围城攻击,并且初步了解到了丧尸中的变异丧尸。



        

“心石交出去了,寄生却失败了,把自己整成这副模样,你可真是废物!”



        

小丧尸非常委屈,忍不住反驳,“是因为…另一个人…卜普…甩出去!”



        

那女人美的像是画皮,但美貌并不能永恒,更何况这张皮囊是她撕下来玩耍的,过几天腐烂了就不能用了,就会恢复之前一堆腐肉的状态。女人抱着小丧尸走到狗丧尸面前,吩咐他,“过几天四处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类异能者,杀几个,取几块心石回来,给卜普用。”



        

“萨尔维亚”病毒只作用于人,因此丧尸化只存在于人类当中。丧尸不会水,是以用海运寻求物资更加安全。 首发网址https://m.51kanshu.org



        

下午四点出头,两人下船。



        

范羽询问了江然的意思,江然想两人先分开,她自己先回家去看看家人,范羽敛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对江然说,“如果有什么意外,你没有地方去,你可以直接去我们的军团。”



        

五月五日,W市应要求开放海港,自病毒爆发以来海运首次通航,加速物资的转运,创造了更多的生存条件,一时间奔赴W市的普通民众和异能者尤其多。



        

五月五日上午十点三十分,范羽终于等到江然苏醒,将复通海运航线,可以走海路回W市的消息告诉了她。



        

两人下午就登上了去往W市的船。



        

范羽说过,他的军团叫做雨起,出自“泥潭白骨不见光,高座珍馐遭鼠藏。慈天落雨冲污血,总有义起开辉煌。”



        

江然当时眨了眨眼,问他是什么时候开始集结同伴经营这个军团的,毕竟看着来接他的那些人个个看上去都不是普通人,都带着一种血性,而且数量真的不少,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召集起来的。范羽低了低眉眼,没有让江然看到眼底的疯狂,和她说到,是从知道普通民众没有权利得到抗病毒药剂的时候。



        

也就是只有一个月左右…



        

江然点头表示知道了。



        

两人离开港口保护区后,发现港口外乌乌压压全是身穿黑色劲装的男男女女。江然吓了一跳,却见那些人领头的几个向范羽跑过来,恭恭敬敬的嘘寒问暖,范羽脸色不耐,并没有搭理,也没有阻止。



        

江然明白了,这就是范羽说的“军团”,独立于司令军的军团。



        

答案是八个,还说昨天晚上又新加入了一个,也就是九个。



        

范羽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吩咐手下让昨天加入的那个人去演武场等他,手下有些担心,怕老大和那小子打起来,那小子没轻没重的,真的把老大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毕竟那是真的伤害极高,攻击力极强的异能者。



        

范羽拍了拍手下的肩膀,让她宽心,和他说了一句,“我们基地一共有十个异能者。”



        

有那么多不愿意效力司令军的人还可以理解,但是他们为什么愿意心甘情愿的跟着范羽伏低做小,江然真的想不明白。或许这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并没有深入的了解过,或许是范羽并没有对江然展示出来的这一面。



        

江然偷偷打量了他一眼,心中不自觉的闪过一句话——时势造英雄。



        

江然离开后范羽的手下一边引着范羽回基地一边向他汇报他不在的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范羽着重问了一下,他们基地保住了多少异能者。



        

————



        

雨起军团在港口聚集的消息自然传到了李海东的耳朵里,他第一次见范羽的时候,范羽还是个十五六的小毛孩,他的父亲是李海东属下的属下,在一次酒会上偶然碰到。李海东已经不记得范羽的父亲当时对自己谄媚的脸,却到现在还记得年纪轻轻的范羽梗着脖子红着眼睛,将拳头捏的咔咔响,就是不抬头看一眼李海东,也自然没有说他父亲给了他一巴掌他也没有说出口的恭维的话,他甚至嘴都没有,张开一下。



        

李海东当年只认为这个少年是看不惯他父亲的懦弱虚伪,可到现在想想那小子绝对是天生反骨。



        

手下反应了一会儿,猛地看向他们老大,又傻乎乎的欢呼起来。



        

范羽又跟另一个属下吩咐道立刻开始招揽其他异能者,自愿加入军团的,待遇优厚,并且军团可以给家属可以提供庇佑。



        

要知道,自雨起军团基地建立以来,待遇本来就比司令军高。得到雨起的庇佑,几乎等于雨起不破,那就是免死金牌。



        

现在他也没有办法直接和范羽起冲突,范羽的视力在不知不觉中迅速的扩大,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团体。甚至他借着乱世的东风,不但自己偷偷买卖军火,还将这些本来放不到明面的交易,堂堂正正地摆了出来。



        

可是他得到的消息中,和范羽一起的,还有一个小姑娘。范羽是他在W市的眼中钉,肉中刺,现在只是苦于不敢硬碰硬,但是找点小麻烦,让他不痛快也是好的。



        

于是他便差人开始寻找这位和范羽一起下船的女孩子。也不管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到底是如何,宁可错杀一万,不能放过一个。



        

李海东想独吞W市这个大蛋糕,除了他要搞定司令军这边的上级,另外最大的障碍就是势力基本和他持平的范羽。



        

很快,他下面的人就从一个叫陈语琪的女孩那里知道了他要找的这个女孩的消息——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