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螭缠 > 第十三章 本尊只想借点钱
夜间

螭缠

        

我坐回顾疏意身边,陆秋和师瑶也依次站到高台中央听训领奖。



        

我无比认真地看着他们所在的位置,眼神缓缓放空,沉下心神和噬魂剑争夺灵力。



        

这不是灵力的问题,而是日后人御剑还是剑驭人的问题。噬魂剑是有些邪性的,很多修士无法降伏它,便会渐渐被它侵蚀心神,而变成遵从它的意志的魔头。



        

倘是前世遇到这噬魂剑,我定然会束手无策,但如今我有着前世数十年的阅历,降伏个仙器不至于太难。



        

半晌后,噬魂剑抢夺灵力的力度减了下来,有一个意识试探着触碰了我的神识,我收到了来自噬魂剑剑灵的讯息:“好久没吃到灵力了,好饿。”



        

“以后我是你主人,只有我允许你吞噬我的灵力时你才能吞噬,记住了吗?”我用神识和剑灵交流。



        

剑灵:“记住了,只要你给我灵力吃你就是好人。”



        

我:……



        

我收了抢灵力的力道,将灵力缓缓输入噬魂剑,立刻感觉到灵力被剑灵吸收。



        

“慕绾你够了啊。”我的神识忽然被强扯了回来,顾疏意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我不悦:“怎么了?” 记住网址m.51kanshu.org



        

剑灵安分了下来,我将神识沉入剑中开始东戳戳,西看看。我忽然发觉这个剑灵还有点可爱,一个念头油然而生:要不我把剑灵当孩子养起来给我养老吧?



        

前世我教出了周子默,养大了白墨华,如今看来他们两个一个也没法给我养老送终,果然还是养只剑灵实在。



        

我苦着脸:这具身体还是太弱,神识才沉浸了一会儿就失去对时间的知觉了。



        

我干笑着转移话题:“你钓鱼钓得怎么样?钓到了吗?”



        

顾疏意的笑容有些冷:“你说呢?”



        

我一抬头,高台上只剩我和顾疏意三人了,下方的弟子也散得差不多了。



        

“拿着吧。”顾疏意哭笑不得,“反正我留着也没用。”



        

顾疏意将断妄扇往地上一扔,拉着我踏了上去,断妄扇稳稳飞向客店。



        

顾疏意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脸色一沉道:“一无所获。”



        

“那这噬魂剑就白送我了。”我扬了扬手中的噬魂剑,顿时觉得心神一片舒畅。



        

白墨华走到师瑶身边,连带着看了我几眼,眼神中说不出是什么情绪,师瑶跟在他身后上了仙辇,吞天宗的队伍便整修完毕,一队仙辇如黄昏里的烟火,飞上了天空。



        

顾疏意看着我,摇着折扇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你就这么应下了,还真打算去吞天宗?”



        

客店前的街道上,仙辇已长长地排了一串。断妄扇一落地,师瑶便面上带笑跑了过来,道:“慕绾,我和师尊先回吞天宗了,你以后要是有机会常来找我玩啊。”



        

“好啊。”我笑着应下,却知道日后的机会怕是不多了。再过三个多月,飞云试炼开启,我便要离开登仙门了。



        

我苦笑:“我若求安全,好好留在登仙门不是更安全?只是前世经历了那么些事,也倦了。况且,如今我回忆起我前世的处境,只觉得仙门百家内似乎有人容不下我,我留在仙门百家里不一定比在外头安全。”



        

“你拿了仙门大比的第一名,声名颇盛,打算如何离开?”



        

“我就随口一应,估计她转头也忘了。”我道。



        

“其实你不想留在登仙门,吞天宗倒也是个好去处。”顾疏意一本正经地分析,“如今周子默一门心思用移魂之术复活你,你这个相貌在外头乱跑着实不安全;又有人招你的魂魄,你一个人在外面指不定哪天失了魂也没人知道;如果呆在吞天宗,你的安全至少有一定保证。”



        

“你该不会已经把我卖了吧?”



        

“没有。我只是觉得,眼下这局势风云变幻,你就这么置身事外有些不负责任。”



        

我笑道:“这你不用操心,五月初五飞云试炼我会‘死’一次。况且,你也知道我声名颇盛,若是就这么去了吞天宗,不是落了登仙门的面子?”



        

顾疏意眯起了眼,笑得像只狐狸:“那倒不见得。估摸着再过些时日,太玄门和天剑门就要正式结盟了,到时候我们登仙门也可以和吞天宗结个盟,然后说你对吞噬之道感兴趣,把你送过去交流。反正仙修们都知道我收徒弟是乱收的,留不留徒弟也全凭心情。”



        

“走一步看一步吧,祸总是我惹出的,烂摊子总得我自己收拾。我去劝一劝,哪怕劝不动他放弃以人命炼道的邪术,至少也让他别再费尽心机复活我了。”这几日我一直在想周子默的事。



        

前世的后几年,我对周子默怀着的是想逃避又怀着愧疚的情绪;今生最初几天,知晓了他的所作所为,由于修为不够,我对他心存畏惧,只想逃避;但如今我已经想通了,有些事终究无法逃避,我只能去面对——也算最后为仙门百家做一些事。



        

我收了脸上的嬉笑,认真道:“我明白。在我隐居之前,我会先去魔域一趟,将周子默的事解决掉。”



        

“你想怎么解决?”



        

顾疏意自顾自上了仙辇,我就要跟在他身后上去,看到仙辇内的场景,动作不由一僵。



        

叶堪尘他怎么会在里面?



        

另一边,登仙门的队伍已经整好,弟子们陆陆续续上了仙辇。



        

“不说了,先回登仙门。”顾疏意走向队伍最首的仙辇,我默默跟在他身后。



        

叶堪尘听到顾疏意的解释,也就一抬眉毛表示认可,便继续闭目冥想了。



        

我干笑道:“我还是御剑回去吧,感觉这仙辇里忒挤。”



        

顾疏意解释道:“师弟跟我们一起回去,他嫌弟子们闹腾,就和我们乘一架仙辇。”



        

我:你就不闹腾吗?



        

剑灵在剑身里打转:“御剑是要踩在我身上吗?我觉得我有问题。”



        

我露出了和蔼的微笑:“你要学会习惯,以后要用你的地方很多。”



        

顾疏意这次倒是没拦我,我如蒙大赦地出了仙辇,祭出了刚入手捂热乎的噬魂剑。



        

我和剑灵交流道:“待会儿我御剑没问题吧?”



        

登仙门坐落在槐姜山脉间,准确地说,整个槐姜山脉都是登仙门的地盘。山脉间有折念、清衡、正心三座主峰,分别由顾疏意、叶堪尘、罗文泉三人打理,顾疏意和叶堪尘的尊名都是以主峰名来命名的,只能说当初取这名字的人当真有远见,没取个“一二三四”“甲乙丙丁”之类的名字糊弄。于槐姜山脉之外观登仙门,只觉云蒸雾绕,仙气飘飘,漫山迷障能迷行人,不知何处是登仙门山门。



        

我按着前世的记忆寻到山门,一声不响垮了进去,一个人也没有惊动。



        

剑灵:“……”



        

登仙门的仙辇起飞时,我已驾驭着噬魂剑一骑绝尘,纵然噬魂剑飞得飘飘忽忽、歪歪斜斜,我依然稳稳地站在上面。我到达登仙门时,脸已经被冷风刮得白一块红一块,但御剑到底是快,仙辇队伍被我甩在了后头。



        

前世疏懒了那么久,忽然来这么个仙门大比,也是很累人的啊。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顾疏意才到,此时我已经一觉睡醒,立在藏书楼旁的竹林吹笛。



        

过山门后不久,便到了飞云境,飞云境每年只有五月五这日开放,未开放时,整个飞云境被藤蔓笼罩,入口处潭水无波如玉。



        

我注视了飞云境半晌,没看出什么感触,便再度御剑飞回折念峰,回到西厢将自己砸在床上。



        

顾疏意立刻捂住了耳朵:“你这吹的是什么?”



        

我放下了笛子,道:“我随心而吹,只是为了锻炼自己的道心。”



        

笛子自然是仙门大比前一天晚上我闲得无聊自制的笛子,我有一大爱好便是吹笛,只是吹得磕磕绊绊、声嘶力竭,令听者流泪、闻者控诉。



        

顾疏意到时,正听见我的笛音飘扬。



        

“等你隐居之后,想练就练。”顾疏意道,“你前世倒不怎么吹笛。”



        

“前世在登仙门那会儿,我还在意在叶堪尘面前的形象,吹了也不能叫你们听到。”我将笛子收进乾坤袋,道,“如今反正我快走了,不妨随心而行。”



        

顾疏意见我放下笛子,才松开了捂着耳朵的手,叹了口气:“你这是在考验我的道心。”



        

我摸了摸面皮,打了个哈哈:“正因为吹得不好,才要练嘛。”



        

………无责任小剧场………



        

白灼:我要养剑灵了,白墨华、周子默,你俩自己玩吧。



        

“看来你是真的放下了。”顾疏意这次笑得无比真诚,“但是你也别在我折念峰上吹了,最后三个来月,你就好好休养休养,整理一下家当。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我说,你我师徒一场,只要你的要求不是太过分,我还是能接受的。”



        

我沉默了片刻,道:“真的?那你能不能先借我点钱?”



        

白墨华(委屈):姐姐不要我了吗?(悄悄拿出闷棍和麻袋)



        

周子默(眼神渐渐危险):师尊胆子越来越大了。(拿出锁仙阵和缚仙绳)



        

白灼:我这养了两个什么玩意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