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地狱的傀儡们 > 第十八章 邂逅(2)
夜间

地狱的傀儡们

        

“阿越,那女孩是你的女朋友吗?”



        

卧室里,伍宗峻本来还在辅导着高诚越数学题,但自从见到了那名美少女后整个人都心神不定,甚至有好几次把正确的题目说成错题,思春期的少年终究是扔下了辅导的工作欲问个明白。



        

“女朋友?”高诚越闻言有些无语,虽然伍宗峻没有说是谁,但伍宗峻见到海月后整个人都变得傻傻的,高诚越想想也知道他问的人是哪位。



        

“那家伙不是我女朋友,我还是单身贵族。”高诚越如实说出暗道:这么凶的女人谁要她啊。



        

伍宗峻问了一个问题后又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把高诚越问到烦,而烦着烦着突然高诚越意识了事情的严重性,伍宗峻不会喜欢上那女吸血鬼了吧?赶忙走进洗手间问方寺觉。



        

“老方,吸血鬼和人类真的不会结果吗?”



        

“她叫什么名字?”伍宗峻把笔扔下摆出一副刨根问底的的架势。



        

“海月,大海的海,月亮的月,就这样。”高诚越不情愿的回答。



        

方寺觉接着解释,并说出了自己的经历,高诚越听闻后表情变得忧伤起来。



        

****



        

高诚越跑到了楼下的洗手间,虽然他卧室里也有洗手间,但现在还穿着一个洞,那是他与方寺觉相遇那天失控打穿的洞。 若在卧室那间问方寺觉,估计也会被看到,因此走到楼下。 首发网址https://m.51kanshu.org



        

“除非相恋中的人类一方也变成吸血鬼,否则真的不会有结果。”方寺觉也知道高诚越问他这些的原因,他也不是傻子,伍宗峻现在的模样已经说明了一切。



        

“200年了,记忆里她的模样都有些模糊了,印象中我们经常吵架,原因是她反对我当兵,但我还是去当兵了,之后我就遇到了 文森特·蓝道尔 被童话成吸血鬼。”方寺觉抹了一下眼泪。



        

“回到家后,每当夜里我们睡在同一张床时,我都昼夜难眠,我很害怕我会咬死她,她就在我旁边,她动脉里的血管让我无比煎熬,但我还是忍住了,从此我们再也没有同床。”



        

“她活了多久?”



        

“100岁。”方寺觉说着也流出了泪水,因为二人现在是一体的缘故高诚越也一样开始流泪。



        

“阿越你是不是掉进粪坑了?”



        

洗手间外传来伍宗峻的声音,看了看时间原来已经在里面待了半个小时了。



        

“过了很久,我的容貌还是依旧,她已经雪鬓霜鬟,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看着她离去,她离开前我很想把她同化,但被她拒绝了。”



        

狭窄的空间里仿佛陷入时空的缝隙。



        

回到卧室的二人没有继续学习,伍宗峻依然问着高诚越关于海月的各种问题,听着他喋喋不休的疑问,此时的高诚越没有之前那么心烦,取而代之的是忧愁。



        

看着伍宗峻现在的状态,他心想若告诉他:你们没有结果。伍宗峻听到会怎么样,他好不容易从校园暴力的阴影中走出。



        

“你眼睛怎么了。”伍宗峻看到出来后的高诚越眼见有些泛红,那不是吸血鬼的瞳孔色,而是哭泣后的色彩。



        

“眼睛有点痒,最近睡眠不好。”高诚越揉了揉眼睛,随即二人回到卧室。



        

就在忧愁之际,海月送的那台专属特殊联系电话响起,这意味罗正堂有任务给他了。



        

“罗医生吗?”高诚越接过电话说道。



        

但又担心伍宗峻陷进去,而且海月成为吸血鬼的时间只有一年,咬人时的力度稍有不慎,不但没有同化成吸血鬼,反而会死。



        

在送走伍宗峻离开自己的家后,高诚越瘫在沙发上,他陷入了进退两难。



        

罗正堂听闻此话在电话里头笑了几声道:“放心吧,你前天来我的诊所躺过病床,有的是借口能请假,也就一天而已。”



        

“我知道了,明早见。”挂掉了电话,高诚越发了个信息给伍宗峻称自己需要复诊,明日他只能自己回家。



        

“欢迎加入我的组织阿越,我听海月说你明天想拜访我,我很乐意见到你,只是时间提早了,明天早上我们就能见面,因为明天就有工作了。”电话里头罗正堂说道。



        

“明天早上?”高诚越闻言有些不解,“罗医生您应该知道我还是学生吧,我明天还要上学。”



        

“一会有个快递会送到你家,那是我送你的礼物,明天记得一定穿上,这关系到组织形象。”



        

不久还真有个快递送上门,接过了快递小哥的包裹,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件灰黑色的西装和一双皮鞋。



        

但很快那台特殊电话又响了起来。



        

“我还没说完呢孩子。”



        

一辆SUV停在了高诚越家附近,高诚越离开家后按照罗正堂的指示来到车停放的地点。



        

驾驶座上罗正堂正坐着,二人打过招呼后便启程,行驶到城市的公路,高诚越发现一辆面包车已经跟在后面很久了。



        

高诚越试着穿上,极其合身,简直是量身定制,照了照镜子后,发现自己根本不像个十五岁的孩子,如同大人一般。



        

第二天早晨。



        

“谈判,和大平区的另一个管理者。”



        

****



        

“那是我们的同僚,这次工作需要多一点人手。”罗正堂发现了高诚越的目光,解释道让他不必紧张。



        

“我们今天是去干嘛?”



        

突然身后,一个女孩拍了拍他的后背,伍宗峻转身后不敢相信自己双眼,居然是昨天的那名女孩——海月。



        

“怎么今天是一个人,阿越那混蛋呢?”



        

大平一中北门,今天的伍宗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又变回了一个人他有些不习惯。



        

啪!



        

伍宗峻有些不敢直视海月的眼睛,低着头害羞道。



        

“希望那家伙早日康复。”虽口上是关心高诚越,但此时海月的心思和目光都集中伍宗峻身上的血管里。



        

看来海月并不知道,今天高诚越被叫去执行任务。



        

“请假了,说去复诊。”



        

今天她一放学就来到了大平一中,虽然她内心极度克制想狩猎伍宗峻的欲望,但还是忍不住来到这里,以高诚越朋友的理由接近他。



        

“我叫海月,你呢?”



        

自从昨日二人对视后,海月就如同触电一般,只是一对视海月就看到了他血管里的每一滴血。他的身体里的血液像在不停的勾引着海月,伍宗峻已她被当成猎物盯上了。



        

昨晚一晚她都在疯狂控制自己的食欲,但每当抑制一会就像反弹一般的加倍她对伍宗峻的想法。



        

“恰恰相反,那混蛋的嘴很臭,其实我今天是想过来揍他。”



        

真当二人走着走着,突然眼前被一伙人拦着,那伙人中一个梳着中分的男生走了出来,来者是伍宗峻班上的混混头子——林原。



        

“伍宗峻。”伍宗峻还是不敢抬头看向对方,但此时不抬头还好,如果看到海月那贪婪的恐怖的眼神,估计都要被吓死。



        

“今天是来找阿越的吗?你跟他关系一定很不错。”



        

说着他把目光扫过了伍宗峻身旁的海月,目光从海月上下身扫过,心想:伍宗峻怎么会搭上这么漂亮的妹子。随即起了一丝邪念。



        

“这位漂亮的小姐,你不会和伍宗峻这种废物在交往吧?难道你是看上他能帮你写作业?”说完他身旁那些狗腿子跟着他哈哈大笑。



        

“伍宗峻,给你脸你还不要脸,我想和你做兄弟,你却和高诚越那怪胎混在一起。”那林原说罢点起一根烟,故意把烟吹到伍宗峻脸上。



        

“今天那怪胎不在,我倒要看看没有那怪胎,你算什么东西!”



        

嘭!



        

正当海月双手握拳想着一拳干趴眼前这白痴,却只见伍宗峻已经抓住了林原那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臂,来了个180度背负投!



        

“跟着这种废物有什么好的。”说着他把手放在了海月的肩膀上。



        

海月见此心想:这人真心在找死。



        

双拳难敌四手,虽然勉强招架了一会但很快伍宗峻便被寺人摔在了地上,殴打着。



        

“这伍宗峻,有点意思。”



        

那林原被伍宗峻一招击中后倒在地上像杀猪一般痛喊着,此时的伍宗峻下盘比之前要稳了很多,看来他真有按照高诚越的教导去训练。



        

林原的四个狗腿子见状愣在原地,那弱鸡伍宗峻没有高诚越在身旁居然还敢动手,待反应过来四个人纷纷冲了上去。



        

“来啊,仗着体格强大也许你们可以从欺凌弱小和调戏女生中找到当男人的成就感。”那海月竖起了个中指勾了勾,羞辱着他们。



        

“臭biao zi。”其中一个混混眼见自己被羞辱,还真不在乎对方是女生冲了上去。



        

那海月见此笑了笑,随即一脚踹在其中一个混混的屁股上,那混混直接飞出几米,正脸摔在地上。



        

另外三人见转,都被吓到了,这个娇小的女生居然踹飞了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



        

“这好像是柔道的招式我也来玩玩。”



        

嘭!



        

嘭!



        

只见那混混冲出去之际,伍宗峻突然站起身,抓住他的胳膊,又是一记背负投,那混混中招后也和林原一个下场,倒地像猪一样惨叫。



        

“赶紧带他们去最近的医院吧,小心伤口感染,我还可以推荐一家诊所给你,在西冠市区,就叫罗正堂卫生所,去那家诊所保证一天就康复。”



        

“拽个屁啊你。”



        

见到了伍宗峻的表现,海月也不甘示弱,迅速的冲到了一个混混身旁,抓住其胳膊,学着伍宗峻也来了一个背负投!



        

三个混混加上林原倒地不起,只剩下一人了,那最后的混混见状有些不知所措,只见海月学着刚刚林原的做法,把手搭在那混混肩膀上。



        

海月的一言一语仿佛都让那混混感到自己的自尊心被蹂躏,只见他聚起拳头冲向海月,但一秒后那混混便倒在地上。



        

“这招还真好用,谢谢你教我,伍宗峻。”



        

海月突然后头瞧了一眼伍宗峻,却发现伍宗峻正在林原那里,一拳又一拳的疯狂砸在林原的脸上。



        

“够啦!够啦!会出事的。”海月见此连忙拉开伍宗峻,只见伍宗峻停下来时,那林原趁机咬了一口伍宗峻的手指。



        

“啊!”伍宗峻痛喊了一句,而被林原咬破的手指上流出了一股鲜血,而这股血的出现让海月的双目瞬间变成了褐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