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权宠狂后:冷王,请和离 > 第八十四章
夜间

权宠狂后:冷王,请和离

        

容笙知道百里扶苏固执的找她,是询问锁的下落,可她没有任何关于锁的印象,只知锁在江叶寒那,要说服百里扶苏回北境,得扳倒江叶寒取回金锁了。



        

再者书房重地,百里扶苏打着找人的借口另有所谋,到时,她来不及阻止的。纵观百里扶苏志在必得的样子,她推脱不掉,随了他的意,“钥匙可以给你,你必须带上/我。”



        

“你?”容笙爽快同意的态度,远在百里扶苏意料之外,他正起身子,“容家掌家的位置,还满足不了你吗?”



        

容笙指尖磕了磕桃木桌的桌面,“这与贪念没关系,我姓容,流着容家的血脉,夺权是为了说话有份量,有能力保护容家。”



        

反讽的话,讥得百里扶苏一噎,他堪堪掩过面上的尴尬,顺势找好台阶下,“九王爷那边盯着慕容府的,我不便动手。留次机会你,让我瞧瞧你的实力。”



        

呵,实力?她要是一点实力没有,百里扶苏会在禾城饶她一命?还予以重任?百里扶苏这傲娇的臭德行,还真叫人厌嫌。容笙秀眸轻飘飘瞟了眼,应道:



        

百里扶苏半眯的眼皮,隐匿着蔑视的眸芒,他弯起唇讥笑道,“就你?刚入族谱的庶女!”容清漪都不敢大放厥词说护整个容家,她既没有官位又没有武功,哪来的底气?



        

容笙停住手上的动作,侧目而视,“你身份尊贵不一样来找我这个庶女商讨避开选妃的法子嘛?”



        

还贵人?容笙唇畔嚅动,暗暗较劲。若非百里扶苏以慕容少公子的身份接触她,她何苦顾及表哥一家受拖累,畏手畏脚的复仇呢?套长枫的话得知百里扶苏不远千里来找她,是说她骗了他的金锁……



        

骗没骗锁她没法解释,再多出子虚乌有的罪名,她找谁说理去?除了收拾江家兄妹,她最迫切达成的心愿是把百里扶苏请回北境去,她弯起细眉,笑着:“那劳烦贵人带我去酒楼先吃顿晚膳,等天黑回来我们在行动。”



        

“九王爷打着慕容府的主意,江府打着我容府的主意,你不便动手,我就方便了?从我遇见你,没碰到过好事。” 记住网址m.51kanshu.org



        

百里扶苏冷眉高挑,稍有不满的瞥向她,“表妹,这么快翻脸不认人了?要不是我暗中相助,你能顺利从禾城回来?还有,天上白掉馅饼的好事大多有坑,你是明白人,自有定数。短短一个月,你从无名庶女变成容府掌家,命运出现翻天覆地的改变,由此可见,我是你命中贵人。”



        

苍凉的月色映在百里扶苏的侧颜上,愈显冷凌。他疑惑看着身旁鬼鬼祟祟的小身板,“表妹,你在自己家做贼,闹哪样?”



        

院子里穿过一行奴仆,容笙一把拽过他,“你小声点,茂管家死活不同意把藏的那把钥匙给我,我又不能直白说‘不管你想不想给,反正我有’这话吧?”



        

百里扶苏允了她的提议,临行前,顺走了她宝贝的茶叶。



        

夜幕降临,两具黑影重叠在书房上空的枝叶间。



        

“兴许,他的示好,仅是为了活下去。”百里扶苏耳听八方,洞悉四下无人,提着容笙的后衣领,潇洒落下。



        

冷风从容笙侧脸轮廓呼啸而过,陌生又熟悉的惬意感,席卷扑来,她不记得被废掉武功后,有多久没有飞过了,这一跃,像跃过她佯装平静无痕的星河,掀起圈圈涟漪。她敛去眼底的奢望,递出两把钥匙。



        

绘声绘色的描述,逗得百里扶苏闷声一笑,“瞧他搬账本的殷勤模样,做不出拒绝你的事吧?”



        

容笙颇有无奈,“你同我起先的猜想一致,可他确实不答应我,我就纳了闷,你说茂管家见风使舵的人,怎会弃了巴结我的好机会?”



        

里面维持一个月前的样子,桌面,书架,烛台等,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轻轻闻着难免有点呛人。



        

她抬眸,一眼瞅到架上那本夹着小金库钥匙的书,不禁在想:有什么法子能在百里扶苏的眼皮底下,把金库钥匙弄到手。



        

百里扶苏对准锁孔,分别插入钥匙,门开的一瞬,他停住,“你想学武功的话,问长枫,他可以教你。”



        

容笙摇头,这具薄弱的身子骨,哪比得过以前?经不起正常的体能训练,走路久了会喘,压根不是习武的料,抛开伤感的情绪,她推开门,“进去吧。”



        

容笙装模作样开始翻找起来,东摸摸,西逛逛,狡黠的眼珠子一溜,搭话道:“你武功高强,撬个瓦劈个锁进来易如反掌,何需钥匙呀?”



        

玄铁铸造的铁壁,水火不侵,内力起不了作用。她明知故问,纯粹想酸百里扶苏。然他根本不理人,认真查看每一样物件,无视她的存在,倒叫自言自语的她,有点尴尬。



        

百里扶苏食指抹过砚台,轻轻摩挲,容清漪离开容府有段时间了,这么久没回来,几位长老不过问的么?他越看心里越不好受,“容笙,搜搜看能不能找到线索?切记,东西动乱,记得摆回原位。”



        

要说线索,最好的线索不是江叶寒写给她的情笺吗?那些虚情假意的玩意,蒙蔽她感情以前,她收在桌下的暗格里。但开暗格的开关是角落的烛台,八竿子不会碰的地儿,怎么提醒百里扶苏合适呢?容笙空荡的脑中,整不出任何思路,只得走一步看一步,先应了他的话,“嗯,我仔细瞧瞧。”



        

再等她正眼一看,百里扶苏已走到书架边,抽了本书,吓得她惊慌失措。



        

她紧张的抿了抿嘴唇,眼巴巴的望着,依他的速度,迟早会拿到金库钥匙。金库钥匙对他没什么用处,却是她的半条命呐,情急之下,她挪到角落故意绊了一跤,吃痛的喊着:“什么鬼?这烛台竟没倒,莫不是定在地上的?”



        

百里扶苏闻言搁下书,走过来,视线从容笙的脚裸移至长长的灯柱,手掌攀在烛台的边缘,缓缓使力,桌面有木板撬动的声音,几十封写有清漪二字的书信,整齐叠在一起。