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九州幕府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赏诗会
夜间

第三百二十七章 赏诗会

        

,九州幕府



        

“杨素久在军中,关东各军,十六卫府兵,很多他的亲信,现在朕将他调离军卫,专心政务,再以杨家子嗣削弱他在老军伍心中的份量,再处置此獠,就事半功倍了。”



        

圣人满脸阴沉,哪还是那个大兴城外,和杨素牵手入城的爽朗君王?他看见一旁的裴蕴欲言又止,不耐烦的拍了拍手,横了他一眼。



        

裴蕴最知道眼前君王的性子,知道杨广最没有耐心,连忙言道“有件小事,还望圣人知晓,我城内暗卫发觉,禅宗第一人达摩芨多和道家茅山一派的掌教,今日都来到了此城中,汇聚在唐国公府,恐怕有大的举动。’



        

虞世基说完此话,看了一眼一旁的宇文述,上大将军微微一笑,裴蕴知道事情没有如此简单,看看宇文述和虞世基有了默契,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想了想,此事可能还是要在太子那里提点一下,他自然也有门路,佛道顶级强者颇像是对着太子的好兄弟,工部司的员外郎而去的。



        

第二日一早,司马九便陪着妹妹一起前往唐国公府了,他肯进入李家,其实是对李建成的信任,毕竟两人一起,在天池医庄和并州并肩死战过。



        

唐国公府在西坊,李建成一早就站在府门口,等待司马九兄妹,昨日下了一晚上的大雪,今天的天气还是阴沉的可怕,都说雪是越下天色越亮,今年大兴城最大的一场雪,却下的天像锅底一般。



        

杨广听了他的话,重重的哼了一声,扫了一眼宇文述。“此等江湖人士,就是天下一等的刺客,一等的死士,可是李渊和独孤老太,要对何人下手?”



        

裴蕴听了他的话,连连以头触地,表示自己并不知晓,一旁的虞世基却是开腔了,他官位不显,和哥哥虞世南控制着独立于星网的朝廷另一股暗探,通直郎,内史舍人官位不高,却是天子亲信,手下暗探鸦儿郎,神出鬼没控制着大兴城朝堂和民间的一切异动。



        

“禅宗和道家来此,想来和年后的百家大会有关,李阀向来喜欢结交江湖人士,却是没有什么别的异动,我的儿郎在唐国公府多有布置,此事一定帮圣人监督。”



        

宇文家族一时间势头强劲,李建成看到宇文兄弟二人,连忙行礼,宇文艳也拉着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子来到了李大的面前。 首发网址https://m.51kanshu.org



        

“此女是我宇文家二叔的女儿,算是我的侄女,叫做宇文清扬,建成,清扬可是文采绝佳的美女啊,今天你帮我好好照顾她,看看能不能流出一些传世的名句。”



        

宇文艳是李渊的内宠,宇文士及和宇文智及,便名义上是建成的长辈,她用叮嘱的语气和李大说话,李建成不禁暗自皱眉,看着眼前女子,宇文清扬名字清雅,脸却和胡饼一般,仔细看上面还有颗颗芝麻,自己陪着此女会文一日,不如去幽州和突厥人厮杀一天。



        

独孤老太太放出去的讯息,其实就是在为李建成选妻制造氛围了,李家的嫡子正妻,大兴城那么多勋贵,谁不暗中惦记,今日一早,就有很多女子在家中父兄的护卫下,来唐国公府赏雪会文。



        

李建成站在门口,对着无数明眸浅笑的女郎微笑致意,脸颊两边的肌肉都有些酸了,他等了一会,却等来了宇文家的大车,两对男女从车上跳了下来,一个女的是父亲爱重的宇文艳,两个男子却是宇文士及和宇文智及兄弟。



        

现在宇文述权倾朝野,被人偷偷叫做杨素第二,宇文化及更是大兴城城卫的统领,虽然十六卫不会听命于他,但是城墙守备等的护军,都由宇文化及节制。



        

李建成走到司马九兄妹边说个不停,和刚才面对宇文一族的羞涩腼腆宛若两人,宇文士及和宇文艳见过司马九的手段,倒是不奇怪,宇文智及的眉毛,一下子压了下来。



        

他其实和宇文士及和妹妹宇文艳不是一路,一向和李阀往来不多,不过他为人阴沉,最看重门阀高低,李建成的做为,不小心的触到了他的痛处。



        

王珪也在建成身后,看见宇文智及的脸色,马上迎上前来,带着宇文家的男女入府,宇文智及看见李建成还在和司马九兄妹说话,冷笑了一声,扫了工部司员外郎一眼,径直带着家中人进去了。



        

李大心中暗骂,看着唐国公府前的街道,忽然眼中一亮,司马若华不施粉黛,也不坐车,和司马九并骑沿着街道而来,若华穿着黑色的貂毛大氅,眉毛斜挑,看着英武至极。



        

李建成对着宇文兄弟尴尬的一笑,慢慢走向司马兄妹,背后冯立和元丰早就冲出,扶着兄妹下马。



        

“好个小九,今天才知道我们李家的府门往哪里开的吧?早就在此地等你了,你怎么才来,若华,今日真是飒爽英姿啊。”



        

庭院,假山,一座座的楼阁,都围绕着一座大湖兴建,这就是唐国公府的前院,很多女子现在已经三五一群的开始欣赏雪中的湖景了,司马九看着有趣,随着李建成来到不远处的一处小榭观景。



        

司马九向着朋友打趣,李建成无奈摇头,司马若华看他的脸色,捂嘴笑了一下,五人一起入府去了。



        

唐国公府的奢华,和宇文述府中的大气不同,宇文述的府邸,是大兴城的权贵中占地最广的,唐国公府不算很大,但是里面陈设巧妙奢华,构造复杂,有些模仿南陈的建筑风格。



        

“建成,你的客人不高兴了,你别老围着我妹妹转啊。我看刚才你的小娘身边,那个女子看你可是脉脉含情的。”



        

“都是奶奶出的主意,咱们现在这里待一会吹风,一会戊时一刻,大家就去中殿吟诵些观景的诗句,奶奶和母亲都在中殿,听着诗句大家吃东西赏析,再由几人评判,其实无趣的很,就是想让你们和家中人见见面,以后也好打交道。”



        

“什么家中人,什么以后啊。”司马若华的脸,一下红了起来,少年看着妹妹害羞,不禁好笑,他心有所感,胸中莫名一悸,对着唐国公府后院的方向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