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海贼王的副船长2 > 第144章
夜间

第144章

        

玲后。



        

天候异变让原本居住在玲后的贫民全都惊恐地朝着连接桥冲去,而那些在附近地区的武士也收到大蛇将军命令,立刻拿着刀枪冲到了连接桥那里,设下栅栏、路障等挡住了想离开玲后的贫民,同时,用来炸毁连接桥的炸药也在快马加鞭地送过来。



        

只想保住性命的贫民们也看出武士们的意图,立刻慌张地想要推开那些路障但却无可奈何。用结实坚固的粗壮竹竿绑起来的巨大路障将近五六米,而且还有不少结实的石头抵挡着。



        

身上已经积了不少雪的贫民们已经冷得唇色发青,但看到那高高挡在那里的路障也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命运,全都扑在那些竹制栅栏处努力地朝着另一边伸出手并绝望地大喊着:



        

“这里好冷!又没有食物!我们留在这里会死的!!”



        

………………



        

“让我们过去!玲后这里绝对被诅咒了!!”



        

“求求你们了!让我们过去吧!!”



        

“就是!你们就在玲后这里自生自灭!”,一个武士嫌弃地开口,并拍拍自己身上的雪同时低咒一声,“可恶,玲后这里绝对是撞邪了。忽然变暖又忽然忽然变冷,看来搞定这里,我需要去一下神社才行。”



        

“我也是、”,另一个武士点点头,同时抬起手里的木棍把那些贫民即将伸到面前的手到了回去,“把手收回去!别把奇怪的诅咒带了过来!””



        

然而,悲切绝望的请求并没有动容那些武士,反而让他们更加不耐烦,甚至有几个直接用刀背拍开他们伸进栅栏的手。 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org



        

“砰砰砰!!”,被他们的求救声吵得不耐烦的领队直接朝天开了几枪,略显尖锐的枪声稍微镇住了那些已经走投无路的贫民,等到稍微安静了点之后,那个领队才恶声恶气地大吼,“就是因为玲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才不能让你们这些贫民扩散到别的地方!万一把玲后的诅咒或者其他什么的带了出去怎么办?!”



        

“骗人的吧……”,看到那些已经堆放在栅栏对面的炸药,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满脸绝望地看着开始拉引线的武士们,“要把我们和玲后一起放弃吗……”



        

“呜呜呜……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一个妇女抱紧了自己瘦弱的孩子,同样绝望地哭了出来。



        

这时,骨碌碌的车轮声响了起来,很快一辆载着不少炸药的马车便被驱赶到了这里,“炸药来了!!”



        

“太好了!赶紧炸了这座桥,我们就立刻离开了!!!”,除了一小部分继续防止那些贫民推倒栅栏外,剩下的武士全都去把炸药卸下来并开始分开布置在桥上。



        

燃烧着的火把被扔到了引线上,被点燃的火线立刻快速缩短,埋在最近的火药包被引燃后立刻发生了剧烈的爆炸,“轰隆”一声巨响间不仅炸毁了不少桥面,也惊醒了呆在那里的贫民们。



        

“快逃啊!!”



        

“玲后没有任何食物可以捡…绝对会饿死的……”,又一个人跪在了堆满积雪的桥面上,苦笑着看着眼前有些灰蒙的雪花,“又或者直接冷死……”



        

这时,已经做好了准备的武士们已经全部都撤退桥的另一边,领队举起手上的火把,高高在上且得意洋洋地开口,“拜拜了,下等人们!”



        

爆破的声音不断,碎石细雪到处乱飞,不到一分钟,连接桥直接被炸毁了大半,彻底断绝了跟玲后的通路。



        

看着逃生的连接桥在眼前被炸毁,逃不掉的贫民们将近百人,全都绝望地坐在了雪地上,面如死灰地任由冰冷的雪落在身上。



        

不知道谁大吼了一声,猛地回过神的贫民立刻尖叫着掉头就逃,重新跑回去了冰天雪地的玲后,也有不少人因为饿得没有力气而逃得比较慢,导致被炸碎的石块砸伤了不少。



        

“轰隆隆!!!”



        

………………………………………………………………



        

除玲后外的其他地区,也收到了玲后被隔绝的消息,即使事不关己也忍不住人心惶惶。但是很快,解释玲后情况的小报便洒遍了每条大街小巷:



        

须臾,死寂的雪野里响起了谁满是愤恨和绝望的怒吼声:



        

“大蛇!!!!!!!!!”



        

只因为玲后十年前就发生了类似的事情,现在天气忽然变冷导致动物发狂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真正的原因,则是和之国已经在大蛇的统治下过了20年。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反抗和怀疑是没有用的,还不如他说什么大家就相信什么,这样说不定还能勉勉强强地平安过完这一生。



        

玲后的异变归因于天候的变化,而炸毁连接桥是因为玲后的猛兽因为忽然变化的天气而发起狂,为了避免那些野兽冲到其他地区伤害到其他人,大蛇便派人炸毁了连接桥,并派人驻守在那里,确保和之国的国民们的平安。



        

虽然这份小报疑点重重,但是大家却很快就接受了,甚至还有不少人对‘忧国忧民’的大蛇将军表示了感谢。



        

又有多少人还在傻傻地相信着那一则寓言呢?



        

……………………………………



        

早已经不报什么希望的国民们现在基本上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状态,不得罪大蛇才是他们唯一能够活下去的途径,而他们也已经习惯了。



        

毕竟已经20年了啊。



        

青楼宽敞的门前,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几乎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花魁美丽的照片,也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悲痛的神情,甚至有不少人还在痛苦着。



        

这里的每个人都在为花魁之死而悲伤着、痛苦着,不少人不断地举起手上绝美的花魁照片,不断声讨着这座青楼的老大,质控他下手杀害花魁的残忍:



        

几乎大家都如同默许了一般,全都假装不知道玲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还有一件大事远远重要于玲后那个荒废墓地。



        

花之都,青楼之外。



        

“就是!一定有办法救她的!为什么要杀了她啊啊!!!”



        

……………………………………



        

“狂死郎老大!你给个说法啊!为什么要杀了小紫啊!!呜呜呜!!”



        

“对啊!杀人凶手!!小紫这么美丽!有什么不能原谅的?!”



        

“真是有趣啊~~~哈哈哈哈哈哈!!!”



        

……………………………………………………………………………………………………



        

而对于楼下的吵闹,倚在二楼窗台那里的狂死郎只是表情邪戾地看着下面的闹剧,甚至扬起唇角笑得更加的放肆,“哈哈哈哈哈,真是有趣~~”



        

随后,他拿出今天的小报看了看,看到上面‘正直善良的大蛇将军为保护国民而炸毁玲后连接桥,断绝危险扩散’的报道后,脸上邪气的笑容咧得更开,加上长长的飞机头遮挡出来的阴影,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宛若鬼怪般恐怖:



        

对于这帮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所谓超新星、所谓的极恶一代,凯多只嗤之以鼻,一个两个顶着花里花俏的称号,但全都一棒子就被打趴下了。



        

而至于大蛇,也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在火祭之日之前,就随便他作秀吧。



        

鬼之岛。



        

玲后发生的巨大异变以及大蛇将军放弃玲后的决定很快就被上报到凯多的耳边,但是对于大蛇的大惊小怪,他却不屑一顾。



        

“没有,每天都很安静,晚上十点准时关掉影像田螺然后睡觉。”,烬顿了顿,迟疑了一下后才继续补充,“从她进来开始,就一直往那个牢房输送毒气,再加上封印纸和海楼石,她不可能一点异样都没有。”



        

凯多只是拿起送过来的酒坛,‘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酒后才豪迈地擦擦脸上的酒,不甚在意地开口,“别管她,也别让那些蠢货随便靠近她。还有,派人盯紧了红色石头。”



        

穿着黑色制服的烬悄然无声地出现附近,淡淡的火焰从身边缠绕而过,站在正在大口大口喝酒的凯多面前后,他便稳重地开口问道,“需要我去玲后巡查一下吗?”



        

“不用,你偶尔去瀑布周围看看那个老太婆的儿女们有什么动作。还有继续派人查找那个老太婆的踪迹,那个老不死的没有这么容易死。”,凯多‘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大口酒后,才爽快地把空了的酒瓶杂碎在地上,抬手示意手下继续把酒坛抬上来后,他才随意地问了一下还被关在鬼之岛的犯人,“魔女有什么动作吗?”



        

“是。”,烬对他点点头,然后便悄然离开了这里,准备出去巡查一下周围的湖泊后才回来继续盯着魔女。



        

而在重兵看守的牢房里,阴暗,寂静,只有天花板一处透风口正不断地喷着淡淡的白色雾气。



        

“我知道了。”,烬点点头,顿了一下后声音有些蠢蠢欲动地问道,“那要对她用刑吗?我绝对可以问出一些有用的情报。”



        

凯多喝酒顿了顿,思索了一会后只是否决了他这个建议,“别小看这个女人,烬,她的手段不输给你。还有让奎因那个笨蛋记得亲自确认草帽小子的情况。”



        

一会后她站在那个不断喷出毒雾的出风口处,微微抬头看着那茫茫的毒雾扩散后消失,随后她只是抬手拉低了一下头上的毛毯,但却没有挡住那微微上扬了些许的唇角。



        

在她正对面的智能田螺记录下这一幕,并如实传递给了监控室的人。



        

在只有一支蜡烛照明的阴暗房间里,用黑色毛毯盖在头上并遮挡住大半张脸的少女只是好心情地在布满海楼石和封印纸的房间里漫步着,戴着沉重镣铐的纤细双手时不时拉扯一下那些画满诡异符文的封印纸。



        

部署在房间各个角落的影像田螺被放置在透明的玻璃罩中,与外面的毒气隔离,田螺木讷的眼睛随着房间里的唯一货物移动着,忠实地记录着她的一举一动。



        

“我我我也是……”



        

监视画面中的女子并不知道这些海贼的想法,依旧悠闲地继续每天惯常的漫步,在抬手抓起一条挡路的封印纸后,她只是看着自己白皙手背上微微凝结则的冰晶。



        

“她又笑了!”,负责盯着监控画面的一个海贼看到那抹奇异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普通人在那间全是毒的房间里,根本活不过几个小时!但是她竟然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着!”



        

“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是个怪物,才会被关在那里!”,另一个海贼也忍不住抖了抖,下意识地远离了那七八个大屏幕,“我还是离远一点好了,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随后她只是自然地摩擦去手上的冰霜,微微启唇叹气间,浅淡的呼气便化为了几不可见的白雾,以及一声时有时无的感叹:



        

[这里,可真冷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